刘唐为何叫“赤发鬼”

刘唐为何叫“赤发鬼”

  刘唐为什么又叫赤发鬼呢?这里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北宋末年,东潞州城西十里有座小镇,名叫“刘家集”。小镇的西北角有两间破草房,住着佃户刘保一家。刘保为人老实,家境又清贫如洗,所以到三十七岁才娶到邻村的一个年轻的寡妇为妻。女人娘家姓赵,父亲是位有点名气的老医生。    刘保夫妻都是受苦人,日子虽过得贫寒,但两人相亲相爱。第二年生下一子,夫妻俩就给孩子起名刘唐。    刘唐七岁,就跟本家一位远房大伯学起武术。他长得虎头虎脑,也很聪明,大伯说这孩子长大准有出息。    刘唐十七那年,家乡遭了旱灾,庄稼颗粒未收,百姓们被迫卖儿卖女乞讨度日。东潞州城里的大财主“刘刮皮”全不顾佃户死活,他见天遭大旱催租更紧。限期交不上的,不是遭他毒打,便是被押送官府。刘唐的父亲交不上租子,被官府抓去活活打死;刘唐的母亲咽不下这口冤气,也上吊而亡。刘唐几次要找“刘刮皮”拼命,都被外祖父拦住了。外祖父把刘唐接回自己家中,每日看守,恐他外出闯祸。    一日,财主“刘刮皮”的家奴来到赵老医生家中,要请他去给主人看病。老医生一问病因,原来几日前“刘刮皮”做了一梦,梦见一赤发红面的大汉手拿锁链,说他做恶太多,阎王要拿他问罪。“刘刮皮”被吓醒,出了一身冷汗,自此,茶饭不香,睡觉不甜,不几天便病倒了。因此来请赵老医生去治病。老医生听后,沉思一番,心中明白,就对家奴说:“你先稍等片刻,我换件衣裳随后就来。”    老医生走出正屋,寻着刘唐,拉到僻静处,小声说:“‘刘刮皮’派人来,叫我去给他治病,这是个报仇的好机会。不过这畜生奸诈得很,外人很难靠近,你看如何是好?”    刘唐年轻气盛,想也没想,随口说:“这还不易,你在药里下点毒药不就完事了。”    老医生摇头道:“唉,‘刘刮皮’小心得很,过去我给他看病,每次煎好药后,必让别人先尝几口,他才服用,此法不妥。”    刘唐眼珠一转,说道:“你老在身上带把刀,待无人时,把他刺死怎样?”    老医生沉思一会,眉头一展,说:“有了。‘刘刮皮’是梦见赤发红面大汉惊吓而病,我见了他就说需用红发做药引,你可知如此行事……”    老医生跟家奴来到刘财主家,给“刘刮皮”诊过脉后,故做惊慌地说:“唉呀,老爷此病不轻啊!”    “到底啥病?”    “不瞒老爷说,这病不是一般病症,乃是魔鬼附身。”    “刘刮皮”一听慌了神,忙问:“可有法儿治好?”    老医生说:“法儿倒有,用药不多,只是引子难寻。不过,像老爷这样的贵人,神仙也会帮忙的。”    “刘刮皮”慌忙问道:“什么药引子,快快讲来,我派人去找。”    “此病须用红发做药引,药要在夜里吃,叫红发者一更剪发,二更煎药,三更服下。外人不得近前,方可有救。万一有人惊动,老爷就不能怪老朽医病不灵了。”老医生说着,手提朱毫,写好药单,起身告辞。    “刘刮皮”命家奴抓药的抓药,找人的找人,里里外外,忙成一锅粥。    再说刘唐在家里买来颜色,把头发染了个通红。第二天大早,腰里暗藏了一把短刀,直奔县城而来。刚到城门,两个找赤发的家奴看见了,一人抓一只胳膊,拖起来就往家里拉。刘唐故意大喊大叫,死活不去。好容易拉到家中,“刘刮皮”一见刘唐大喜,自叹说:“天真不绝我也,世上竟有这样赤发人。”又回头对刘唐说:“老爷得病,须用红发做药引子,叫你来就是为了此事。”    刘唐慌忙说:“老爷,这万万使不得,小人自离娘胎,便是这满头赤发,此乃父母所赐,如割了头发,就是不孝。”    “刘刮皮”哪里听他这些,便将老中医治病一事细说一遍,不等刘唐应允,又说,“只要老爷治好了病,赏你些银两,回家交给父母便是大孝。”遂叫家奴们连推带拉把刘唐送进偏房歇息。刘唐佯装不肯,家奴们好说歹说,总算依了。    到了夜晚,众人全都退下,只剩刘唐一人伺候。按照嘱咐,一更割发,二更开始慢慢煎药,三更时已是夜深人静,院子里外没有一点动静。刘唐把药煎好,端进“刘刮皮”的病房。    “刘刮皮”自从做了那场恶梦,日思夜想,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今天见已有法挽救,心里踏实许多,睡觉也安稳了。刘唐把药碗放在桌上,“刘刮皮”还不知道,照样呼呼大睡。刘唐侧耳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抽出腰刀,轻步摸到床前,照准“刘刮皮”的胸口狠狠刺去。“刘刮皮”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刘唐擦了擦刀上的血,转身要走,又一想好汉做事好汉当,自己一走了事,岂不连累了他人?便撕下一块衣襟,沾了鲜血,在粉墙上写道“杀人者‘赤发鬼’刘唐。”    刘唐写罢,开门看了看院中无人,悄悄越墙而去。    第二天,家奴们都来看“刘刮皮”的病情,进门一看大吃一惊,“刘刮皮”直挺挺地躺在血泊里,又看见墙上写的字,立即上报知县。知县贴出告示,到处捉拿“赤发鬼”刘唐。    当地老百姓知道了此事,无不拍手称快,人们争相传说,越传越神,竟传“赤发鬼”是“阎王”派来的,将“刘刮皮”捉到地狱受罪去了。    后来,刘唐不能回家,便在江湖上流浪,虽然头上的红颜色褪掉了,但人们仍然传颂着他不畏强暴,为民除害的壮举,敬重地称他“赤发鬼”刘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