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母亲

一个母亲

  和妻子在乡下避暑的那段日子里很少有人来访小小的屋子里安静极了。自从我那可怜的邻居被他儿子们逼着卖掉房子以后能够吸引我注意力的事情就更加少了好像世界上忽然间没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有天下午雨下得特别大整个世界像在水底下。我站在玻璃窗前透过沾满雨水的玻璃和雾气朦胧的旷野。看到远处河水在暴涨溢出了两岸朝着田野里漫去。广场上几株枝繁叶茂的榕树被大雨淋得像落汤鸡耷拉着脑袋像是欠了债的赌徒。从广场上绕出来的路上有条流浪狗在大雨中窜来窜去寻找避难的场所。

  我手里捧着杯热茶一小口接一小口的喝着背对着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的妻子抱怨“这天气简直是发疯了。”

  “这样不好吗至少可以感觉到不会那么的热。”妻子一边翻阅着看过很多遍的杂志一边回答我。她一点也不关心外面的世界。

  “可总觉得哪里不太舒服。”这样的天气实在让人感到有些不自在。

  “你们这些人就是喜欢无病呻吟。”妻子合上了杂志有些不耐烦的说。

  这时一个身穿绿色衣服吸引了我的注意他肩上背着一个绿色大包的人在大雨中跑着正朝着我们家这边过来。那是邮差先生他每天都在这个时候出现为我们送来报纸和杂志通过每期的报纸和杂志妻子和我在上面得到了很多的欢乐。

  很快便听到了敲门声。

  我打开门从屋子外吹进来湿漉漉的冷风冻得我直打哆嗦。站在我面前的邮差先生被大雨淋得活像一只大青蛙这个长着黝黑长脸的中年男子身体有些发福肚子已有明显凸出的迹象。

  “居然下这么大的雨今天真是见鬼了。”他一边抱怨着坏天气一边把用塑料袋包好的报纸和杂志交给我报纸和杂志都没有沾到一滴水实在是太好了。可他的全身却被雨水淋了个透衣服上还不断的往地面滴着水。

  “进来坐坐吧这么大雨其他邮件你今天恐怕是送不了了喝杯热茶对身体很有好处。”我心存感激的给他让了路。

  “这样……”他看着自己湿漉漉的衣服有些犹豫的说。但最后还是因为雨势越来越大才被迫进来。他卸下背在身上的大邮包那是个密封的防水大邮包即便再大的雨对里面的报纸和杂志也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他坐在椅子上有些不自然总是注意着自己身上的湿衣服生怕弄脏屋子里的地板。我给他拿来干毛巾妻子则递过一杯热茶他在千言万谢后才喝下了一小口。

  也许是为了报答我们的接待他给我们讲了一段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现在我就把他讲述的这段故事原封不动的转述给你们听。

  这些年来一直有一件事情困扰着我使我感到很烦恼总想和其他人说起这件事希望能从别人的看法中找到解决它的办法。

  十几年前我就已经在这个镇上的邮局工作负责投递镇上附近的所有邮件业务这是一份薪水相当不错的工作前途一片光明。邻居老爹看我工作勤恳为人诚实在临终前把女儿许配给了我。我们俩原本就互相爱慕很快便结了婚。由于她长得漂亮即便在婚后仍然有几个男人经常向她献殷勤使我感到非常烦恼好在她对他们的甜言蜜语都置之不理。婚后一年我们的女儿诞生了从此生活只有更加幸福美满。我每天卖力的工作只是为了让她们能够生活的更好些。

  可是总会有人对一成不变的生活感到不满和厌烦而我的妻子就是这么一个人。由于她没有工作每天只能呆在家里缺少了生活的元素和色彩她的脾气开始暴躁起来不再像以前那样细心体贴、谦逊温和。寻找刺激事物的苗头在她心里慢慢的燃烧她总渴望身边发生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以刺激她那沉睡多年的疯狂。起初我没有发现以为只不过是件小事情。

  渐渐地身边所有事情都会让她感到不安她经常因为我喝汤时声音过大而斥责我因为睡觉时我会打呼噜就用脚狠狠地把我踢醒就连穿针线的速度慢了也不免会被她冷落一番。总而言之我做任何事情都不免被她奚落她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

  后来我在年幼的女儿身上发现了一些伤疤于是我问妻子这到底怎么回事她并不在意也没有回答我。终于我无意间发现她的秘密女儿身上的那些伤疤竟然出自于她。我当时既气愤又生气狠狠地斥责了她。随后的几天里女儿身上没有新的伤疤以为事情就此过去。可是我错了在一个星期后在女儿身上我又发现了一些新的伤疤我怒不可竭几乎要动手打她。

  “我讨厌她”妻子朝着我大喊我吓得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天底下的母亲哪有不爱自己孩子的道理呀

  随后的几天里我们越吵越厉害几乎整座房子都在颤抖孩子被吓坏了。我发了疯般指着孩子身上的伤口希望能够唤醒她内心几乎消失的怜悯。我想即便不是孩子的母亲看到她背上的伤口也会落泪的。可是没有用她侧着脸冷冷的笑着露出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甚至对她犯下的过错还感到满意。我当时感觉到脑袋就要炸开了伸手打她一巴掌。她捂着脸恶狠狠的瞪着我从她那愤怒的眼睛里我看到那恶毒的诅咒怨言。

  第二天她就走了。那天也下着很大的雨好像全世界所有的雨都商量好了要下在我们家附近。她头也不回的关上门像是从来就不认识我们一样离开了。我绝望的倒在沙发上如死了一般望着灰暗的天花板一动也不动。孩子在屋子里拼命的哭着我也听不见她还那么小根本不知道妈妈已经把她抛弃了。

  父女俩相互抱着哭了很久很久。

  从那以后我们家就很少欢乐欢乐似乎忘记了这家还住着人。虽然孩子的母亲把我们抛弃但每天我们都还是很想念她每次坐在饭桌面前都在祈祷她能够早点回来可每次等来的却只是失望。我不知道在黑夜里流了多少泪悔恨自己当时出手打她。由于家庭的压力使我工作分心投诉我的人越来越多我只能被派去投递边远的乡村。孩子没有人照顾有时候只能托付给好心的邻居。

  可总不能让邻居照看我的孩子。有一天我迫不得已把她锁在家里。等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孩子发着高烧躺在冰凉的地板上说着一些含糊不清的话她的脸色苍白两只小手紧紧握着呼吸声微弱的几乎就快听不见。我吓坏了赶忙请来镇上的白胡子医生你们也应该认识他全镇的人都认识他。他那宛如蒲扇一样的白胡子茂盛得简直像把扫帚又像山鸡那好看的花哨尾巴只是它们的尾巴长在屁股上而已。

  孩子病好了以后我对生活的态度就更加谨慎害怕因自己一时的疏忽可能会给孩子带来终身的伤害。我们小心翼翼的生活着心里始终紧绷着一根弦生怕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它就断开了。

  一年后我无意间听到她在外地做了情人的消息她百般迁就着有钱的情人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多大的打击啊我抚摸着女儿的头望着她伤心难过她还不到三岁什么也不懂但对妈妈总有些印象那双大眼睛总会盯着你问“妈妈去哪里啦”每次她这么问我都只能回过头默默的流泪。是啊妈妈去哪里啦她不要我们了她彻底忘记了她的女儿忘记了那个还一直期待着她回家的丈夫。好心的邻居也提醒我孩子那么小不能没有母亲。于是媒人勤快的出入我家我从来就没喜欢过他们介绍的对象心里期盼着有一天她能够回来。

  坏消息还是接二连三的传来她为情人生下了儿子我望着可怜的女儿感到彻底的绝望了

  好心的邻居有个远房亲戚刚离了婚年纪和我差不多最重要是她没有孩子于是我们结合了。幸福好像又记起了这个不幸的家庭。她很爱惜这个重组的家庭久而久之我的女儿也把她当成亲妈。

  就这样我们幸福的生活了6年。我的女儿已经10岁啦长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每个父亲都会因为有这么个年龄段的女儿感到自豪的。

  又是一个下着雨的早晨我像往常一样出门上班临走时妻子连连叮嘱我上班路上要当心。我刚打开门发现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乞丐倒在我家门口。对于生活在幸福中的人来说他们对不幸的人只会伸手提供帮助我们一家也不会例外。

  我把她扶进屋子起初因为害怕她想逃跑可我总是抓着她。我让妻子拿给她干净的衣裳并且准备好粥也许是饿坏了很快她对我们就不再抗拒。我坐在她对面为她的不幸感到难过。

  无意间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那迷离的眼神深处隐藏着难以察觉的痛苦。我整个人也像触了电一般全身止不住颤抖。

  女儿从房间里跑出来躲在妻子后面好奇的望着这个陌生人。女乞丐看到女儿后情绪很激动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并且朝着女儿“呜呜咽咽”的叫着凄凉的声音直叫人心碎。她嘴里只剩下半截舌头说些谁也听不懂的哑话。紧接着她扑到女儿面前紧紧把她抱住疯狂亲吻女儿的脸。女儿被她的举动吓哭了妻子一时间也不知所措而我则表情严肃的站在边上很是心酸。

  突然女乞丐转身向屋子外跑去消失在滂沱的大雨中。

  从那以后她就经常在我们家附近但只要我女儿一出现她就会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