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情债

鬼情债

  这是海边一座美丽的别墅推开窗就能看见瓦蓝的海水海鸥在天空中自由的翱翔几个穿着比基尼的女孩在沙滩上奔跑着。

  秦牧抓住了柳荫的手笑着说“美吧”

  ?“嗯”柳荫点点头新婚的甜蜜涌上心头这是他们的蜜月之行秦牧选的地方。原本以为他只会随便带着她逛逛给家人看没想到他带着她来到这么美的地方柳荫的心里甜丝丝的。早听说他在婚前有一个很爱的女朋友只因他家里不同意后来分手了。

  而她只秦牧父母相中的人在她眼里秦牧总是温文尔雅温柔体贴可是却少了一些激情她感觉不到他们的爱多强烈婚姻只是双方父母的催促下来了结婚前她其实有一丝犹豫可是看到他嘴边淡淡的微笑她还是同意了因为她喜欢看见他微笑着的脸。

  傍晚时分俩人手牵着手去海滩散步迎面走来一个女人她怀里抱着个白胖的婴儿正咧开嘴笑着露出两颗粉白的小牙甚是可爱。柳荫看着孩子可爱她笑呵呵地走过去想要摸摸婴儿的手谁知婴儿忽然就大声哭了起来而且哭着转过身趴在母亲的肩膀上拼命地向外挣扎仿佛柳荫是个可怕的妖怪。

  柳荫的心咯噔一下她曾听老人说“婴儿看见要死的人会啼哭不止这说明她是不是快死了那母亲尴尬地看了柳荫一眼说“这孩子平时不认生了这是怎么了”说着哄着孩子转过头面对着柳荫这一次婴儿反应更加激烈拼命地扭着身子大哭声音尖锐刺耳。那位母亲的脸色也因此变得有些异样没再和柳荫说话抱着婴儿匆匆地走开了。

  婴儿反常让柳荫的心情跌进了谷底难道自己真要死了突然一股海风吹过她觉得后背凉丝丝的有些发毛。

  秦牧却好像没发觉一样牵着她的手低着头眉头紧皱好像在想什么。柳荫站住了他才如梦初醒般停了下来。

  ?“怎么了”他一愣。

  ?“老公你看见了吗刚才那个婴儿看见我就哭我……我是不是快死了”柳荫带着哭腔皱着眉头问道。

  ?“傻不傻呀你”秦牧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没想到你这么迷信”

  ?“不是我迷信刚刚那个小孩儿哭的时候我仿佛感觉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柳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啊鬼……”秦牧一声惊呼。

  柳荫脸色剧变扭头去看几个比基尼美女正在沙滩上晒着太阳。

  ?“你骗我”柳荫气呼呼地想要锤他他却早一步哈哈大笑地跳开了。柳荫追上去撞在恰好回头秦牧身上俩人嘻嘻哈哈一起倒在了沙滩上没有注意远处的夕阳红得像血。忽然柳荫被秦牧从身后抱住正想挣扎时她感觉脖子后面一阵发凉有股冷风嗖嗖地钻进领口里就像是秦牧向她的脖颈里吹气。她笑着说“秦牧别闹。”回头间却发现身后根本没有秦牧早已跑远。

  此时天渐渐的黑了昏暗是夕阳下海水变的阴沉闪动着令人恐惧的波纹一波一波拍打着海岸柳荫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全身的肌肉瞬间变得僵硬大声凄凉的喊着秦牧的名字他像是突然消失了一般不见了踪影。

  带着无尽的恐惧她逃回了旅馆秦牧已经躺在了床上正拿着一本书细细地看。

  ?“秦牧……”柳荫叫着他的名字有一丝怒气。

  ?“亲爱的你回来了”秦牧微微一笑伸出了手臂她的怒气一下子泄掉了快步冲进他的怀里委屈地说“下回别再抛下我我害怕。”

  ?“胆小鬼。”秦牧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把她抱在怀里拍着她的肩膀说道“累了吧睡吧”说完温柔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柳荫也真是累了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很快睡着了。

  夜渐渐袭来不知道什么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不大恰巧惊醒柳荫她在黑暗中瞪大双眼发现她独自一人躺在床上隐隐的她听见不知何处传来幽幽的哭声。

  她下了床轻手轻脚地走过去趴在门外侧耳细昕依稀听见哭声是从客厅里传来的很小很压抑仰止不住的痛苦让人听了心碎。

  柳荫的心头一惊缓缓地推开了门想一探究竟。然后她看见了秦牧他正在哭双手捂着脸像个女人一样的哭。随着她的开门声哭声戛然而止。

  ?“啊……”柳荫被自己的尖叫声惊醒。发现自己蜷缩在客厅的地上紧咬牙关冷汗浸透了薄薄的睡衣。然后她患上了重感冒不得不提早结束了蜜月的行车回到了家。

  回去之后秦牧好像换了一个人不再说话也不爱谈笑看着他的父母眼神中会流露出厌恶的神情对她更加冷漠不但和她分床睡而且一句话不和她说。

  柳荫好了之后很纳闷总觉得在海边的那一晚发生了不寻常的事可是她什么也不知道唯一能寻找答案的方法就是再回一次海边。

  带着这个巨大的疑问柳荫独自来到了海边她还是住在原来的那间宾馆那间房里。宾馆的老板对她印象很深笑着对她说“你男朋友对你真好每年都带你上这来真让人羡慕。”

  柳荫听完愣住了他每年都带自己来怎么可能所以笑了笑说“老板你认错人了我和我老公是第一年来你这里但是以后我会考虑每年来一次。”

  ?“啊”老板好像大吃了一惊然后仔细看了看她又摇了摇头。

  柳荫发现老板这么奇怪忍不住问道“是不是我和你说的人长得很像”

  ?“你这么说我到真发现你们是不一样的她的个子似乎比你高一点脸庞也比你瘦一点至于眉眼真的是很像。”老板嘟囔着走开了。

  入夜别墅的灯像是出了毛病啪啪闪了几下之后灭了整个屋子变得一片漆黑。柳荫的眼睛一时适应不了黑暗却依稀觉得屋子里站着个人。柳荫诧异大喝了一声“谁”人影一闪她吓得后退碰一下撞在了门上。突然门“吱呀”一声门外突然伸出一只苍白的手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

  ?“啊”柳荫吓得大叫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她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灯光突然亮了灯光下她的手部上有一道明显青紫的手指印触目惊心。

  ?“砰砰砰……”房门突然被交响吓得柳荫浑身一震她打开门一阵阴风迎面吹来秦牧微笑着对她说“柳荫我来了开心吧……”那声音又仿佛回到了他们蜜月那天。

  柳荫一愣没有马上请他进来这时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雷声轰鸣接着下起了大雨。柳荫才放开门让秦牧进屋。

  秦牧一进屋就说“柳荫对不起。这一阵心情不好对你很差我检讨、我道歉请你原谅我吧”说着他一步步靠近柳荫似乎想把她搂在怀里。此时天边又划过一道明亮的闪电把他的影子拉成了两个其中一个挣扎着大喊“柳荫快跑……快……”那声音像是从秦牧的肚子里发出闷闷地听不真切。

  柳荫疑惑地望向秦牧他还在微笑着向她靠近可是柳荫突然发现寒光一闪秦牧的手里竟然握着一把匕首他冷不丁地一刀刺向柳荫柳荫避无可避绝望地尖叫着突然看见他的另一只手抓住了刀刃血一下子涌了出来秦牧颤抖地说“琳琳是我付了你你要我的身体我可以给你但是请你别伤害无辜柳荫她是无辜的。”

  柳荫不可置信地看着秦牧他好像幻化成了两个人正在夺着一把刀这把刀一会向着柳荫扎来一会又向他自己扎去每一次动作都惊险万分看上去惊心动魄最后还是抓住刀刃的手赢了刀子扎向了他自己。

  突然啪嗒一声匕首被扔在了地上一缕青烟从秦牧的头顶袅袅生起变成了一个女人的模样女人哭了几声深深地看了秦牧一眼消失了。

  秦牧这才走过来一把抓住柳荫的瑟瑟发抖手说“没事了别怕。”

  ?“刚才的那个是谁”柳荫一张嘴才发现自己吓的牙齿打颤浑身颤抖不止。

  秦牧叹了一口气说道“琳琳是我的初恋可是我父母说什么都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们本来打算一起逃婚的可是我不忍看见母亲为我伤心流泪临走的那一晚我后悔了就因为我没有去琳琳自杀了灵魂化成了一只怨鬼看到我们在一起怨气更重。最后附身在我身上我本来以为我用我的身体可以还她的情债了可是没想到她还想要杀了你我不得不出来阻止对不起因为我让你受了惊吓以后我会好好补偿你的你相信我。”

  柳荫没有说话而是扑进了他的怀里她的嘴角正慢慢扬起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灯光下她身后的两条影子慢慢地和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