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战争与和平

第370章 战争与和平 原子弹爆炸时,发出一道耀眼的闪光,其后是一个越来越大的火球,使广岛市中心一带成千上万的人化为灰烬,远达2.5英里的人也处于熊熊大火之中。然后出现了冲击波,其冲击力相当于每小时500英里的巨风,在两英里以上的半径范围内,几乎将一切夷为平地。满天横飞的木块、碎砖、瓦片和玻璃变成了置人死命的飞弹。正好处于爆炸点下方的一所医院的大石柱被笔直地冲压进土里。自来水管道被炸成碎片。成千上万正在烧早饭的炭火炉子被掀翻了,引起的火灾继续完成热浪和冲击波所开始的灾难。爆炸中心方圆5英里内的所有建筑物被夷为平地,广岛市荡然无存。   蘑菇云中落下大滴大滴凝聚的水珠,好像从5万英尺的高空落下的油腻的黑雨。最后,刮向市中心的巨大“火风”吞没了那些为躲避大火而逃到河里和公园里的人。树木被连根拔起,在河里掀起惊涛巨浪,淹死了许多躲在河里的人。   原子弹爆炸后的第二天,日本最高统帅部派有未精三将军到广岛。有未这样描述:“飞机飞过广岛后,那里只剩下一棵黑色的死树,犹如一只在城市栖息的乌鸦。除此之外,空空如也。我们在机场着陆时,草地一片通红,好像被烤过似的。火已经熄灭了,一切都同时被烧得精光……城市本身已不复存在。”   在波茨坦会议上,杜鲁门收到了关于在“三位一体”试验成功的详细报告。1945年7月26日,美、英、中同时发布了波茨坦公告,警告日本人要么无条件投降,否则就会面临“迅速而彻底的灭亡。”   但是,7月28日,首相铃木贯太郎虽然没有拒绝盟国的条件,但却公然轻视这些条件。日本人在拖延时机,结果美国却认为这是一再拒绝,于是原子弹的投掷开始了。   8月6日凌晨2时45分,B―29型飞机埃诺拉·盖伊号从提尼安岛起飞。蒂尔茨上校用自己母亲的名字为自己的架机命名。这一次明显超负荷,同一架仪表飞盘和摄影飞机一起飞赴日本。   侦察机给他们传来密码电报:广岛上空天气晴朗。   当时,日本已发现了这几架飞机,但没有出动飞机去拦截31600英尺高空的敌机,他们认为不值得动用战斗机。   就这样,上午8时15分17秒,埃诺拉·盖伊号扔下了原子弹。戴着特殊保护眼镜的机组人员看到了紫色的闪光,他们意识到他们扔下了灾难。   广岛一片火海,出现了我们开头描述的场面。8万人立即丧生,而当时没有死去的幸存者在废墟中寻找自己的亲属时,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受到了致命的放射性辐射,在重建广岛后的漫长岁月里还不断有人死亡。   3天以后,又一朵蘑菇云在长崎升起。长崎遭到了毁灭性打击,7万人立时毙命,至于因污染辐射在痛苦中慢慢死去的人,难以胜数。   即使如此,天皇还是在压服他的两名高级军事顾问,并经历皇家卫队以他的名义发动的一次小小的暴动之后,才宣布了投降。   文雅的宫廷体语言说:“朕亦深知尔等臣民之衷情,然时运所趋,朕欲忍其所难处,堪及所难堪,以为万世开太平。”   广岛、长崎是自原子弹研制出来使用于实际杀伤场合下至今为止的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受害者。   后来,当人们懂得原子弹的性质时,日本人用奇怪的富有诗意的名字“婴儿弹”来称呼它。甚至到现在,人们提到“幸存者”时还使用“被炸的人”和“伤员”这两个词,而很少用“幸存者”,因为他们认为“幸存者”强调了存的结果,而这对那些炸死的人是不公平的,爆炸辐射直到今天也未完全散尽,长达10年的严重影响贻患无穷。   日本人树立了死难者纪念碑,来纪念自己死难的同胞。是的,战争带来的后果是将无数生命自愿与不自愿地卷入灾难,生命无常。然而我们在哀叹之余,面对今天的某些残存势力的死灰复燃却要问一句,你们悼念死亡同胞时,可曾想到,那些樱花不在的地方呻吟着几多冤魂!又何止长崎、广岛之人数,而是数以倍记的苦难者死于日本军刀之下。   和平不是一个人、一个民族、一个种族的,和平是共同的。狭隘只有死路一条。   珍珠港事件发生三年零八个月后,这个曾发誓要战斗到死的国家终于投降了。和平似乎到来了。然而核军备竞赛、核扩军等系列政治举措使和平的系数越来越低。   美国建立了自己的秘密发展核能的非军事机构——原子能委员会,并在太平洋的比基环碓岛上试验了第四颗原子弹。到1947年,“铁幕”和“冷战”等词已普遍流行。1948年,美国和苏联由于柏林问题似乎已到战争边缘。1949年,苏联爆炸了它的第一个原子弹装置。   保密和国际间的猜疑与日俱增,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是核技术的发展也在与日俱增。热核“超级炸弹”的爆炸力已不是以吨计,而是上百万倍,以百万吨TNT计。精密制导与运载系统也越来越先进了。   投在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使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恐怖气氛中宣告结束。自那时以来,在美国、苏联、英国、德国、加拿大和其他国家,研究原子能的工作大规模地继续进行着。新型的原子弹也已经研制成功,其中有氢弹、钻弹、“没放射性尘埃的”炸弹和裂变——聚变——裂变炸弹。   当然,核能并没有完全应用于军事,它正在而且也应该为人类造福。但是,核武器是悬在人类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有一天,突然间核按钮的启动,会带来无数生命的灾难性毁灭。   制止的路不是没有,需要人类共同建设自己美好的家园。   有下面这样类似的话,人们说是爱因斯坦的预言,其实这也是所有的良知和智慧与理智所看到的:   有人问,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怎样?   答:我不知道第三次,只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一定是使用皮弹弓与石头子。   也许,第四次不可能发生了。   这是战争的悲惨结局。今天,令人欣慰的是,核能也正在和平地利用。人们最关注的是从核分裂中获得能量,即使是燃料资源丰富的资本主义国家也十分重视核能利用问题。   苏联在第一座核反应堆投入运行后的八年之内,于1954年6月27日把世界上第一座核电站并入了输电网。这座电站主要是供试验用的,因此功率只有5000千瓦,即使如此,两年之内,只消耗了几千克铀,却省下了75000吨煤。   继第一座核电站建成之后,苏、英、美等国都相继建成了许多性能更好、功率更大的核电站。同时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也在1966年建成了类似的核电站。开始时,核电力在世界发电量中所占的比例是微乎其微的,但是逐年都在增加。1972年,世界上已投入运行的核电站有125座,总容量约为3500万千瓦,此外还有大约170座在建造或设计中。   核能可用来作为船舶动力。美国在基尔建造了第一艘“原子潜艇”。1957年12月,苏联的第一艘“列宁”号核破冰船下水,多年来这艘44000匹马力的破冰船一直在苏联北部海路航行。1962年美国的第一艘原子货船“萨凡纳”号首次试航成功。   核武器拥有国的增多打破了核垄断,造成了一种压力之下的平衡,人们将核利用在经济生活之中。   初始的核能研究是裂变。但是裂变反应会产生大量的核废料,而这些核废料会产生严重的放射性污染。随着核电的利用,核废料会越来越多,污染也会越来越严重。所以,现在核能的利用危险很大,甚至会有后患,起码就现在来说,是不能有效处理核污染的。   1938年,美国物理学家贝特证明了,在太阳的高温下,失去了电子的氢核会结合成一个双质子,但这种核不稳定,其中的一个质子会立即释放出一个正电子而变成中子,使双质子核变成氢的同位素——氘,在高温动能的驱使下,两个氘核又会合成一个氦核,并放出巨大的能量。这种反应不仅能量更大,而且反应生成物是稳定的元素,没有放射性污染。这就是核聚变。   核聚变就是氢弹的原理。和历史上曾经上演的一样,核聚变的武器研究很快也很容易。但是,和平利用的稳妥途径正在开发。

更多世界上下五千年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