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子媳妇

蝎子媳妇 在乡村里很早以前就已经有石碾了庄里人用几块大石头把碾盘支了起来在上面碾米啦、压东西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庄户人家不能说天天用它吧却得月月用碾那时候在一个靠山不远的小庄里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新娶了一个媳妇过门不久还没有孩子隔壁住着他一个叔伯哥哥哥哥家有两个孩子。  有一天小伙子临上坡前帮着媳妇把粮食拿到了碾子上套上牲口才拿着镰往坡里去了。晌午的时候他从坡里回来肚子里是又饿又渴了看到家门还锁得好好的他不觉一愣站住了心想那点谷子早就该碾完了啊怎么天都晌了还不回来做饭呢他一面寻思着一面向碾子那里走去。到了那里小伙子简直惊疑极了石碾在吱悠吱悠地响小黑驴也在得搭得搭地走簸箕扔在了地上碾上的米已经都碾碎了可是周围全看了却不见媳妇的影子她到哪里去了呢小伙子简直猜不透了他知道媳妇不是那号只顾贪玩的人绝不会扔下牲口和米去串门子要说回娘家吧她是不能不跟自己说一声的要说是偷着跑了吧自从成亲以来就搿合的挺好从来也没打架吵嘴。小伙子越想越糊涂越想越心焦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便动手卸牲口牲口卸下来了压碎的米也扫下来了还是不见媳妇回来。小伙子急得饭也没心去做了东邻西舍大娘婶子家都找遍了还是问不着媳妇的下落他越想越觉得这个事情怪找了一块磨石把镰磨得锋快锋快的拿着又往碾那里走去了。  他也和女人碾碾时一样围着碾转了起来转了有十多圈只见碾盘动了一动眼见着从碾盘底下的大石缝里伸出了一个黑漆漆的蝎子肚子来弯弯的肚子顶上长着一个一尺多长的毒针。小伙子明白了那个伤害他媳妇的一定是这个东西了小伙子立刻气得头顶上似乎在冒火了那毒针风快地向他身上刺去小伙子一闪躲过了胳臂一甩镰头嗖的一直声削了过去嘿小伙子使镰的武艺好像猎人使枪一样的熟练半截蝎子肚子连同那毒针一起被削去了。碾盘底下的蝎子精痛得把身子一翻碾盘被抛出了十步多远碾砣滚的不见影子这时候小伙子看到了那被削去了肚子的半截蝎子身子还像碌碡一样的大呀他正要向它砍去半截蝎子身子却化成了一阵黑风起在半空里了从风里发出了打雷一样的响声“好小伙子三年以后再叫你拿命给我。”小伙子又猛力地把镰刀向那股黑风扔去黑风翻滚滚的向西北面刮去了小伙子低头再看时支碾子的石头中间有一个黑糊糊的深洞果然从那里面找出了他媳妇的尸骨、衣裳和首饰小伙子哭了一阵收拾起来埋了一个坟。  从来都是欢乐的日子好过孤苦的日子难熬小伙子自从媳妇死了以后上坡回来不再有人做饭给他吃了点起灯来也没有人跟他拉呱说话了小伙子整天价愁眉不展的他变得比从前更加心慈眼软了看到别人难过他也暗暗伤心听到别人哭声他也悄悄擦泪尽管这样小伙子也没有忘记把镰刀磨得晶亮而且总是随身带着。  就这样过了有半年多有一天傍晚小伙子从坡里回来看到道旁一个闺女坐在井台上哭闺女一声爹一声娘哭得很是惨人。他不觉停住了脚步心里想道天下多少人也有欢乐的也有愁苦的这闺女也不知遭了什么灾难啦这样伤心。他着实可怜起她来了走过去问道“天这么晚了你为什么还坐在这里哭”闺女还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着说道“大哥啊你还是走你的路吧我是个逃荒在外的人爹娘在路上又都死了我哭上一顿就碰死算了。我这样苦命的人还活着做什么”闺女说完又号号啕啕地哭起来了小伙子的眼睛里不觉也发湿了他向四下里看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怎么能见死不救呢小伙子什么也没有再问就说道“别再哭了跟我回去吧。”闺女擦了擦眼泪真的跟小伙子去了。  小伙子把闺女领回了家里他的心里犯难了一男一女住在一个屋里多么不方便呀要是别人再说长道短的到了那时弄得不清不白的怎么去分辨小伙子想了一想便到隔壁他叔伯哥哥家去了屋里已经点上灯了他嫂子正在灯底下给她两个孩子做帽子他嫂子手并不巧拿着块布横比量竖比量就是剪不下个帽子来小伙子把路上怎么遇上那闺女怎么又把她领回来都从头到尾说了他哥哥、嫂嫂也都是好心人越说越觉得凄惨的慌小伙子又说道“哥哥你今晚上到我家里和我一块儿睡叫那个闺女到你家里和俺嫂子一块儿睡吧。”哥哥和嫂子一齐答应了。  小伙子把闺女领到了哥哥家里时两个孩子都睡着了嫂子还在灯下做帽子拿着块布横比量竖比量就是剪不下个帽子来闺女见小伙子叫她嫂子也就嫂子长、嫂子短地叫起来了说话那个亲热呀真是如同见了老熟人一样。  小伙子和哥哥走了以后闺女说道“嫂子呀你要是不嫌的话我就给你做一做吧。”说完拿起布来三剪两剪的剪下了一个帽子来又抽出那花丝线尖尖的手指头绣起花来闺女做得那个快呀真是飞针走线不多一会帽子就做起来了帽子顶上绣着凤凰戏牡丹帽子两边绣着刘海戏金蟾嫂子拿在手里是越看越好越看越俊欢喜地说“你这个大姐做的这么好这么快你就再给俺二儿做一顶吧”闺女高兴地答应了没到半夜便又做起了一顶来嫂子看看两顶帽子又看看闺女喜得不知怎么好她心里想道这闺女人材又好手又巧谁要是娶上这么个媳妇也就心满意足了。她不觉又想到小伙子身上笑道说道“你看俺那个兄弟怎么样叫我说你两个也是该当成夫妻了要不的话怎么会在半路相碰了你也没家没主俺那兄弟也没有媳妇我给你们说合说合成全一家人家多好。”闺女羞羞答答低下了头扭扭怩怩地说道“我这个丑样子怕的是人家不愿意要啊”嫂子听她那个口气是已经答应了欢喜地拉着她的手说道“你尽管放心吧保险我去一说就成。”  第二天天刚亮嫂子饭也没顾得做就去和小伙子说道“兄弟我给你说个媳妇吧”小伙子心里也明白了七八半信半疑地问道“哪里的媳妇”嫂子欢天喜地的说道“就是你领回来的那个闺女呀又伶俐又能干真是好呀”小伙子没有作声哥哥是一个细心人他皱着眉头说道“又不知道她是哪乡哪庄也不知道她的来历漫天坡地里碰到了这么个女人怎么能要她做媳妇呀”嫂子却不服地说道“管那一些干什么眼前明摆着不是一个好闺女吗咱兄弟正用着这么个人啦做做衣裳做做饭的你是不知道一个人过日子的难处啊”嫂子这么一说哥哥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小伙子也就这样马马虎虎地答应了。  闺女和小伙子很快成了亲她待他是温言温语做活上面更是又勤快又利索。小伙子满心欢喜街坊邻居也都夸奖连细心的哥哥也挑不出一点不好来这些时候小伙子仍旧天天磨他那把镰刀白天把它带在身上晚上压在枕头底下。不知什么缘故闺女看到了镰刀脸上常常变色有一天她在小伙子的眼前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小伙子只以为她是想起了她死去的爹娘正要上前去劝解一下媳妇却猛力地把他推开了小伙子左右为难媳妇抹了一下眼泪又和平时一样收拾饭给他吃去了。当天晚上睡下以后媳妇埋怨地说道“唉我怎么能不难过呢和你成了夫妻了你却还把我当外人待。”小伙子不明白地问道“我什么地方把你当外人待过”媳妇又叹了口气说道“你要不是把我当外人待的话就咱两口人过日子你怎么还白天黑夜带着把镰刀”小伙子听了照实说道“我这把镰刀是防备蝎子精的呀”媳妇听了嗤嗤地笑了几声说道“你这么个汉子也太小心了那蝎子精叫你砍了这么一镰刀它是不敢来了我从小胆子小就是见不得这刀呀枪呀的。”  从这以后小伙子不再带镰刀了媳妇也不再哭了。春去夏来几个月的日子都是平平安安欢欢乐乐地过去了。又有一天媳妇笑嘻嘻望着小伙子知心知意地说道“咱俩在一块这多日子啦我看出你是一个过日子的好人。实不瞒你俺爹娘还活着的时候逃荒到了山那面的一个庄里寄下了一些东西咱如今一年打的粮食还不够一年吃用的我去把它卖掉了也能得些钱地太少了添置一亩地也好呀”小伙子听她说得贴情入理的当时就答应了媳妇收拾了一下什么也没拿他把她送到了庄外望着她走远了。  这一天。小伙子的叔伯哥哥在山上的大树林子里打柴他爬在一棵高高的大树上正想砍下一块粗大的树枝子一抬头看见他兄弟媳妇从山沟底下跑了上来他心里一阵惊疑一个女人家到这人迹稀少的深山里做什么呢还没等他响一声的媳妇一扭身钻进一个山洞里去了发生了这样稀奇的事情哥哥没心再砍柴了他瞪眼瞅着石洞等一会不见那兄弟媳妇出来又等了一会还不见那媳妇出来他爬下了大树悄悄地向石洞那里走去从石缝里向洞里只一望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洞里没有他兄弟媳妇看到的只是大半截蝎子身子和碌碡一般粗却比碌碡要长了许多那半截蝎子正在那里缩着身子蜕皮。哥哥看得明明白白的了他连打好了的柴也没有顾得拿就往家里跑去把看到的事情都对小伙子说了。  小伙子听了心里也着实害怕了起来他把镰刀又磨得锋快隔了一天媳妇回来了拿回来了十吊钱她把它全交给了小伙子对他说道“咱们过日子要往长远处打算你可不要把它零碎花了那里的东西我都卖了钱还没有收齐那些钱我已经跟他说了等明年再去拿来。”媳妇说完又忙着做活去了。小伙子心里想道这么俊的媳妇又这么会过日子哪里会是蝎子精变的呢他把磨快的镰刀又放起来了过了几天他对哥哥说道“哥哥呀也许是你眼花看错了吧”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哥哥每时每刻也在为他提心吊胆的嫂子知道了以后也信不过去她说“要是她真的是蝎子精变的怎么还能在这里和他过这么多的日子”哥哥也没去和她分辨只是摇了摇头。几天以后他才想到蝎子是一年蜕一次皮的。  第二年春天哥哥比往年上山的次数多了。不管阴天明天他常常在那石洞周围转游。那一次他又从石缝向那石洞里望去不觉吓得一抖洞里趴着那碌碡粗的蝎子更比去年长得多了。哥哥跑到小伙子家里时天已经要落日头了屋里果然只有小伙子一人哥哥没有说什么拉着小伙子就上山去了这时天已黑了山上黑影影的石洞里却是明晃晃的。小伙子从石缝里望去蝎子精的一对眼睛如同一对火球一样那被他削过了的蝎子肚子上还没有长出毒针来呢小伙子的眼睛又瞪了起来他搬起一块石头正要向洞里扔去只听得枯草树叶一阵响便什么也不见了。  小伙子回到家里时媳妇已经在屋里了她又把十吊钱递给了小伙子笑眯眯地说道“你上坡去了我也没跟你说一声就要钱去了我知道咱多年的夫妻你也不会疑惑些别的。”媳妇有笑有说对小伙子比从前更亲热了小伙子看着这样花蹦蹦的媳妇哪里还有心再去拿镰刀呢  一天过去了又一天过去了细心的哥哥终于想出办法来了他把小伙子叫到自己家去商量好了这天夜里哥哥找了一根铁叉烧红了小伙子等媳妇睡沉了也悄悄地走了过来拿了烧红的铁叉又回到自己屋里看到睡着的媳妇他的心跳了手发抖了他没有像他哥哥嘱咐的那样做朝媳妇比量比量试探试探正要退出去媳妇却在这时醒了过来她一见这烧红的铁叉身子一滚两眼又好像火球一样的闪光了。小伙子心不再发跳了手也不再发抖了他风快地把铁叉向那乌黑的蝎子身子插去蝎子叫了一声狠狠地说道“我只要再蜕一层皮就能长出毒针只差一年就能把你害死。”  到这时候小伙子明白了蝎子精被刺死了从这以后小伙子做事也更加细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