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妒妇两台戏

一个妒妇两台戏

一、幸遇伯乐

明朝嘉靖年间,洞庭湖边的黄州府出了个名叫谢钊的神童,他.自幼父母双亡,却聪慧异常,五岁能诗,八岁能文,年方十岁便中了秀才,一时传为佳话。但是,接下来一连三次乡试,他却名落孙山。这倒不是谢钊的文章写得不好,而是当时的乡试极是腐败,请托之风盛行,主考官只看考生有无贵人举荐,文章优劣倒是其次。谢钊一个穷小子,到哪里去结识达官贵人呢?

终于有了一位欣赏谢钊的伯乐——此人便是新上任的黄州知府徐人杰。徐人杰本是吏部尚书,颇有实权,首辅张阁老对他极是忌惮,两人各拉一帮人马,钩心斗角,互相构陷。到底是张阁老谋高一筹,赢得了皇上的信任,皇上一纸诏书将徐人杰赶出了京城,贬往烟瘴之地的黄州做地方官。

徐人杰莅任黄州,听说谢钊是个神童,就将他召到知府衙门,当面测试后连叹:“后生可畏!”当即让老管家徐老忠拿来一笔银子,送给谢钊改善生活。

翌年秋,又到乡试之期。徐人杰为谢钊准备好盘缠,还特意写了一封举荐信让他呈给主考官。这回,谢钊马到成功,高中解元——举人的第一名!

谢钊衣锦还乡,徐人杰亲自安排衙役,簇拥着谢钊,骑着高头大马,戴花游城,接着又让谢钊入住自己府中读书。最后,徐人杰又允诺将自己唯一的爱女徐小姐许配给谢钊——谢钊高中皇榜之日,就是洞房花烛之时。徐小姐闺名徐采苹,姿容俊美,文武双全,骑得马,射得箭,堪称“黄州一枝花”。

谢钊勤奋苦学,发誓三年后一举金榜题名,报答徐家父女的知遇之恩。

二、官场初挫

转眼三年过去了,到了春闱大比之期.徐人杰将谢钊送了一程又一程,最后悄声道: “凭你的才学,此番进京赶考,名次当在三甲之列。当今皇上有个习惯,喜欢从新科进士中选拔一位年轻才俊直入内阁,担任专门为皇上起草诏书的侍讲学士。只要你能担任侍讲学士,与皇上朝夕相处,皇上会渐渐信任你的。到那时候,你美言几句,老夫就可东山再起,还朝为官-!”

谢钊心里咯噔一下:原来恩师着意栽培自己,还有这么深的一层意思在里面!徐人杰又叮嘱谢钊,中皇榜后一定要谨言慎行,切勿向他人透露自己与徐人杰的亲密关系。因为张阁老的耳目遍布朝中,一旦让他闻知,大势去矣!

谢钊口头答应,心里却有点不以为然: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这有什么必要隐瞒呢?再说任用百官的权力在皇上手中,他张阁老还能操纵皇上不成?

谢钊这番进京赶考,果然榜上有名,高中榜眼。金殿面君时,嘉靖对谢钊看了又看,格外留意,随侍一旁的张阁老下意识地瞅了瞅谢钊的籍贯册子,不觉眉头一皱……

不几日,新科进士们再次金殿谢恩,这次谢恩后,朝廷就要对他们委派官职了。新科进士们按照太监的唱名鱼贯而入,在金殿外的保和宫里换好新衣后,依次进殿,对嘉靖三叩九拜,山呼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