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生净土

往生净土

  往生净土

  一 证菩萨位

  唐朝时,有位比丘尼,名叫净真,住在长安积善寺中,平时靠乞食度日,一生中从不嗔怒,深得忍辱波罗蜜。她诵金刚经达十万遍,又专精念佛,志在安养。

  显庆五年七月间,她染上微疾,告诉弟子说:「我在这五个月内,曾经十次见到阿弥陀佛,又曾两度见到极乐世界宝莲华上童子游戏,又有位圣僧五度向我授记云:『你于来世,当得作佛。』」

  尼师又说:「我已得西方极乐世界上品往生。」尼师遂跏趺而终。

  经过一夜,净真尼师又醒来告诉弟子说:「我已得菩萨位,遍历十方供养诸佛。」言讫而终,光明照遍寺中。

  金刚经云:「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六祖坛经亦云:「摩诃般若波罗蜜,最尊最上最第一,无住无往亦无来,三世诸佛从中出。」金刚经之殊胜由此可见。

  二 诵经十万遍

  唐朝永徽元年,有个和尚名叫明浚,忽然暴死,见到两位穿青衣的人引他去见冥王,冥王问他:「您这一生如何修行呢?」明浚回答说:「诵金刚经」。

  冥王说:「善哉!若诵十万遍,明年必定往生净土,那时弟子就不能见到师父您了。」随后就放他回阳,明浚从此更加精进。翌年三月坐化,旁边的人都闻到异香扑鼻。

  三 西方来迎

  惟恭是唐朝荆州法信寺的和尚,他念金刚经三十多年,每天五十遍。

  有一天,寺里的灵归和尚因事外出,他在半路上,遇到五六个年轻人,衣著非常鲜洁,每个人都拿著乐器,向灵归和尚询问惟恭上人在那里?

  灵归和尚就告诉他们,并问他们从什么地方来的?他们说:「从西方来迎接惟恭上人的。」

  其中有个人,从怀中拿出一朵像拳头那样大的莲华,莲华的叶片还发出奇异的光,他们望著佛寺一路奔去。

  当天晚上,惟恭和尚就入灭了,整个佛寺都听到丝竹管乐之声。

  四 放下屠刀赴菩提路

  宋朝时,胡州城南边有位屠户,名叫陆翁。

  他在二十三岁时,遇见一位云水僧在他家门前,口称:「教化有缘人。」陆翁不解其意。

  云水僧问:「你杀猪及牛羊,不计其数,为何不改行?」

  陆翁答道:「我承袭祖业,一时难以弃舍。」

  云水僧劝说:「你如果再不改业的话,来世一定堕入畜类,同样被宰杀割,冤冤相报,无有出期。我看你宿有善根,可勤持金刚经及妙法莲华经,藉以消除业障,增长福慧。」说罢,这位云水僧就消失不见了。

  陆翁立即醒悟,从此持斋戒杀,终身茹素。

  他延请画工绘制西方三圣像一轴,早晚至诚礼拜供养,每天在佛前诵读金刚经及法华经,诚恳忏悔,希望度脱所杀众生,愿他们早生净土。

  不到五年,陆翁就能背诵金刚经。

  他精进修持,到了八十一岁那年,于半个月前,约好亲友在十一月九日准备菜肴,打算向他们告别。

  届时,所有亲友都聚集在陆家,陆翁向他们一一告别,沐浴作颂云:

  「五十余年离杀业,手抛刀秤暗修行,

  今朝得赴菩提路,水里莲花火里生。」

  书毕,端坐而化,所有见闻的人无不瞻仰称叹。

  五 一百三十八须菩提

  袭仲淳,明朝公安人,他的妻子祝氏在袁宏道的弟弟那里听闻净土法门,非常深信,就专心持诵佛号,兼诵金刚经。

  有一天,祝氏告诉她的几个儿子说:「佛告诉我,三天后要来接我。」

  到了那一天,祝氏沐浴后坐在堂上,家中眷属环侍在侧,过了很久,祝氏说看到一尊佛,自称是须菩提,佛相庄严无比,又说看到一尊接引佛,眉间白毫放出一道银光,飘扬宛转,长有数丈,祝氏伸手握住白毫,佛即将她接入掌心。

  须臾,她见到须菩提化成一百多尊佛,庄严无比,有人从旁说:「这就是经中所谓的一百三十八须菩提。」眷属们焚香,同诵佛号,夫人面现微笑而逝。

  这时,一位年方九岁的婢女忽然倒在地上,但又立刻站起来说:「我看到几位金甲巨人拿著幢幡为夫人做前导,幢幡的柄碰到我的脸,就倒在地上,因为疼痛才惊醒过来。」大家看她的脸上确有明显的伤痕,经过约一个月以后才逐渐痊愈。

  祝氏入殓后,棺材里还不时地发出异香来。

  六 不再入冥为吏

  于昶,唐朝人,曾任庆州司马。武后时,任职并州录事。他每天晚上睡到初更以后,胸口就微微喘息,全身流汗,天亮时,则恢复正常,虽然不很痛苦,但是身体却非常虚弱。

  别人见他每天面带倦容,气色憔悴,都觉得很奇怪,询问何故,于昶默然不予置答。

  于昶的妻子柳氏,眼见丈夫的身体如此羸弱,准备延请大夫为他治病,但为于昶所拒。柳氏私下探询原因,他不得已的才说:「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病,只是白天办理公务,到了夜晚,仍须进入冥府为吏,因此体力有些不支而已。」

  夫人感到惊奇,想继续追问冥间之事,于昶只说善恶必有报,其他的不愿多说。夫人虽然再三询问,亦不作答。

  于昶能预知灾咎发生,都会事先暗中准备,但终不明说,纵然夫人或者亲兄弟询问,他也绝口不提。

  如此过了五六年,每天除了白天办公以外,一到夜里,就要入冥为吏,虽然很辛苦,但无法自己作主。后来他的母亲去世,他持诵金刚经,勤修功德回向,以报答养育之恩。没想到,从此就不必再入冥为吏了。

  这时,于昶才知道金刚经的功德不可思议!在诸经中福力最大,遂要求他的子孙持诵,广为流传。

  他不到五十岁,就辞官返乡,朝中左相苏良嗣、右相韦待价,以及大将军李冲玄,与他都是姻亲,三人力劝他不要辞官,但为于昶婉拒。

  不久,朝中的奸臣酷吏诬陷忠良,于昶虽已退居田园,仍被这些为非作歹之辈所诬,终被构陷入狱。

  于昶在狱中,内心毫不忧惮,仍然一心持诵金刚经,昼夜不停。没有多久,果然得以昭雪,亲友们都赞叹佛法无边。

  于昶生平虽然屡遭困厄,却藉著金刚经的功德力而化险为夷。

  八十四岁的那一年,染上重病,仍旧抱病诵经,濒死之前,精神仍很清朗。一会儿,忽然异香满室,氤氲芳馥,于昶说:「有化佛来迎接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遂与亲友诀别,言讫而终。

  七 刺血写经报亲恩

  明朝万历年间,桐乡有一位吴君平,童年时极为孝顺,但父母很早就去世。他参加科举,却累试不第,借读暂住于灵隐寺的韬光房。

  「子欲养而亲不待」,每当他念及亲恩难报,哀叹无法承欢膝下,不禁黯然泪下,有时更痛哭不已,流露出一片纯真的孝心天性。

  有一次,君平正为此掉泪时,一位和尚见状,告诉他说:「为人子者,若要报答亲恩,以写佛经的功德最大。」

  君平闻言有省,遂发心茹素四十九天,剌血写一卷金刚经。

  当他决定刺血写经的消息传出后,远近的僧俗都前来聚集观看,君平在两臂及胸前,一共刺了十一刀,用身上的鲜血来写经,写完后,大家无不赞叹!一位和尚说:「先生这份诚心苦行,必能感动诸佛菩萨,以此殊胜的功德,来报答双亲的恩情,比你用功名来耀祖扬宗,更要胜过千万倍。」

  有人指出「补阙真言」尚未书写,君平又在胸前刺了一刀,写完「补阙真言」。

  当天夜晚,君平梦见父母站立于云端,告诉他说:「你刺血写经的孝心,不仅感动佛天,我们已仗持经力,往生净土。你命中本来注定无子,佛已派遣一位善童子,来继承你的子嗣。」

  那年,君平的妻子果然生下一位男孩,如果用荤腥之物喂他,马上就闭口不食。

  君平见状醒悟,也立下誓愿,要终身茹素并持诵金刚经。

  八 虔诵金刚经及地藏经

  黄端伯,明朝建昌人,曾任南京仪制主事。他的母亲李氏,晚年非常虔诚地持诵金刚经及地藏经,一天晚上,梦见自己趺坐在山顶,佛光照在身上。醒来告诉端伯说:「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时候快到了。」没几天,身体稍感不适,就念佛而逝。

  九 冥王示咒

  宋朝绍兴九年,明州有位王氏,时常持诵金刚经,后来跟随丈夫前往岐州任所。王氏怀孕后,过了二十八个月,孩子仍未出生,又因体弱多病,一直担心分娩时会难产,全家为此忧惶不已。

  有一天,王氏倚立于家门口,适逢有位出外云游的和尚,沿门化缘,和尚向王氏说:「如能布施,功德无量。」

  王氏向来就很尊敬出家人,于是恭敬的布施供养。

  和尚接著说:「你宿世种有善根,如今却遇到大灾厄,为何不印施金刚经呢?若肯发心印施一千卷,不仅可以免除此厄,并可增延福寿;父母子孙均能团圆,不必遭受别离的痛苦;一切所求都能如愿以偿;七世的祖先及眷属,均能超升善道。」

  王氏宿根深厚,闻言猛省,马上遵照和尚的嘱附,印施金刚经一千卷,斋僧千人,并延请僧众念经千卷。王氏又亲赴天宁寺,礼拜诸佛菩萨,忏悔宿世的恶业,祈求三宝护佑,分娩时,母子平安。

  当天夜里,她梦见金刚神,手持金刚杵指著她的腹部,她觉得痛不可忍,惊醒之后,安然的生下两个男孩。

  两儿的相貌端正圆满,很讨人喜欢,加以母子平安无恙,全家欣喜万分。王氏从此更持斋茹素,一心诵经不辍。

  到了六十一岁,王氏无疾而亡,被两位鬼使引入冥府。阎摩天子问她生前曾作甚么善业?

  王氏回答说:「自幼持诵金刚经,以迄于今。」天子一听,很恭敬的赐金床给王氏坐,请她在殿侧朗诵一遍。她的诵经声,所有系于地狱的众生都普沾恩利,一切辛酸痛苦,得以暂时停息。

  王氏诵毕,天子问她为何不诵咒?她说世间没有咒本。

  天子遂命鬼吏取咒本交付给她,并且嘱咐说:「你回到阳间之后,将这咒本辗转流通,切勿遗漏。」又说:「你寿终之后,将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不会再来这里了。」

  补阙真言

  唵 呼卢呼卢 社成契 莎诃

  一、回向真如实际心心契合

  二、回向无上佛果菩提念念圆满

  三、回向法界一切众生同生净土

  十 清凉水

  钱炳,明朝人,曾在富阳县做官,不久辞职修行,每天持诵金刚经,临终时,命左右取清凉水来喝,左右问他:「清凉水在那里?」他说:「就是放生池的水。」水取来喝了以后,合掌说:「我以佛力,直接往生净土了。」语毕,欣然坐逝。

  十一 冥王放回诵经

  张爱,明朝万历年间内监,晚年持诵金刚经。他将病死前,家人嘱咐他说:「不要忘记持经的正念。」张爱虽然深信并牢记在心,但却说不出话来。

  张爱看到两个青衣鬼卒来对他说:「要送你到山东去投胎。」他们一路上行走如飞,看到那里的山川以及受生的父母。

  张爱一心持经,被押到东岳殿时,殿上有位王者告诉他说:「你应当到这里投胎。」张爱回答说:「我持诵金刚经,愿生净土,不愿投胎。」

  王说:「可是你持诵的功德力少。」

  张爱说:「我曾听说十念成就,即可往生,何况我已持诵数年。」

  王说:「暂且放你回去再持诵金刚经。」便命青衣鬼卒送张爱还阳。

  张爱醒来之后就离家,住在西山碧云寺,专心持诵金刚经。又过了十一年,有一天向大家说:「我以持诵金刚经的功德力,现在要往生西方了。」说完后端坐而逝。

  十二 壁现佛像

  沈春郊,明朝湖州双林镇人,本是官宦之后,娶妻费氏。可惜少时守寡,靠著织布自给自足,持斋四十余年,供养一幅佛像及一尊檀香木刻成的观世音菩萨圣像,每天晨昏必诵金刚经一卷,佛号千声,不论寒暑从未停止。

  崇祯戊寅年,该地发生瘟疫,只好移居到女婿张世茂家的楼上,仅供奉观音大士的圣像,佛像则仍留于旧居,她每日焚香诵经,祈祷此香直达佛所。

  转瞬三年过去,岁次辛巳年春天,忽然从空中飘来异香。围绕楼阁数日,粉壁上涌现佛像,庄严而精妙。这个消息远近传播,来瞻仰的人很多,如用净巾擦拭,色彩愈为光明。

  又经四年,乙酉年春天二月,费氏告诉女婿说:「我要返回故居,即将往生西方。」她一回到家门就洒扫焚香,礼佛诵经,到了第三天早上,沐浴更衣,端坐念佛,午时忽然大声说:「我已登上莲舟,就要往生西方了。」遂别众而逝,享年七十有三。

  十三 异香满室

  周廷璋,号楚峰,明朝正德嘉靖年间,云南人,为人朴实忠厚,虔信佛法。他每天清晨起来,必定持诵金刚经、弥陀经及观音诸经。

  他平日乐善好施,经常帮助穷人,尽管别人经常取笑他,但是他毫不以为意,仍旧欣然自得,颇契「无我相,无人相」之义。

  他八十七岁的那一年,告诉妻子说:「我将要走了,阿弥陀佛来迎接我,还有观世音菩萨及大势至菩萨也都来了。」一会儿,又说:「观世音菩萨要我绝荤五天,就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从那天起,他每天仅吃一粥一菜,并净持斋戒。

  到了第五天,他沐浴端坐,令子弟诵七宝如来名号,自己诵经而逝,身体散发出异香,面貌如生,环侍在侧的人,无不称赞他的成就。

  十四 莲华开花

  朱氏,宋朝霅川人,持诵佛号三十年,兼持金刚经。开卷时,每次都说有众多圣人驾临察看,故不敢高坐。有一天忽断食,之后每天只喝几杯水,过了四十天,梦见三位和尚,手持莲华说:「我为你种的莲华,今日开花了,所以来迎接你。」醒来之后,朱氏就不停地念佛,端坐而化。

  十五 观佛三昧

  唐时,明朝湖州人,跟莲池大师受持念佛法门。他的眷属也都能背诵金刚经及普门品,白天各自受持,到了晚上,全家人则聚集于佛前礼诵。唐时更修成观佛三昧,常常见到佛现瑞相,临终时正念而逝。

  十六 念佛坐逝

  慧安尼师,宋朝明州人,在小溪杨氏庵修行,专修西方,持诵金刚经,不论寒暑都精勤不懈,常看到烛光中现出佛像。有一天身体不适,凝神端坐,告诫大家不要喧哗,过了一会儿说:「佛来了!」叫大家一起念佛,不久就坐逝了。时年九十六。

  十七 跏趺坐化

  沈炳,字敬孚,清朝长州人,二十岁时得了气喘病,三十岁时病情更重,五十岁越发厉害,就开始念佛并吃长斋。他的朋友杨广文劝他持诵金刚经,于是每天念三遍,病情渐渐转好。

  到了乾隆四十六年岁末,身体稍感不适,在月底时,早上起来,盥洗沐浴后,就面向西方,结跏趺坐念佛。当时妻子在他身边,就挥手叫她离开,过了一会儿,便寂然坐化了。

  十八 佛现大身

  王仰泉,清朝杭州人,平日以屠羊为业。有一天生病,看到群羊向他索命,于是就改行,并从此长斋持诵金刚经,满千遍后,又开始拜法华经。八十一岁的那一年,忽然看到冥吏来追,他抗声说:「我等待佛来才去。」到了第五天他果然看到佛现大身,垂手接引,欣然而逝。

  十九 道心不可退

  明朝时,海盐渔户张元和他的弟弟张贞,有一天夜归,船航行到了青松塘,看到水面上有奇异的光芒,于是潜入水中捞起一个石匣,打开之后,原来是一本金字所书金刚经。

  当天晚上,张元梦到金甲神对他说:「你前生是长水法师,讲坛作务,由于道心不坚固,所以退堕至此,但是宿因未泯,特别赐你大法,应当精进持诵。」张元回答说不识字,金甲神叫他把嘴张开,拿一粒丸药投入他的口中。

  次日,张元醒来后,读诵金刚经,好像是久读熟识。张元将这个情形告诉昭庆寺的传如和尚,传如勉励他回向西方。过了三年,张元告诉亲友说:「莲台已经出现了。」就端坐而化,这是万历丁丑七月间的事。

  二十 乘此福力也可往生

  房翥,唐朝人,生平崇信佛法,每天念佛,持诵金刚经。

  有一天,房翥突然暴死,到了阴间,冥王告诉他说:「您持诵金刚经,并且曾劝一老人念佛已生净土,您乘此福力,也可往生。」

  房翥说:「我曾发愿持诵金刚经一万遍,现在还没诵完。」

  冥王说:「诵经满愿固然是好,但早点往生净土更好。」冥王看他非常坚决,就派遣冥吏送他还阳。

  二十一 诵经可消互用佛物之罪

  法藏,唐朝鄜州宝室寺的和尚,戒行高远淳厚,普行慈悲。他曾在隋朝开皇十三年,于洛交县苇川城造寺一座,佛殿讲堂数座,僧房二十余间,所造一丈六尺高的佛像倍极庄严,观世音菩萨的圣像也非常精妙,书写佛经达八百余卷。

  唐朝武德二年,法藏染患重病,昏迷不省人事,忽然看到金刚神手持一卷佛经,对他说:「你一生造寺写经的功德虽大,但互用三宝之物,获罪无量。我现在授你一卷金刚经,如果能够书写读诵,广为流通,互用之罪就能消灭,身上的疾病也能痊愈了。」

  法藏于是发愿,决定书写金刚经施送。他自知病重,遂交代弟子将他的衣钵变卖,并书写金刚经百卷,施送一切道俗读诵,说罢就去世了。

  到了冥府,冥王问他说:「你一生曾作甚么功德?」

  法藏回答说:「曾修造塔寺佛像、书写金刚经百卷施与道俗读诵,兼写其他经典八百余卷。」

  冥王闻言,合掌称赞说:「师父您的功德极大,不可思议。」

  冥王命令左右取来功德簿,亲自详查,与法藏所述相符,说:「师父您的功德圆满,故放你返阳,盼您多劝大众读诵金刚经,广修一切功德。」

  法藏九十九岁那年的正月十五日,他延请大众诵妙法莲华经及金刚经各七卷,升座端坐而作偈:「今年九十九,看看无所有,更莫问如何,凭空打筋斗。」然后与大众告别,俄而化去。这时,全寺缁素都看到阿弥陀佛接引法藏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二十二 趺坐静参

  明朝庐山有位和尚,法名叫做普静,自幼志趣不凡,十多岁时就极想出家。有一天梦见金刚神抚摸他的背说:「你以后将成为善知识,获得正果报。」

  他一觉醒来之后,便投师剃度出家,开始研习内典,朝夕虔诵金刚经,数十年如一日。

  有一天,忽然梦见神人告诉他说:「诵经的方法并非如此。」神人向他说偈,偈曰:

  「有相相非真,无法法亦坠,

  撇却旧窠臼,即已了大意。」

  普静豁然醒悟,从此每天只朗诵一遍,其余时间则趺坐静参,四十年未曾下榻。

  一夜,神人又来示梦说:「已经修到个中。」

  到了九十岁,他即将圆寂,整夜香气不散,寺中缁众都看到幢幡导引,普静身披著紫色袈裟,手持木槵子凌空西去。

  二十三 红霞罩顶

  黄婆,宋朝潮山人,虔持佛号,兼诵法华、金刚二经。有一天忽病下痢,自知时至,便开始断食,每天只喝几杯水。有一天晚上邻庵的善修和尚,梦见黄婆来告诉他说将要往生西方了。

  两天以后,黄婆面向西方念佛端坐而逝,邻人都看到红霞灿烂,罩覆屋顶。

  二十四 王氏孝女感动天地

  王氏,宋朝吉安人,她的女儿每天诵弥陀、观音、金刚诸经。王氏临死的前几天,遍体流血,她女儿发愿说:「如果我孝心真实,愿母亲身体不生臭秽。」发誓完毕,血流立止。

  一天,她在病榻上,吉祥而卧,手抓著观音的宝幡就逝世了。遗体火化后入殓,家人筛灰时,长出数朵莲华。

  二十五 吉祥卧化

  陈氏,宋朝人,受持斋戒,平日以禅诵为乐,持念佛号三十年,兼诵法华经五千遍,金刚、弥陀二经各五千零四十八遍。有一天忽然不吃饭,家人问他为什么?他说:「想要见佛而已。」说完就吉祥卧化。

  二十六 念佛往生

  刘道隆,明朝人,他的母亲李氏,四十岁时,发心长斋奉佛,但她不识字,不能诵经,遂整修一间静室,供奉观音大士及金刚经,朝夕焚香礼拜,以念佛千声为课,虽遇寒冬炎夏亦不停辍。

  每逢严冬酷寒,家人担心她受冻,辄以炭火置放桌下取暖,她都挥手叫人取走。

  李氏虽然不识字,不能诵经,但她却捐出钜资刻印金刚经,施送给与佛有缘的人请回受持读诵。

  她每逢生日,子媳们打算替她做寿,她告诫媳妇不得以酒席宴客,不但全家茹素,她自己还礼忏一天或三天,这样的生活,过了二十五年。

  她临终前一年,将平日督纺所存的钱,延请僧众诵念金刚经,广修功德。她梦见观音大士拿著一串念珠给她,并说:「你数一数念珠的数目,这就是你要往生西方净土的日期。」梦中一数,有五十三颗,但不解其意。

  到了次年,庚子五月三日,她忽然告诉家人说:「我要往生西方了,你们应该大声念佛,助我西行。」她端坐在床榻上,儿子媳妇及所有晚辈,都围坐在她的床前念佛,她在众人念佛声中,安然而逝。

  二十七 异香满室

  徐孝克,隋朝国子博士,自幼虔信佛法,对于经论的阐释弘扬,不遗余功。南北朝陈天嘉年间,授官谿令,太建四年,征他出任秘书丞,但他不愿赴任。

  侯景之乱时,孝克卖妻来奉养母亲,从此持斋茹素,并且受持菩萨戒。这时都官省经常有鬼怪出现,孝克前往居住后,所有妖怪都不见了。

  陈朝亡后,孝克到了长安,隋文帝久闻他的名声和盛德,特颁诏令,请他在尚书都堂讲说金刚经。开皇十二年,徐孝克已经七十三岁,临终念佛,室中有异香,邻里都觉得惊异,并赞叹佛法的伟大。

  二十八 化人诵经

  孙大圲,明朝人,自幼聪明敏睿。十二岁时,跟随父亲镜吾居士奉弥陀四十八愿,到云栖受持五戒,返家后,断除荤腥鱼肉,摒绝交游,从此沉默寡言,一心念佛,不惜身命,精勤不懈,誓取金台,非要得到上品往生不可。

  没有多久,他看到二位比丘手持莲花前来,叫他诵金刚经一天一夜,大圲忽然坐起来说:「阿弥陀佛及观世音菩萨都来迎接我。」大圲手结金刚拳印,大声念阿弥陀佛数声,端坐而圆寂。

  这是万历辛亥年十一月十一日的事,大圲并有净土十二时歌传世,详见吴太史西生传中。

  二十九 诵金刚经回向西方

  吴某,清朝浙江人,已佚其名,他的祖父及父亲俱为庠生。顺治元年,适逢大兵围城,他与父母离散,被抓到张将官的帐下服役,这时他年仅十三岁,哀叹自己本是儒家弟子,竟落得这种地步,必定是宿世罪业所招感,遂在佛前立誓要持斋念佛,每天读诵一卷金刚经,回向往生西方。

  过了三年,吴某将发下的粮银买香供佛,并跪诵阿弥陀佛圣号,精进不已。

  如此又经过十年,岁次丁酉十月廿二日,吴某忽然告诉张将官说:「我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了。」张将官不信,呵斥他妖言惑众。

  翌日,吴某亲自去向提督请假,提督大怒,批示将他交送张将官杖打十五下,吴某丝毫没有怨言,又到各营向众将士辞别,自称将于十一月初一日往生西方。

  到了那一天,吴某五更起床沐浴,焚香拜佛之后,仍然到船上向张将官叩拜辞别,张将官大怒,差人跟随吴某到他要焚身的地方,看到吴某向西方礼拜了三次,端坐说偈,偈云:

  「身披铁甲,足步金莲,

  愿诸将士,各著一鞭。」

  说完偈,大家看到吴某口中吐出三昧火,将自身焚化,全营的官兵见状都围绕礼拜,张将官全家人也因此而斋戒奉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