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

狙杀

  四颗沾满血迹的子弹  晚清时期,盘踞东北各山头的土匪,老百姓叫胡子。通常被分为两类:一类是纯土匪,红胡子,他们多则数百,少则十余,所做的主要勾当是砸富户、抢买卖、绑人票、打官兵,其间烧杀奸淫,无恶不作;另一类是义匪,大多是遭到官府镇压的民间组织,走投无路之下只好啸聚山林,占山为王。曾参加过义和团的"搅海龙"便属后者。"搅海龙"大名宋大海,地地道道的山东人氏,义和团兵败后携家逃出山海关,一头扎进了沟壑纵横、松林茂密的猎虎山,并很快拉起了杆子。宋大海身为"大当家的",严令手下遵守"七不抢"、"八不劫".即不抢盲人、哑人、疯人、郎中、摆渡船家,不抢婚丧嫁娶和棺材铺;不劫僧、道、尼、鳏、寡、孤、独、卜。因而在猎虎山方圆百里,只要一提起"搅海龙",人人都会竖起大拇指,道一声:"宋大当家的,这个!"  宋大海身下有个女儿,名叫宋兰娇,年纪虽轻,却练得一手好枪法,道上报号"冰上飞",能在疾行的雪爬犁上连连开枪,弹无虚发。大兴安岭密林深处虎狼出没,狍鹿成群,每次围猎,宋兰娇都能打回满满一爬犁的野物。皮剥了卖钱,肉炖了下肚,大碗喝酒的日子过得倒也逍遥快活。然而这年初秋,由于一个中年人的到来,猎虎山变得不平静起来。  那天下午,宋兰娇带着兄弟们打猎回来,一走进木棚便看到满地鲜血,心头顿时一惊。"爹——"宋兰娇喊声未落,就听到房间里传来"嗷"的一声惨叫!  难道是笔架山的"下山虎"何飙派手下前来"漫水"(寻仇)?一个月前,杀人越货、心狠手辣的红胡子"下山虎"从日本倭鬼那里买了一批军火,意图扩大匪帮。宋大海得到消息,率众半途打劫,全数拿下,连颗子弹都没给留。行动时众人都蒙了面巾,又没留活口,"下山虎"即便猜到是猎虎山干的,可也毫无证据,他不会也不敢如此大胆,前来滋事。如果不是他,那又是谁?想到这里,宋兰娇子弹上膛,一脚踢开紧闭的房门,冲了进去!  一看之下,宋兰娇不禁一怔。只见床上躺着个满身是血的中年男子,牙关紧咬,冷汗涔涔。父亲宋大海手握锋利的匕首,正从他的腿上剜取子弹。一刀下去,皮肉外翻,鲜血外涌,男子疼得浑身直颤,又是"嗷"的一声大叫。见无危险,宋兰娇这才放下心来,并顺手抓过一根狍子腿塞进男子的嘴里,不屑地说:"亏你还是男人,连这点痛都忍不了!"  "不准胡说。你自己看看——"宋大海嗔怪地瞪了女儿一眼,指指桌上的盘子。宋兰娇看清了,里面竟然放着四颗沾满血迹的子弹,都是刚从男子的腿上、背上剜出来的!  哑巴有哑巴的事  休养了一个月,男子的伤口渐渐愈合,只是在人前从不开口说话,简直就像个哑巴。宋兰娇问父亲,这个人是谁,怎么受的伤?宋大海沉吟着说:"兰娇,你别问他,就是问他他也不会说。你只知道他叫安子就够了。""他不说?哼,我这就把枪插进他的嘴里,看他说不说!"宋兰娇虽是女流,可性子爽直刚烈,为人行事透着股大男子的霸气。宋大海忙拉住女儿,"你别乱来!关于安子的来龙去脉,到时候爹自会告诉你的——"  "大当家的,不好了。粮台和水香遇害了!"就在这时,一个巡山的弟兄急匆匆地跑来报告。宋大海一听,霍地站起,沉声问:"你没看错?谁能杀的了他们两个?"  在大股的土匪队伍里,等级都是按身手强弱严格划分的。总头目叫"大当家的",下设"四梁八柱"."四梁"分"里四梁"、"外四梁",合起来就是"八柱"."里四梁"指的是执法行刑的"炮头"、管粮食采买、蔬菜储备的"粮台"、狗头军师"翻垛",和负责管束站岗、放哨的"水香".尤其是担任粮台和水香的兄弟,功夫在匪帮内都是数一数二的,打斗起来,以一敌五,绝不在话下。凭他们两个的能耐,别说猎虎山,就是算上周围笔架山、凤凰山、栖鸦岭等数十股胡子,也难从中挑出几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来!但,他们两个的确遭遇了毒手,而且是在没喝酒、没睡觉的时候被杀的!  宋大海和宋兰娇赶紧奔往出事地点。水香背靠着一棵高大的松树,双目圆睁,已然死去多时。让他毙命的,是一颗子弹。子弹精准地射进了他的眉心。粮台死得更惨。听巡山的弟兄说,他看到粮台时,粮台僵硬地站着,一动不动,丝毫看不出受伤的痕迹。谁知手一推,粮台突地向前仆倒,脑袋也骨碌碌地滚落,颈项内鲜血顿时狂喷!刀法如此之快,放眼东北众匪帮,几乎找不出一个来!  "爹,谁干的?"宋兰娇气愤地嚷了起来,"他们也太嚣张了,竟敢跑到猎虎山的地盘来撒野!""搅海龙"宋大海紧皱着眉头查看一番,随即神色凝重地看向纷纷赶来的数十兄弟,高声说:"眼下猎虎山遭遇强敌,危机四伏。在兄弟们中间,凡是家中独子的,已经结婚生子的,请带上盘缠,马上下山。余下者,愿与宋某同生共死的,请即刻回去,备好海青子(刀枪)小黑驴(洋枪)——""大当家的,你平素待兄弟们不薄,情同手足。如今猎虎山有难,我们要拔腿就走,还算人吗?""大当家的,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们也要跟着你!"众兄弟义愤填膺,齐声高呼。宋兰娇四下一望,没看到安子,于是悄声问父亲:"爹,哑巴呢?"  "哑巴有哑巴的事,你不用管他。"宋大海淡淡说完,转身带着众兄弟回了议事大厅。不消片刻,众人手中的大刀已擦亮,鸟铳已装弹,专等大当家的分配任务。宋大海也取出匣子枪,塞满子弹后不紧不慢地说:"这是场硬仗。因为来的客人除了‘下山虎’何飙外,还有我的老朋友小井佐次郎和他的神枪队!"  小井佐次郎?怎么日本倭鬼也来趟这趟浑水?宋兰娇暗想,他们此次来,会不会……和神秘来客安子有关?安子到底是什么人?父亲又为什么要帮他?  爹,鬼子围上来了  宋大海暗中设伏,一眼不眨地接连守候了三天三夜,也没等到"下山虎"和倭鬼的到来。可就在人困马乏的第四天清晨,杂乱的枪声急促响起。宋大海忙抄起家伙,招呼兄弟奔出木棚。想不到多年没见,小井佐次郎比以前更狡猾了!当年,宋大海所在的义和团分舵曾和倭鬼交过手。率领倭鬼的,正是小井佐次郎。小井善使倭刀,刀法诡异奇快,能在电光石火之间杀死兄弟粮台的,也只有他!  ??? 这一仗,直拼得天昏地暗,鬼哭狼嚎。宋兰娇藏身在一块巨石后,枪响人倒,转瞬间已消灭了六七个"下山虎"带来的匪徒。正打得过瘾,一个人影蓦地从身后扑来,将宋兰娇扑到在地。"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一颗子弹射穿来人的小腿,又击打得石屑四溅!好险!宋兰娇挥手一枪,撂倒了迂回摸到背后的一个倭鬼。救他的,却是安子。"哑巴,这几天你跑到哪儿去了?"宋兰娇换了弹匣,边打边问。安子没有回答他,急切地问:"宋大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