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子和农夫

驴子和农夫 农夫雇了一头驴子,   让它整个夏天看守菜园,   驱散麻雀乌鸦,防止害鸟捣乱。   驴子不愧是诚实的典范:   既不偷窃,又不贪馋,   一片菜叶也口不沾边。   说它纵容害鸟也太冤枉,   不过,农夫的菜园收益很惨。   赶鸟的驴子扬起四蹄,   在菜畦里面横跳竖窜,   园子里的蔬菜几经践踏,   变得七零八落全部调残。   见自己的劳动成果糟蹋殆尽,   巨大的损失令农夫心酸,   他抡起木棍猛抽驴的背脊,   借以发泄难言的愤懑。   “活该!”人们高声呐喊,   “这畜牲罪有应得!   一头蠢驴哪配看守菜园?”   我说话并非替驴子辩护,   驴子有过失,它已受到惩处;   然而派驴子看守菜园的农夫,   似乎也有他自己的错误。   (谷羽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