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力的佐证

有力的佐证

  阿智记得上中学时老师给同学们讲过一段儿小故事是抗美援朝时的事儿。

  有一个晚上志愿军的两个排悄悄地摸到了美军的一个炮兵阵地没有放一枪一弹就将敌人全部俘虏了。

  后来在审问这些被俘虏的美军炮兵时我军的指挥员问他们“你们有枪为什么却不反抗呢”

  谁知他们竟然滑稽地回答“因为平时用惯了炮早忘了怎么放枪。”

  不知是果真如此还是俘虏有意为自己解嘲。

  老师的故事引起了同学们的一片笑声。下来后不少男生聚在一起私下议论有位同学问“你们觉得老师讲的是真的吗”大家都摇头否定显然不相信老师讲的故事。当然阿智也不相信认为老师是在讲笑话。

  ……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阿智和同学们也始终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证老师当年讲的那个故事之真伪。

  但是阅历的积累却让阿智逐渐改变了原来的认识他开始相信老师的故事可信了。你说怪不怪

  原来阿智是从两件与战争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上有所感悟才举一反三地转变了原来的认识的。

  感悟之一是现代的人们对电脑的依赖。

  自从电脑在工作上、家庭里得到普及之后阿智就发现不单单是他自己别的好多人也全渐渐变得忘字、不会写字了了。比如打一篇文字全靠敲键盘以拼音输入方式为主从提示框里选字一般人对常用的字不会选错而对稍微生僻一些的字就只好靠蒙了。所以打下来的几页文稿可能会错字连篇。在小学、中学原来学的那些文化知识除了拼音以外其余的大部分又还给老师了。这是不是可以比喻为学会了、习惯了使用电脑就忘了如何使用铅笔

  感悟之二是医院的医生对各种医疗检查设备的依赖。

  阿智记得少年、青年时代有了病去医院如果是头疼、咳嗽医生就用听诊器听听心肺如果是腹部不适医生就用手按按腹部。然后便根据自己的判断开药单病人看一次病挺简单的。而现在有了病再去医院尤其是大医院可就复杂了无论挂的是普通号、还是专家号医生一不听、二不摸却会无一例外地先开一沓子化验单、检查单让病人去检查。等到病人排队等候、又排队等候把凡是跟门诊的科别能沾上边儿的化验、检查都做完了门诊医生再根据医技人员在单子上列出的数据、或描述的印象来给患者的毛病“划圈儿。”这是不是可以认为医院有了高档医技设备医生就变得不会用听诊器了

  这两个事例前者属于普及型的、后者属于专业型的都与当年那帮美国炮兵只会放炮、不会放枪类似。如此有力的佐证摆在面前阿智没理由再不相信当年老师讲的故事为真了。

  记得大贾子曾经说过一句话好像是“社会越来越进步人越来越聪明最后就会变得越来越脑灵手笨”看来他的话一点儿都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