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疯的李皇后

被逼疯的李皇后 南北朝时,东魏末年的大丞相高欢死后,他的次子高洋逼魏主禅位,建立了北齐王朝,这就是历史上的齐显祖文宣皇帝。

  这个鲜卑族皇帝并不喜欢惯于骑射的鲜卑女人,却偏爱通文墨、善歌舞的汉家姑娘,他的皇后李氏,就是一位汉家女。李皇后虽然出身卑微,但她温柔善良、美丽绝伦,深得皇上的宠爱。

  这个文宣帝秉性乖戾,一生有两大嗜好:杀人和酗酒。他发起酒疯来可是不认人的,一次酒醉,皇太后教训他,把他惹毛了,大吵大嚷,声言要把这位守寡的亲娘,远嫁到异国去做胡人妇。

  那时,皇后娘家母亲正在宫中做客,她笑盈盈地前去劝解,这个发酒疯的天子,竟把丈母娘捆绑在树上,要用响箭射人取乐,吓得李皇后哭哭啼啼央求,他才松了绑,用马鞭把岳母大人乱抽一通,嘻嘻哈哈地扬长而去。

  皇后在宫中,既受宠爱,又担惊受怕。有一次皇上突然失踪,一连几日不知音讯,皇后着急得很,而皇帝却微服去了市井的妓家留宿。一个绝色歌妓与他通宵宴饮,鱼水欢情难舍难别,但他欢尽愁来,发觉睡在身边的这个美人,妩媚倒是妩媚,但绣床上早已沾有其他男子秽物。不由分说,他斩了美人,又悄悄回宫。

  皇后一颗悬着的心落实了,设宴相慰,不敢打探前日皇上的行踪,而皇上见皇后满面春风,他也乐了,命宫人取出一把琵琶,要听皇后弹唱一首佳人曲。

  李皇后接过琵琶,调好弦,她那清婉的歌声便袅袅而起:“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嗨,嗨,佳人再难得。”文宣帝感叹着,马上对皇后讲了他杀市井歌妓的事,末了又说,“皇后娘娘,你手中那个琵琶,你不觉得奇怪吗,它那梧桐木上,嵌了一节白骨,这白骨不是牛骨马骨,乃是朕所杀的那个妖艳歌女的大腿骨……”砰!琵琶从皇后怀中摔下来,一下散了架。

  文宣帝也不生气,又笑嘻嘻地探手于龙袍中,摸出一个女人头颅掷于地上,若无其事地说:“这就是那个歌女的人头,可是个美人头呢。”这个血淋淋的人头滚落过来,在地上连翻几个跟斗,竟张开血口,猛地咬住了皇后的绣鞋。

  “哇——!”皇后一声惊叫,仰身跌倒,顿时昏死过去。当皇后醒来,她一双眼睛便惊惶惶的,看见有宫女走来,就惊叫着:“美人头,美人头!”抱住脑袋东躲西藏。

  皇后疯癫了,太医百药无效。文宣帝连杀几个御医,吓得剩下的御医连夜逃得精光。皇后成天在宫中惊呼惨叫,她怕见人影,怕听风声,几片树叶飘进窗来,她也浑身瑟瑟发抖。文宣帝绝望了,只有皇太后有时还来看看这个可怜的媳妇。

  有一天,风和日丽,皇后出来散步,在御花园走着走着,花树上突然落下一群叫喳喳的雀儿,皇后受惊,又惊呼着跑了起来。

\

  一个老宫娥赶来,帮着四处寻找,终于在一蓬花草中发现了皇后,走拢一看,老宫娥不禁惊喜起来:“皇后的黄裙子被这蓬翠生生的花草遮掩着,裙子多鲜亮显眼呀。”

  她连忙过去扶起皇后,又弯腰拔出皇后藏身处的几棵花草,喜滋滋地告诉随后赶来的太后:“您老人家看看,这姜叶一样的绿叶下,草根像一个蝉儿肚皮,赤红赤红的,留着花纹,掰开它,里面就是一片纯黄色。它的名字叫郁金,可是一味仙药呢。老婢未进宫时,就爱用它做颜料,染出的衣裳鹅黄鹅黄的,鲜亮得很。那年村子里有个姑娘得了疯癫病,一位民间医生就是用它研成药粉,再掺和点明矾末,做成药丸,说是叫什么‘惊悸疯癫丸’。他说那姑娘原本很忧郁,又忽然受了惊吓,痰血络聚心窍,所以落下个疯病,说什么郁金入心去恶血,明矾又能化顽痰,这药吃了准有效。那姑娘吃了药,果然药到病除了呢。”

  太后听罢,大喜过望,马上重赏了老宫娥,吩咐宫人如法炮制。这御花园中的郁金,确也神效,大瓶“惊悸疯癫丸”,皇后未服用到一半,病就痊愈,神志就清醒了。

  几年过去,文宣帝终因嗜酒成疾,不治而亡。皇后膝下两个皇子皆年幼,大儿子继承皇位,几个月后,父皇的六弟高演就鸩杀了小皇帝,篡夺了侄儿的皇位,这就是历史上的齐肃宗孝昭皇帝。

  不久,孝昭帝暴亡,文宣帝的九弟高湛继位,这就是历史上的齐世祖武成皇帝。武成帝既猜忌,又动辄杀人,而且还是一个凶恶的奸淫狂。他对皇嫂的美貌,早已垂涎三尺,现在入主皇宫,怎能放过那头可怜的羔羊?

  一天,李皇后刚把小儿子哄去睡了午觉,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正宽衣上床,殊不知武成帝已悄悄地尾随而来。

  皇嫂惊呼:“休得无礼,休得……”话音未落,武成帝已把她揽在怀中,他指着隔壁皇嫂小儿子睡觉的地方,做了个扼杀的手势,逼得皇嫂不敢声张……就在这个春暖花开,春鸟啁啾的大白天,武成帝把皇嫂糟蹋得死去活来,而皇嫂却不敢啼哭一声,因为她怕哭声会招来小儿子的杀身之祸。

  李皇后的疯病又发了。老宫娥给她服药,她的病情时好时坏。后来,小儿子终被武成帝所杀,李皇后彻底绝望了,但她没有去寻死,而是乘一辆牛车,到山中妙胜寺做尼姑去了。

  临走时匆忙,什么都来不及收拾,只带去了老宫娥为她准备的“惊悸疯癫丸”。

  离开罪孽深重的皇宫,在晨钟暮鼓的宁静生活中,一瓶“惊悸疯癫丸”伴随李皇后,从此,她的疯病再也没有复发了。

  后来,有人到妙胜寺去探寻药方的下落,李皇后闭着眼睛,不予理睬。她知道,世间药草只能治标而不治本,心疾还须以心治之。

  转而,她去了佛前焚香礼拜,口中喃喃不住地祈祷:

  人间罪孽多,

  皇宫最深重。

  我的佛,我的佛,

  来世变牛变马皆犹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