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寝室

401寝室

  A大校园的夜轻悄悄的偶尔冷风吹响窗缝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很慎人。

  蒋黎黎捂着被子躺在寝室的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了寝室里的其他室友回家的回家旅游的旅游只剩下她一个无处可去她从小就胆小最怕一个人呆着可是现在她哭得心都有。

  ?“咣当”一声巨响不知道哪里的玻璃碎稀里哗啦掉落的声音震得蒋黎黎心惊胆战她再也呆不下去了抱着枕头跑到了隔壁401寝室这里也有位同学没有回家正睡得香甜。

  她轻声地叫了叫“同学我能睡这里吗我自己一个人太害怕了。”

  那人蒙着头似乎没有听见她细小的声音她提高了一点音量手隔着被子推了推那子那人一动不动身体僵硬的像块石头蒋黎黎嘟囔了一句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说完她钻进了那人对面的一张床铺上盖上了被子。

  有了人作伴她很快进入了梦乡睡着睡着突然啪的一声响把她惊醒她睁开眼正好看见一双白色的眼无比诡异的望着她。

  ?“啊……”她狂叫了一声坐起室外阳光明媚天已经亮了原来刚才不过是一个梦一个令人胆寒的噩梦。

  醒来后她不由得看向对面的床铺空了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看样子早就出去了。她看了一眼表快八点了她忙跳下床跑回自己的寝室穿衣服这个时间连早餐也没时间吃了她必须赶去应聘家教约好九点她绝不能迟到。

  约好的地点是一座高级小区的住宅楼能住在这里的人不是富豪就是政客所以门卫管理的非常严格她进去的时候验明了身份证还要给住户打电话核实最后派人跟着她上去弄得蒋黎黎非常不自在。

  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不仅瘦的出奇而且皮肤的颜色也不正白的有些吓人。他冰冷地问“你就是蒋小姐吧”

  ?“是的”蒋黎黎有些紧张。

  ?“请进。”男人把她让进了屋也许是窗帘挡住的原因屋里很黑蒋黎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问“请问是谁要补习”

  ?“我”男人轻声回答然后坐在了蒋黎黎的面前。

  ?“你”蒋黎黎有些打退堂鼓了她一直在为小孩子补习还没给大人上过课而且是个男人还是个很好看的男人。

  ?“怎么有困难吗”男人轻轻地皱眉然后拿起了桌上的烟突然抬头问“介意吗”

  ?“介意什么”一句话把蒋黎黎问蒙了。

  ?“吸烟”

  ?“哦不介意。”蒋黎黎太紧张了她没有和一个男人共处一室的经验所以她正想拒绝这才应聘。

  ?“补英语一节课五百块每天晚上六点开始两个小时学期两个月同意我就先付学费。”男人吐了一口烟淡淡地说道。

  听完蒋黎黎动摇了条件太优越她不忍拒绝。

  ?“好”蒋黎黎痛快地答应。

  ?“蒋小姐很爽快好得这是我的学费。”男人说完递给了她一叠钱厚厚的沉沉的散发着好闻的人民币的味道。

  从男人家出来蒋黎黎太高兴了走路一跳一跳的她手里握着钱打算中午吃顿好的对肯德基很久她就想进去大吃一顿了。

  出了小区的大门过道正好就有一家肯德基蒋黎黎加快了脚步她饿了肚子不雅地咕咕直叫。

  ?“小姑娘……”一个声音让她停住了脚步她回头看见路边坐着一个老头他双眼紧闭可是等她去看时他突然睁开眯着眼说“小姑娘算一挂吧瞧你面色不好你身边必有不干净的东西。”

  ?“瞎说”蒋黎黎瞪了老头一眼扭头走了。

  那天蒋黎黎在网吧玩到很晚才回寝室回到寝室她抱着自己的枕头又溜进了隔壁那个女生好像已经睡下了和昨晚一样一动不动连姿势都和昨晚相似蒋黎黎没管那么多她躺在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夜里她被一阵咬牙的嘎吱声惊醒气呼呼地做起大声地对对面床铺上的女生说“喂你别磨牙好吗吵死人了。”

  女生还在睡根本没有反应磨牙声却越来越大了这种声音吵得蒋黎黎汗毛直竖她跳下床用力地推着床上的人喊“喂同学”

  嗤地一声她按了下去也就是说她的手按在了床板上被窝里竟然是空的没有人她的脑袋嗡地一声回手打开了灯。

  再一看床铺竟然铺得整整齐齐根本没人睡的样子可是刚才虽然没有开灯可是月光很亮蒋黎黎甚至能看见她头发整齐地盘在脑后还有那磨牙声绝不是幻觉她害怕了嘚嘚瑟瑟抱着膝盖一直等到天亮她才跑出寝室找到管寝室的张老师叙述了昨晚发生的怪事张老师听完一愣随即说道“你不是做梦吧你隔壁寝室的同学都走了她们把钥匙都交还我保管那屋我是检查后锁好的你是怎么进去的”

  蒋黎黎听完浑身一震脸色苍白她拉着张老师去了那间寝室门果然是锁着的她怎么推也不开。

  ?“你这个同学开什么玩笑一大早上这不是折腾人玩嘛”张老师有些不悦又教育了她几句才回去。

  蒋黎黎只好回到自己的寝室越想越害怕简直不敢在住下去了她打算出去租一间小房住到学校开学。可惜她找了一整天的房子都没找到合适的不是价钱太贵就是房子太简陋一直找到快六点了她才急忙赶到男人的公寓男人给她开了门眼神很冷漠地看了看表。

  ?“对不起我来晚了。”蒋黎黎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不晚时间刚刚好。”男人有些冷漠。

  ?“那我们开始吧”蒋黎黎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

  ?“好的”男人的话很好在蒋黎黎讲课的时候一直静静地听着很少打断她这一点倒是好学生蒋黎黎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分。

  两个小时很快过去了蒋黎黎瞧着时间笑了笑说“今天就到这里吧”

  ?“好”男人站起来并为蒋黎黎倒了一杯饮料纯果珍那种看上去很诱惑而且蒋黎黎也渴了她端起水杯一饮而尽。

  然后拿起包和男人告别可是她刚走到门口人就软软地倒下了。

  再次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裸体趟在一张床上男人正拿着把手术刀着迷地看着她的身体不时的在她的敏感部位摸上一把。

  ?“啊……你要干什么”蒋黎黎怒吼。

  ?“嘘别吵怒火会让你的肾上腺上升体内产生毒素我可不希望这么完美的东西发生物理变化。”

  他的话让蒋黎黎毛骨茸然她哪里是在谈论她的身体分明在谈论一道美食。

  他握着冰冷的刀正轻轻地划向蒋黎黎的皮肤她的恐惧地瞪大眼睛连声尖叫着。

  ?“别吵我还没有开始。”他笑了笑惨白的灯光下他的脸像鬼。

  他竖起了刀正琢磨这从哪里开始的时候一个黑色的影子从蒋黎黎的体内慢慢站起她的姿势很优雅像一股烟又想是被逐渐吹大的糖人总之一个钟后她站在了男人和蒋黎黎的面前。她的笑声咯咯地响起她的手慢慢地伸向男人的脖颈男人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但是他很快发现影子的手根本抓不住自己的脖子她只能算是一个影子或是一股烟雾这个发现让他不再害怕他嘴角微杨露出邪恶的笑容。

  他的刀毫不留情地挥向影子的身体影子被隔成了许多块然后从新组合。

  ?“呵呵你挡不住我的。”男人狂笑着他的刀突然改变了方向挥向了蒋黎黎。

  ?“放下你的刀。”门被人用力撞开警察来得真是时候男人不死心他挥刀的手被警察打穿蔫蔫地倒在了地上。

  蒋黎黎得救了女警帮她穿好衣服这期间蒋黎黎认真地寻找了一下整间屋子从她体内出现的女孩早就没了踪影。

  蒋黎黎被送回了学校回去后她生了一场大病好了之后瞧见警察又来到了他们学校而且和张老师一起打开了隔壁的寝室蒋黎黎好奇地跟过去听她们说被抓的男人交代他曾经杀死了一名a大的刘爽的女生而这个女生就住在蒋黎黎的的隔壁。

  蒋黎黎一下子愣子了原来从她体内出来的影子就是她隔壁的室友也正是她救了自己一命。她心存感激的同时看见一个身影正在阴暗处冲着她微微一笑然后消失了。

  都是鬼可怕其实有时候人比鬼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