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郁而终的大明能臣杨士奇

郁郁而终的大明能臣杨士奇

供职东宫惟谨惟慎

杨士奇( 1365—1444 ) ,名寓,江西泰和(今江西太和县)人。他从小死去父亲,跟随母亲嫁到罗家,后来恢复了原来的杨姓。家境很贫穷,但他努力学习,靠教授学生糊口自给。经常在湖南、湖北一带教书,其中以在湖北江夏教学馆的时间最长。建文帝初年,招集各地儒生纂修《太祖实录》,杨士奇被推荐征用为教授。正要上任,王叔英因为他修史方面的才能荐举了他。于是,他被召入翰林院,担任编纂官。不久皇帝命吏部考试评定史馆中儒生的等第,吏部尚书张看到杨士奇写的对策,说:“这不是平常儒生所能说出的话。”于是上奏他为第一名。朝廷由此任职他为吴王府副审理,但仍然让他在实录馆里供职。明成祖朱棣即位,改任编修。后来,选入内阁,掌管机密的军国大事,几个月后提升做了侍讲。

永乐二年( 1404 )入选以他为左中允东宫太子。永乐五年升为左谕德。杨士奇办事非常谨慎,家居时间从来不谈论公事,即便是最亲密友好都不能从他那里听到任何事情。在成祖面前,举止动作恭敬慎重,善于回答问题,而且他说的话常常能够符合成祖的心意。有人有小的过错,常常给他掩饰过去。广东布政使徐奇带了些岭南的上特产送给朝廷的官员们,有人把他送了东西的官员名单拿给皇帝看,皇帝看到上面没有杨士奇的名字,就把他召去询问。杨士奇回答说:“徐奇去广东上任的时候,群臣们作诗文赠给他送行,我正巧生病没有参加,因此没有送东西给我。现在名单上的官员是不是都接受了这些东西还不知道,而且东两很少,应当没有什么其他用意。”成祖就马上命令把礼品册焚烧。

永乐六年,皇帝巡幸北方,命扬士奇和蹇( jiǎn)义、黄淮留在南京辅佐皇太子朱高炽。太子喜好文章诗词。赞善王汝玉把诗法呈献给他。杨士奇说:“殿下应当用心学习《六经》,有空闲的时候看看两汉的诏令。作诗是雕虫小技,不值得去研究。”太子认为很对,采纳了他的意见。

先前,成祖起兵的时候,汉王朱高煦多次拼死作战很有功劳,成祖答应事情成功以后把他立为太子。但成祖即位后没有立他为太子,他心怀怨恨。成祖又怜惜赵王朱高燧年纪小,对他特别宠爱。因此两王联合起来离间太子,成祖心里很有些不舒服。永乐九年( 1411 )回南京,成祖把杨士奇召去询问太子监国的情况。士奇回答太子孝顺恭敬,而且说:“殿下天资很高,即使有过错也一定能知道,知道以后必定改正。心地好,待人仁爱,决不会辜负陛下对国家大事的托付。”成祖听了很高兴。永乐十一年(1413)正月初一,有日蚀出现,礼部尚书吕震请求不要停罢朝贺的仪式。侍郎仪智坚持认为不可以。士奇也引用宋仁宗处理天圣年间灾异的事例极力反对,于是停止了朝贺。第二年,皇帝北征,杨士奇仍然辅佐太子留守南京。

汉王更是变本加厉说太子的坏话。皇帝回来,因为太子迎接来迟,把太子的东宫官属黄淮等人全部投入监狱。杨士奇后来到,皇帝饶恕了他。召他询问太子的情况。杨士奇叩头说:“太子孝顺恭敬像以前一样。凡是有耽搁迟缓,都是我们臣下的罪过。”皇帝的气消了。随从皇帝的各大臣纷纷上奏弹劾杨士奇,认为他不应当单独得到宽恕,于是把他也关进锦衣卫监狱,但不久就释放了他。

永乐十四年( 1416 ) ,皇帝回京师,对汉王夺嫡阴谋及各种不轨情状略有所闻,便问蹇义,蹇义不回答,于是又问杨士奇,杨士奇回答说:“我和蹇义都侍奉东宫太子,外人没有敢和我们两人说汉王的事的。但是两次让汉王到藩王分封的地方去,他都不肯走。现在知道陛下将要迁都北京,总是要求留守南京。只有陛下才能精细地观察他的意图。”成祖沉默着没有说话,起驾回宫了。过了几天,成祖完全知道了汉王的事情,削夺了两支隶属于他的护卫武装部队,最后把他安置到山东乐安去了。第二年提升杨士奇为翰林学士,仍然兼任原来的官职。永乐十九年(1421)改为左春坊大学士,仍旧兼翰林学士。次年又以辅导太子有过错为由,被关人锦衣卫监狱,十来天后才释放。

华盖学士切言敢谏

仁宗朱高炽即位做了皇帝,擢任杨士奇做礼部侍郎兼华盖殿大学士。一天,皇帝在便殿,蹇义、夏原吉奏事还没有退出。仁宗望见杨士奇,就对两人说:“新任华盖学士来了,必定有正直的言论,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讲些什么。”杨士奇进殿后说:“皇上开恩减少岁供的诏令刚下达两天,惜薪司就传圣旨征收枣80万斤,这和前面所下的诏令是相矛盾的。”仁宗立即命令征收数字减去一半。成祖死后.按照丧服制度的规定,穿丧服的时间至二十七日期满,吕震请除丧服。杨士奇认为不可以,吕震厉声斥责他。蹇义把他们俩的意见都上报给皇帝,态度模棱两可。

第二天。皇帝头戴素冠,身穿麻衣制的丧服扎着孝带出理朝政。朝廷大臣只有杨士奇和英国公张辅像他一样身着丧服。退朝以后,皇帝对左右的人说:“先帝的棺材还在停放着,做臣下的怎么能忍心说换上吉服,杨士奇坚持这一点是对的。”升杨士奇做少保,与同事杨荣、金幼孜一起被赐给银印章,准许密封上奏事情。不久杨士奇被升为少傅。

当时各地藩司守令等地方官员进京朝见,尚书李庆建议把发给军队剩余的马匹给他们,每年向他们征收马驹。

杨士奇说:“朝廷选举贤能对称职的人授给官职,现在却让他们养马,是看重牲畜而轻视士人,这怎么能够向天下和后世交待呢。”皇帝答应从宫中直接发圣旨罢停这一做法,但后来没有消息了。杨士奇再次极力申述自己的意见,又没有批复。不久,皇帝到思善门,召见杨士奇说:“朕难道真的忘记了这件事?听说吕震、李庆等人都不喜租税,清理积压下来的冤狱,裁减工程役作,以扩大皇帝对百姓的恩德。百姓都很高兴,过了两年,宣宗对杨士奇说:“抚恤百姓的诏谕颁布已经很长时间了,现在还有需要宽恤的地方吗?”杨士奇说:“从前下诏减少了官田的租税,可是户部却照旧征收。”皇帝很不高兴地说:“现在开始实行,不实行或阻挠实行的按法律治罪。”杨士奇再请示安抚逃亡的百姓,审察贪官污吏,推举有文才,精通武艺而又勇敢的士人,令被判死罪的人家的子孙有仕进的机会。又建议请朝廷大臣三品以上和地方上的布政使、按察使,各自举荐自己所了解的人,准备充当地方官员的人眩宣宗都回答可以。在那个时候,宣宗励精图治,杨士奇等人同心辅佐,天下号称太平治世。宣宗于是仿效历史上帝王和臣下共同游乐的故事,每到年初,赐给百官十天休假。宣宗也时常到西苑万寿山,各位大学士都随从他去,赋诗唱和,从容地询问民间百姓的疾苦。大臣们有什么议论上奏,皇帝都能做到虚怀若谷,听取和采纳。

宣宗刚即位的时候,内阁大臣有七个人。陈山、张瑛是因为曾在东宫供职的旧情而进入内阁的,因为不称职,被调出去做其他的官了,黄淮因为生病退了休,金幼孜去世,内阁中只有杨士奇、杨荣、杨溥三个人。杨荣豪放开阔 ,有决断、有毅力,遇到事情敢作敢为。多次随从明成祖北征,很熟悉边关将领德才的高低,要塞的险易远近,敌情归顺与叛逆。但是他却很喜欢接受礼物,边关将领每年都给他送好马,宣宗也知道这些事,就向杨士奇询问。

士奇极力为杨荣辩白说:“杨荣了解边防的事多,我们都比不上他,不应该把小毛病放在心上。”宣宗笑说:“杨荣曾经讲你和夏原吉的坏话,你还为他说情吗”?杨士奇说:“希望陛下像曲折周到地容忍我那样宽容杨荣。”宣宗的不快于是解除了。那以后,杨士奇说的话逐渐让杨荣知道了,杨荣觉得愧对杨士奇,从此以后,两人相互间相处得很好。宣宗也更加接近地对待杨士奇,先后赐给他珍奇果品、祭祀用的牺牲美酒、书籍器具不计其数。

宣宗逝世以后,英宗即位做了皇帝,时年方九岁,国家的军政大事都要报告太皇太后。太皇太后推心置腹地信用杨士奇、杨荣、杨溥三个人。有事就派宫中宦官到内阁咨询商议,然后裁决。杨士奇等三人也很自信,理直气壮地推行自己的意见,积极治理国家。杨士奇首先请求训练士兵,加强边境的守备防御,设置南京参赞机务大臣,分别派遣文武官员镇守巡抚江西、湖广、河南、山东,罢免进行侦事的校尉。又请求依次免除租税,慎重处理刑事案件 ,严格考核各部门的官员。英宗都答应实行。正统初年,朝廷政治清明,是杨士奇等人的功劳。正统三年(1438)《宣宗实录》纂修完成,升杨士奇做少师。正统四年( 1439 ) ,他请求退休,没有得到同意,诏令让他回乡祭扫墓地。不久还朝。

宦官擅权忧郁而终

英宗时太监王振为英宗所宠信,逐渐干预朝廷政务,诱导英宗用严酷的手段对待臣下,大臣们往往因小小过失而投入监狱。靖江王朱佐敬私自送给杨荣金银。杨荣先已经回乡祭扫墓地去了。回来并不知道这件事,王振想借这件事倾轧杨荣,杨士奇极力为他解释,得以作罢。杨荣不久去世,杨士奇、杨溥更加孤立。在王振的怂恿下,第二年便大举兴兵征讨麓(lù)川,耗费国库储藏,士兵马匹死去好几万。再过了一年,太皇太后去世,王振的势力更加大了,更加肆无忌惮,大小官员稍微有抵触违抗他的,马上被捉进监狱。朝廷大臣人人都心怀恐惧,杨士奇也不能够制止。

杨士奇年老以后,他的儿子杨稷骄横霸道,曾经侵害平民并用暴力杀人。主管监察的官员纷纷上奏弹劾杨稷。

朝臣议论并没有立即按法律治他的罪,而是把那些有关文件封起来给杨士奇看。后来又有人揭发杨稷蛮横暴虐的几十件事,于是把他捉进了大理寺狱。杨士奇因为年老生病休假在家,英宗恐怕伤害了他的感情,下诏予以安慰勉励。杨士奇感动得流泪,因为忧虑而使疾病加重卧床不起。正统九年( 1444)三月去世,享年80岁。追赠太师,根据他生前的事迹给他“文贞”的称号。

原先在正统初年,杨士奇就说过蒙古瓦刺部渐渐强大,恐怕会成为边防的祸患,而边军缺马,恐不能抵御。

请于附近太仆寺关领,西蕃责马也都供给边防。杨士奇死后不久,也先果然入侵,发生了土木之变,有识之士不禁思念杨士奇所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