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颜夕映

朝颜夕映

千山万水的距离在“爱”的面前轰然倒塌!

  这么好的初夏,我想,我应该开花了。是的,我已经迫不及待,风一吹便开出一朵来。“今年的朝颜开得比任何一年都要繁茂和馥郁。”听,有人在夸我,忍不住从心底又开出一朵来。

  那个女孩儿,她鼓起嘴巴,气呼呼:“哎呀,太阳出来了,朝颜合拢了,我还来不及看见。”是啊,阳光太热烈,我的脸红彤彤,我不是害羞,我是怕见光死。

  女孩儿坐在矮墙上,托着下巴,她说:“也许等等,夕映就会开了。”那个黄昏,矮墙那边,夕映开了。

  次日,太阳初升,我忙不迭地打开薄薄的花瓣,我的样子说不清是可爱,还是有点怪,是小小喇叭的形状。也只有花开的时候,我才能说话。我说:“喂。”女孩儿摸着脑袋,疑惑地东张西望。是我的声音太小了吗,我可是大喇叭,我喊:“喂喂喂。”

  女孩儿发现我了,她蹲下来,笑笑地看着我。我说:“那个夕映,我想认识他。”女孩儿想了想,说:“好啊,不过他傍晚才能开。”“可是不到中午,我就要谢了。”路人驻足,深呼吸,却没有香味。是因为我虽然开了,却没有开心,我的花香在心里面,我要珍藏,给某人。

  女孩儿坐在矮墙上,她问:“你不想知道夕映说什么了吗?”我翘首期待,尽管日上三竿,我的皮肤火烧火燎的痛。“夕映说他也很想知道你花开的样子。”我已经痛到心底,女孩儿赶紧给我洒水,那水珠像是滚动的眼泪,但我还是很开心,他会很想知道我的样子。

  我想我是有魔力的,不然路人怎么会如此惊讶:“呀呀呀,今年的朝颜真的是开得疯了,居然长出了藤蔓。”我偷笑,那是我柔软的思念在蔓延。我努力的匍地而行,绕过粗砺的台阶,绕过满身刺的蔷薇,我要越过矮墙。我透支了用来越冬的营养,这个花季我要开到最灿烂。

  那个清晨,我满身伤痕,开在矮墙上。女孩儿坐在我的身旁,她心疼得哭了:“都说花痴,果然花痴。”我积蓄的芬芳潮水般涌动,弥漫了整个小镇。所有的路人都循香而来,而你,我的夕映,你却看不见,我盛放的样子。我们近在咫尺,次序盛放与凋零,却永远没有碰面的时刻,只能日复一日错过。

  好久了,我都没有力气打开我的花蕾,我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奄奄一息。女孩儿为我洒很多的水,用碎花的裙摆为我遮挡阳光。她告诉我:“那个傍晚,夕映朝着矮墙的方向,开得那么的寂寞,矮墙上是你折断的枝蔓和枯萎的容颜,我从没见过如此苍凉的落日,血一般流淌。”

  好像一转眼,秋天就来了,女孩儿担心地安慰我,她害怕我度不过即将要来的寒冬。我也知道我度不过。她问我:“后悔吗?”我不后悔,一点也不。我只是遗憾,没能让他看见我花开的样子,也遗憾,没能见过他花开的样子。女孩儿细细描述:“他和你很像,也是小小喇叭的形状,只是清瘦一些,他还有一个名字叫晚饭花。”

  越来越冷的空气,我耷拉着脑袋,等待死亡到来。可是,我的脚怎么突然痒痒的,暖暖的,啊啊啊,是谁在挠我的脚。我低下头,我看见一截粗壮的根脉挤破土壤,将我紧紧包围,缠绕。结结实实的安全感。是他,我的夕映。两朵隔墙花,早晚结连理。

  又是初夏,我想,我应该开花了。于是,风一吹便开出两朵来。所有的人都惊讶,朝颜夕映居然同时盛放与凋零,是什么改变了花期?我们都是小小喇叭形状,可是我们却不大嘴巴,我们都不说,将这秘密窖藏,成凛烈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