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初

天地之初

  “神话”文化是由人类的祖先创造的。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一部分神话故事被纳入宗教经典,如希伯来《圣经》中的《创世纪》、《出埃及记》等篇章,只有希腊神话保存着自己完整的神话谱系。《圣经》宣扬人对神的绝对服从和顶礼膜拜,而希腊神话体现人与神同形同性,人即是神,神即是人。希腊神话是原始人类认识和解释自然的话语,包括他们对最初的哲学、政治、伦理意识和自然科学的见解和认识。虽然说这种“科学见解”是简单的、幼稚的,然而它的原始思维方式和善于运用直观、具体、形象的表述,使神话充满了艺术魅力。比希腊神话稍后的罗马神话,是希腊神话的继续和保存,后来的研究者正是通过罗马神话认识了希腊神话,正如文艺复兴时期人们通过罗马文化认识了希腊文化一样。

  希伯来《圣经》为本民族确定了神的教谕,是一部法典和行为指南,一切问题都有现成答案,人丧失了思考的空间。与此相反,希腊人不能从经文获得指示,而他们的求知欲望迫使他们对社会事实作出他们自己的解释。环顾四野,他们惊叹这天地的广阔、日月的更替、四季的变化;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小溪汇成宽阔江河,还有可爱的鲜花和美味的水果。生存的感受告诉他们,在他们之外,有一个超自然的存在物造就了这一切。

  古希腊人的观念是,天地之初,宇宙处于混沌状态,没有形态,没有生命,既无日月星辰,也不存在地球,所谓的陆地、海洋和空气,混浊一团。地球不是固体,海洋不是液态,空气也不透明,冷热反差巨大,干湿变化无常。

  就在这无形的混沌中,有一个名叫卡俄斯的个性颟顸的神只。因为这里没有光亮所以人们看不清他的外貌,自然也就描绘不出他的长相来。他和他的妻子夜神尼克斯共享王位。尼克斯身着黑衣,面庞更是黝黑,即使有光也反映不出来。

  在漫漫长夜中,一片死气沉沉,二位神只只能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这种风平浪静的生活,使他们感到乏味和厌倦,于是他们让儿子黑暗神埃瑞巴司来协助他们统治世界。埃瑞巴司的第一个行动,就是取代父亲,夺取了卡俄斯的王位。他想有一个使他快乐的伴侣,于是便娶他母亲尼克斯为妻。夫妻二人齐心协力统治着这混沌的世界,直到他们的两个孩子出世:光明神埃特,昼神赫美纳。后来,两个孩子合谋,把他们的父母赶下台,夺取了最高权力。

  他们耀眼的光辉第一次照亮了宇宙和大地,同时也使他们看清了四周的荒凉与神秘。埃特和赫美纳仔细地打量着这混沌的世界,思量着改变它的可能性,并决定从中提炼出“美丽的事物”来。然而,当他们完全明白这一项任务之重大,必须有个助手时,他们便召来儿子埃洛斯(爱的结合力)来帮忙。他们通力合作创造出海神庞图斯和地母该亚。

  关于地球的故事还有一种说法是:第一代神埃瑞巴司和尼克斯做了一个很大很大的蛋,经过孵化,埃洛斯破壳而出,这个蛋壳就是我们的地球。

  另一种说法是:从前的地球,没有树叶在山林的微风中摇曳,没有鲜花在峡谷里开放,平原上没有青草,空中没有飞鸟,万籁俱寂,毫无生气。埃洛斯第一个觉察到这一缺陷,于是便用他的生命之箭射穿了地球的胸膛。顷刻之间,灰褐色的大地披上了壮观的新绿,色彩鲜艳的鸟儿在山林树丛的新叶中飞翔,各种动物在绿草茵茵的大地上嬉戏,成群结队的鱼儿在清澈的溪流中穿梭。万物欣欣向荣,充满生机和活力。

  地母从冷漠中复苏过来,赞美他对大地的装扮,同时她还想使大地变得更加完美,于是她创造出了天神乌拉诺斯。乌拉诺斯神界无垠,包罗四方。

  古希腊人认为,地球是一个圆盘,而他们的部族正处于圆盘的中央。高耸入云的奥林匹斯山是中央的中央,是神居住的地方。地球的南面是地中海,北面是黑海。

  古希腊人认为地球的北方居住着北土乐人。北土乐人的土地靠近大海,他们享受着永恒的春天,他们过着没有病痛,长生不老的生活,因为他们道德高尚,所以神只经常来拜访他们并和他们共同进餐和游戏,正因为这样他们人人都快乐,每天都在歌唱他们美好的幸福生活。

  在希腊的南部有另一个部族靠近大河居住着,他们与北土乐人和埃塞欧比亚人一样幸福,他们品德出众并经常与神在一起,他们还会在高兴时表现出天真无邪的本性。

  在这条浩淼江河的西边的远处是极乐岛。这里的亡魂由于生前被神宠爱,不知死亡的恐惧,所以他们在这极乐世界永远被祝福。极乐岛还有自己的太阳、月亮和星星,并且从来不受北方寒冷天气的侵袭。因此他们日夜沉浸在欢乐中,不需劳动、不需耕耘,他们不知道悲哀、眼泪和叹息为何物,快乐和他们永远相伴。

  埃特和赫美纳夺取了卡俄斯、埃瑞巴司和尼克斯的权力,而他们两个掌权没多久,就又被比他们年轻强壮的乌拉诺斯和该亚取代。乌拉诺斯和该亚有十二个孩子,但在为人父母之前,他们并不住在奥林匹斯山。这十二个体格魁梧的孩子被人称为十二巨人,他们都力大无穷,但这使他们的父亲乌拉诺斯非常害怕。为了防止孩子们用蛮力来反抗自己,乌拉诺斯在他们出生后就马上把他们抛入一个叫塔耳塔洛斯的漆黑深渊里,并用锁链牢牢锁住。

  由于这深渊直达地心,所以乌拉诺斯相信他的六个儿子:俄刻阿诺斯、克乌斯、克瑞乌斯、许珀里翁、伊阿珀托斯、克洛诺斯和六个女儿:伊丽雅、瑞娅、忒弥斯、忒提斯、摩涅莫绪涅、福柏,是无法从这可怕的地心中逃出去的。但巨人们并不是塔耳塔洛斯的唯一的长久住客,因为有一天,深渊的铜铸洞门被打开,库克罗普斯·布朗提司(雷)、斯得罗普斯(电)、阿耳纪斯(闪电)——乌拉诺斯和该亚后生的三个孩子,也被扔了进来。在这黑暗中,他们三人帮助巨人们不断发出要自由的呼声,使得深渊更加阴森恐怖。在之后的时间里,他们的数目不断增加,另外三个可怕的申提曼尼(百手怪兽):卡图斯、卜吏阿纽斯、吉司,也被乌拉诺斯送了进来,并在这里与巨人们共同承受命运之苦。

  父亲乌拉诺斯对待孩子的不公正使得母亲该亚非常失望和不满,但她的恳求和哀告未能打动乌拉诺斯的心,乌拉诺斯断然拒绝了妻子希望给儿女们自由的请求。但是每当儿女们沉闷的呼声传到他的耳里,他又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全而被吓得发抖。怒不可遏、忍无可忍的该亚发誓要复仇。她亲自来到囚禁儿女们的地狱,鼓动孩子们联合起来反对他们的父亲,并把权力从他手中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