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来的爱情

骗来的爱情

丁大成都三十好几了,还是光棍一个。不是他找不到对象,而是他觉得自己还不够成熟,坚持要多当几年娃娃头。他的这种思想吓坏了父母,二老的嘴皮都说破了,还是被丁大成一口回绝。最后,老头子动怒了,丁大成和老头子吵了起来。老头子动真火了,拉开大门吼,没有这号儿子。

走就走,谁怕谁。母亲见情况不妙,忙拉丁大成出门:“儿啊,你先出去避一避吧,等你爸的气消了再回来吧。”照目前的情况看,也只有这样了。可出去后住哪儿?还是母亲想得周到:“楼下的婶子在外面有一套出租房,你先过去住几天吧。”

到出租房后,丁大成把自己放在单人床上,现在再也没有人在耳边唠唠叨叨了,舒坦了。

第二天一早,丁大成来到菜市场,顿时手足无措了,平日他只吃不做,而现在却什么都要靠自己。

丁大成四处晃悠了一阵,忽然眼睛一亮,有招了。他四处搜寻一圈,见一个美女正跟买菜的大娘讨价还价,忙凑了过去,想看看美女能把洋芋讲到多少钱一斤,等她一走,自己就可以搭趟顺风车,按美女的价格买菜。

这个美女不简单,不到几分钟,硬是把买菜的大娘砍哭了:“大妹子,你太会砍价了,照你这样砍下去,谁还敢做这行生意。”

丁大成觉得这个美女做得有点过,打算去别处找便宜,美女却一把拉住了他:“嘿,哥们儿,别走!要价钱便宜就要多买,买多了我一个人又吃不完,你也观战了半天,咱俩一起买一袋分了吧。”美女发话了,岂能拒绝?

洋芋过秤,付了钱。丁大成说:“一人一半,你来分吧。”美女的算术相当不错,三下两下就分好了,还精确到分。在给钱的时候,丁大成没有零钱,就多给她一毛钱,说不用找了。哪知美女不领情:“我向来不占人便宜,那些小钱就不用给了,你帮我把洋芋送到家,就当酬劳了。”说完,径自往前走去。世界上惟小人和女子难缠,丁大成懂这个道理,扛起洋葱就跟着美女走。

一路上,美女唧唧喳喳说个不停,她告诉丁大成,她叫小小,在一家公司做会计。正走着,丁大成忽然惊叫起来:“你也住‘靖江小区’?”小小笑了笑:“是啊,巧吧!”

回到家,丁大成已经累得腿发抖了。不过看着手中的QQ号码,他还是觉得值。从此,两人就在网上不痛不痒地聊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说闲话。

转机来了。这晚,丁大成洗完澡正准备开电脑。一阵震天响的踢门声吓了他一跳,打开门一看,是小小。丁大成一愣,虽说平时两人在网上嘻哈打笑,但现实中他们却很少来往。

小小主动发话了:“下面的房子到期了,我要搬上来和你一起住。”两人一起住?这也太开放了吧?丁大成惊呆了。小小狠狠地瞥他一眼:“不要胡思乱想,我现在手头紧,你一个人住一套房子也太浪费了,为了遏止你这种浪费资源的恶行,我就委屈一下,搬上来住这个小房间。”

丁大成说:“你就不怕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出问题?”小小笑了:“看你那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扛袋洋芋都累得脚打颤,还算想做色狼,资本也不够啊。”不待丁大成反驳,她就指指那个小房间说:“把门打开,快去楼下帮我搬行李。”丁大成真有点生气,在家里他可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人。但看着小小那张惹人怜爱的笑脸,他的心抽动了一下,下楼去了。

待小小把一切收拾好后,丁大成就给她出难题:“这房子一个月一千元,你住的房间稍小,就拿三百五十元吧。”小小边整理床铺边说:“不管多少先欠着,我要休息了,请便吧。”这和土匪有什么区别?但堂堂大男人又能把她怎么样呢,丁大成无可奈何地退了出去

此后就无宁日了,每天天一亮丁大成就被小小吼起来拖地、买菜,下班后还要跑快点,回来给她做帮手,不过丁大成很乐意天天被一个美女使唤。

别说,两个人这样渐渐有了默契。后来丁大成就不要小小提醒了,下班后也不再吆三喝四地喊一帮子人去玩,而是匆忙地赶回家给她当下手。

眨眼半年过去了,这天丁大成正在帮小小掐菜,电话响了起来。是母亲:“儿子,你爹快不行了,快回来看看他吧,最好找一个临时女朋友,骗他高兴一下嘛!”

挂了电话,丁大成着急了,到哪去找个临时女朋友?“出了什么事情?看你那么急。”小小抬头问。

丁大成突然有了主意。一把拉住她:“给我做一回临时女朋友吧,怎么样?”小小眼睛一亮说:“可以啊,但有条件哦。”见他没吭声,她又说:“房租你一个人出,不答应就拉倒。”丁大成还能说什么呢,人家是捏准了他的七寸。

回到家,老爸躺在床上直哼哼,看到丁大成和小小时,眼睛都亮了起来。丁大成怕被老爸看穿,就想和小小亲密一点,可又怕她不同意。没想到小小还真懂人心,居然主动挽住他的胳膊,一副热恋中的模样。而且还左一个伯父又一个伯父,喊得父亲病好了一大半。

回来的那天晚上,丁大成买了好酒好菜感谢小小。在酒精的刺激下,他大着胆子摸了一把小小的手,不料立即挨了狠狠一脚。丁大成当时不敢吱声了,悄悄地溜回房间睡大觉。

从此,丁大成情绪低落,见了小小也是能避就避。后来,他实在受不了那份无言的折磨,决定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走的头天晚上,小小做了一大桌菜,两人喝了不少酒。回到房间,丁大成倒头就睡,他已经订了明天凌晨的火车票,今晚要早点休息。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见隔壁有响动。开始丁大成怀疑是自己的幻觉,但侧耳听了一阵,终于确证:响声来自小小的房间。

他胡乱抓住一根棍子,衣服也没穿,就冲了过去。小小的房门被反锁了,丁大成也顾不了那么多,抬腿就是一脚踢开门。隐约看见黑暗中有一个人正压在小小身上。他想也没想就一棍子朝黑影敲去了。

那人“哎哟”一声惨叫,忍着剧痛站起来,看清丁大成比他矮一个头,就回了他一拳。丁大成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但也顾不得那么多,拼着命和那人扭打起来。毕竟做贼心虚,那人猛地甩开他,夺门而逃。

这时小小也清醒过来,摸索着开了灯,一见丁大成的样子,顿时大叫起来:“你脸上怎么啦!”丁大成一摸,鼻血流了下来,原来刚才那流氓一拳恰好打在他鼻子上。小小忙找出棉球帮他止血,然后送他回房休息。

丁大成正在休息,小小提着个行李包过来了:“还不走啊,火车快开了。”丁大成呆了:“怎么?你也要走啊?”小小可怜巴巴地说:“我不走,难道等色狼再来啊。”丁大成一激动,过去攥住她的小手:“既然你也要走,我们一起走吧。”这一次,小小没有踢他,而是乖顺地伏进了他的怀抱。

时间不早了,丁大成忙去掏车票,不由惊叫起来:车票不见了。小小仰起小脸说:“我没有藏。”看着那张惹人怜爱的脸,丁大成忍不住吻住了她的小嘴……

一年后,在两人的婚礼上。几杯酒下肚后,老爸的笑声如洪钟一般:“儿子啊,小小是个不错的姑娘,在我的学生中,我最喜欢她了。”

学生?母亲揭开了真相,原来,小小是老爸的学生,很早就喜欢丁大成,可他总觉得自己还没玩够,不想结婚。老爸就故意把他赶出家门,再让母亲帮他租房,这样就制造两人见面的机会。母亲说:“孩子,不要怪你爸,他装病也是为了你啊。”

原来,一切都是一个圈套,丁大成心中却怎么也恨不起来,脸上反而洋溢出笑容。旁边的铁哥们大傻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你小子够狠,上次叫我去装流氓,结果被你暴打一顿。”小小狠瞪了丁大成一眼,叫了起来:“哎呀,原来流氓事件是你一手策划的。”丁大成忙讨饶:“好老婆,我也是想促进我们的感情嘛!”

小小脸上尽是幸福的笑容,不依不饶地捶打着丁大成,手中捏着一张陈旧的火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