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世宗大难不死

明世宗大难不死

公元 1522 年,朱厚熜即位当了明朝的第十二代皇帝,历史上称明世宗,年号为嘉靖,人称嘉靖皇帝。 这人初当上皇帝时,还做些好事,渐渐儿就荒唐起来。他最喜欢神仙老道之术,对修炼升天这一类玩艺非常相信,一时间搞得乌烟瘴气。从此中国道教盛行,佛教衰灭,人们开玩笑说这是菩萨低眉,让太上老君独出了风头。 嘉靖十八年(公元 1539 年),江西龙虎山来了一位张天师。明世宗与他很谈得来,就封他为正一嗣教真人。以后又有个叫陶仲文的,也时时来装神弄鬼,什么黄白之术,什么金丹之药,总之只要是得道成仙、念咒驱鬼这一些方术,明世宗最感兴趣。 且说这天夜里,有一个名叫张金莲的宫婢,因事走过长廊,隐隐然听见远处有“笃笃笃”的声音。她心想,眼下的庙宇多有被毁的,如西宫太后住的慈庆宫和慈宁宫就是拆了庙改建的,哪来的木鱼声?她素来胆子很大,就摸着黑循声去找。照理找到并不难,但她约莫找了有一顿饭功夫,这才听真切,好像声音来自石阶之下。走近了细听,又杳无声息了,离开几步,恰又传出声音来。她灵机一动,就捡了一粒小石子放在这石阶上,然后蹑手蹑脚地离开了。离开时口头望望,淡淡的月光下,似乎有一缕黑烟冉冉丹起。 回到后宫,王妃问她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她就将这事一五一十地说了。 宫中除了几个太监,只有皇上一个是男人,女人们本来就胆小,听说有鬼,如何不怕?当夜就将张金莲的所见所闻一传十,十传百,一时宫中传得沸沸扬扬,大家吓得连觉都睡不踏实。 明世宗既然相信可以成仙,也就自然相信有鬼。第二天他听说这事,也不问一声这是不是宫婢耳昏眼花所致还是别有原因,立即召来了这个陶仲文。 陶仲文即日来到宫中驱鬼。他为了扩大影响,自然要大张其事。别的不说,光是一个坛场就十分有气势。上下共有 5 层:下一层按照五方位置,四下里竖了红黄蓝皂白五色旗;第二层全是苍松翠柏扎成的亭台曲槛;第三层由 81 名小太监各穿法衣,手执氏幡,按方位排立;第四层陈列些钟鼓鼎这一类的东两;第五层才是正坛,上供三清神像,边上列着青狮白象的塑像。于是香烟袅绕,清馨悠扬。陶仲文头戴御赐金冠,腰系玉带,身着道服,手执拂尘,虔诚祈祷。 只见他又是烧符咒,又是念念有词地念咒,一直搞了 3 天 3 夜。这才面奏世宗,请求掘地三尺除妖。 当时就召来不少民工,在当夜宫婢张金莲放小石子的地方,移开石阶,通力深掘,一直掘了 4 天,这才好歹掘出一段烂木头来。 陶仲文一口咬定说正是这个木鱼精在作祟,于是丢入烈火之中。烂木头在地底下腐烂多年烧起来浓烟阵阵,恶臭难闻。 陶仲文趁势道:“这妖精已被消灭,从此宫内平安,诸位放心就是了!” 对陶仲文的装模作样,明世宗竟十分相信,说他法力无边,灵效异常,重重奖了他一笔。 宫中端妃手下有个恃婢,名叫杨金英,本来对张金莲动不动就大惊小怪已很看不惯,现在见陶仲文一口咬定将一截烂木头说成是木鱼,心里很不以为然,说了句:“我看这明明是截烂木头,哪里是什么木鱼精?偏让这个破道士骗去了许多财帛去!” 这话明里在说道士骗人,实质上是说皇上迷信荒谬。 不知哪个多嘴的宫女,将这话传到了明世宗的耳朵里。明世宗大怒,要将杨金英拖出去用乱棒打死。 幸而当时端妃正得宠于明世宗,百般为她说情,好话讲了一大箩,这才饶了她的命,但是一顿毒打是在所难免的了。 杨金英为了轻轻一句话,几乎丧命,一直养了 3 个月伤才痊愈;加上平日里皇上还因几件小事说她恃奉欠周处分过她,直叫她时这个皇帝恨得牙痒痒的。 换了别人,皇帝虽可恨,也只好恨在心头,可是杨金英是个刚烈女子,却付诸行动了。 再说这天供雷神的雷坛造好了,明世宗兴致很高,亲自前去祭祷,回时已是天黑,就直接来到西宫中,与端妃一起喝了几杯酒,不由瞌睡上来。他脑中昏昏沉沉,一阵昏眩,顿时觉得周身绵软,动弹不得,由端妃搀扶着滚倒在床,马上呼噜呼噜进入了梦乡。 端妃替皇上盖好被子,放下罗帐,深恐惊醒了他,蹑手蹑脚地带上门,自己到侧厢去了。 杨金英原在边上侍候,所有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想这时不下手更待何时?就悄没声儿挨近寝室门口,侧耳细听,只听见帐内明世宗鼾声如雷,睡得正香。 她一时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杀心陡起,放着胆子,解下自己腰间的一根丝带,作了一个套结,揭开御帐,将结轻轻套入明世宗的脖子,用力一收。 正在生死关头,只听见门外脚步声响。她毕竟是个年轻姑娘,没经历过大场面,顿时慌了手脚,丢下带子,拔腿就逃。 明世宗在梦中被人一勒,手脚乱颤,眼看要送命,现在她一松手,便缓过气来,只是头昏目眩,兀自晕死了过去。 回头来说,门外走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宫婢张金莲,这天她正路过此地,远远看见杨金英手拿丝带,神情鬼祟,一时不知道她去干什么,待掩过来偷偷往房里一张,不禁吓得个手酸脚麻。 她本要去报告端妃,转而一想,杨金英是端妃手下的人,没准儿这灭九族的勾当是端妃指使她于的呢。万一真是,她这一去报告,岂非自投罗网?想到这里,拔脚往皇后处报告。 也正因为她这发足一跑,这才救了明世宗的一条命。 且说方皇后平日里因为皇上宠爱端妃,她屋子里一个月中难得来坐上一坐,肚里一肚子的酸苦。这回得知张金莲的报告,急急忙忙带人赶到西宫,她也来不及去通知端妃,径直来到御榻前,揭开罗帐一看,只见明世宗脖子上的那根丝带还依然勒着,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一探鼻子,尚有暖气,忙不迭解下带子。 也是世宗的命大,不知怎么一来,杨金英慌乱中打的竟是一个活结,要不,一去一来这么多时间,十个明世宗也早已呜呼哀哉了。 方皇后刚刚将丝带解下,端妃已经闻讯赶来,连问皇后?窃趺椿厥隆? 方皇后见了她,不由柳眉倒竖,凤眼圆睁,使劲将丝带一扔扔在她脸上,喝道:“亏你还来问我!你竟敢干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来!” 端妃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只吓得亡魂失魄,冷汗涔涔。 倒是张金莲说了,这是杨金英下的毒手。 方皇后立即下令,一面火速去请御医,一面令人去抓在逃的杨金英。 御医先到,他诊视了皇上的脉博后,说大幸无甚大碍,立即用药施治。 一盏茶功夫,明世宗已经手足展舒,眉目能动了。只是脖子被勒过,一时还讲不出话来。 这时,太监已将杨金英带到。 开始时,杨金英还矢口抵赖,禁不得张金莲亲眼目睹,人证物证俱在,只好低头认罪。 方皇后知道她是端妃手下人,只望她攀供主使人是端妃,故而大小刑罚一起上,片刻间打得杨金英死去活来,鲜血淋漓。 杨全英其实没人指使,打熬不过,只好胡乱说是王宁嫔主使的。 方皇后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大干一场,先将王宁嫔抓来打了个半死,又将端妃召来,喝道:“逆犯杨金英,是你的爱婢,你与她串通了谋害皇上,还有什么话说?” 端妃跪在地上,大叫冤枉。 方皇后冷笑道:“皇上睡在这里,是你灌醉了他的酒,又叫杨犯下手,你还想推作不知吗?” 她公报私仇,对张佐道:“快将这三个要犯拖出去,凌迟处死了!” 端妃听到这话,吓得魂飞魄丧,昏了过去。 张佐将她们三个拉出宫外,按大逆不道罪处以极刑。 且说等到明世宗在病床上躺了几天醒来,端妃早死得连骨头也不见了。他虽然知道这是方皇后故意陷害她,却也无可奈何,只是自此以后一直不再理睬方皇后,连她生病死了都不曾去看她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