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婴

鬼婴

  我父亲是阳城的首富我自然是个有钱败家的富二代。我不必好好读书不必去找工作就可以整天吃喝玩乐过着无比任性。

  我的父亲和别的父亲不一样他从不骂我连冲我大声说话都没有过有时候我感觉他并不是我的父亲而是我的仆人他会满足我的任何要求不管有多过分所以我变得很叛逆总是想要弄出点什么事让他生气。

  那一天我心血来潮毁了他书房里的一张画一个黑衣男人的画像我早就看这张画不顺眼了所以用刀子划花了男人的脸划着划着我突然看见男人的眼睛有一滴红色的液体我大吃一惊用手去摸竟然真的是血珠我被吓得不轻踉跄后退正好撞在了父亲身上。

  当父亲看见我毁掉了那幅画脸色变了把我叫到了身边我以为他会大骂我一顿谁知他却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他说“儿子你不知道吧我年轻时做过阴阳先生其实我并不懂什么也看不见鬼怪不过是蒙人混口饭吃罢了。那时候我的生意并不好经常赚不到钱住的是那种廉租房可是有一天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却改变了我的命运。

  还记得那天早上我被一个恶梦惊醒迷迷糊糊地起床听见外面稀里哗啦的雨声我拉开了窗帘外面的雨很大这种天气一定没什么客人而且刚才的恶梦让我心悸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让我觉得今天不宜营业所以我又躺回了床上。

  刚闭上眼睛我就听见一阵清脆的嘀嗒声这声音并不是从外面传来的我一个驴打挺坐了起来声音更清晰了应该是客厅的楼板漏水了我跳起来推开卧室的门客厅的一角果然积了一圈雨水一条水流从窗户缝隙间慢慢地流下来缓缓地移动像一条尖头尖脑的蛇。

  突然“嘭、嘭、嘭……”房门被敲得山响。我扯着嗓子不悦地喊“谁呀”说着用力拉开了门。

  一个黑衣男子站在门口略显尴尬地问“请问张半仙在家吗”

  我先打量了一下他的穿着从头到脚都是名牌我的火气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点头哈腰地说“快请进本人就是张半仙。”

  ?“你好你好”男人冲我伸出了手我伸手和他相握只觉得手仿佛触摸到了冰块使我浑身一颤。立刻缩回了手说“看样子外面挺冷的。”

  ?“嗯下雨了。”男人自顾自的坐下我坐在他对面紧紧地盯着他的脸想在他的脸上得到些有用的信息。

  ?“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我看他一直不张口忍不住打破沉默。

  ?“嗯我最近晚上总做梦一个梦梦见一只惨白的手伸出地面。然后我就被惊醒了再也睡不着了。”

  我假装深沉地看了看他说“无碍只不过是心鬼作祟罢了。”

  ?“不绝不。”男人坚持说“我觉得我家的宅子里一定有不干净的东西还请先生去看一看净净宅。”

  我一听乐坏了这种赚钱的好事那里找去我一口应下当即随着男人去了他家。

  说来很怪这男人的家住的很远而且很偏独门独院孤零零的一座老宅。推开门的时候大门像是年久失修发出吱嘎吱嘎地响动连我这等胆大之人都有种寒毛直竖的感觉。

  ?“你这地方够偏的”为了壮胆我大声问了一句可这话在空荡荡的大宅里传出了数十声回音我回头一看那里还有男人的身影我暗叫不好回头正逃走可大门不知道何时关上了任我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拉不开门。

  ?“来人呀救命呀……”我捶着门大喊大叫冷汗直流。

  ?“别怕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男人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我吓得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哀求道“大哥饶命大哥饶命……”

  ?“说了不会伤害你的而且有一事相求。”男人扶起了我我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颤声问“什么事”

  ?“哎不满老哥说我是已死之人不过你别怕。我和你无冤无仇绝不会害你的。”说完男人快速地看了我一眼继续说“我的妻子即将临产我们不想让孩子生活在阴冷的底下我们想把他送到阳阳间去寄养。”

  ?“啊”我张大了嘴头摇得像卜楞鼓一样说道“老兄你这是开玩笑鬼娃怎么可以养在阳界这不符合规矩。”

  男人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他悲戚地说”还请老哥成全。“

  ?“这不行的。”我一脸为难。

  ?“如果不行我便不能送你回去了。”男人说着慢慢站起来脸上的肉噼里啪啦往下掉。吓得我连声尖叫道“好我答应你可是鬼娃毕竟和婴儿不同我要怎么养活他”

  ?“这个你不用担心孩子是很特别出生后他要喝血这些血我们会按时送到你家里还有钱绝不会让你为了生计发愁。”

  ?“这孩子要一辈子喝血吗那么他长大了怎么生活怎么结婚生子”张半仙皱着头问道。

  ?“这个你不用担心孩子只要喝血喝到三岁那么大就可以正常饮食了那时除了脸会略显苍白可以说会和人类没有任何区别所以说你不必担心。”

  我想了想最终同意了我是不同意不行否则我会死在这里。

  男人见我同意很高兴让我在大厅等等他去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抱出了一个婴儿这个婴儿和正常的婴儿没什么不同只是脸色略白些。

  我接过孩子的同时就晕倒了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躺在自家的床上。我还以为我做了一场噩梦可一低头发现怀里搂着一个婴儿。”父亲说到这里突然看了我一眼这一眼让我有着不祥的预感如果父亲并不是在编故事那么我就是那个婴儿

  父亲似乎看懂了我的心里点点头我踉跄地后退身体贴在冰冷的墙壁上突然大吼“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孩子……为了让你活着你知道你阴间的父母为你付出多少心血吗你应该懂得珍惜和感恩才是而不是一味的反叛、搞怪对不对”父亲说完拍了怕我的肩膀我突然觉得父亲的手有千斤重。

  从此我决定我一定要活得像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