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龙井

锁龙井

  沧桑古老的青石砌成的井沿壁上一幅幅鲜活生动的石刻雕画着这口井的由来那是一个比这个朝代还古老的故事。

  他从旁边捡起一块石子丢了下去却很久很久不闻底下传来的响声。他又扶着井沿低头往里面看刺骨的寒意仿佛从九幽深处袭来寒气中竟冽香扑鼻。

  1

  皇帝命国师徐夫想出祈雨之法以解关中大旱。徐夫来到荆楚之地水气充沛的云梦大泽命人将一匹白马用天蚕丝编成的粗绳拴住并坠上大石驶巨舟把白马抛向云梦大泽深处。

  不久粗绳被绷紧徐福夫立即命令此时待命岸边的一千兵甲合力拉绳。顿时云梦泽巨浪滔天激起的巨涛摇动了天地。

  绳子不断收紧突然从水里拉出来一条庞大的金龙金龙飞出大泽后拼命地挣扎可是始终挣脱不掉一千铁血兵甲手中巨绳最终被徐夫用地网网住。

  徐夫把金龙运到关中旱灾中心让人在村庄中间挖了一口深不可测的石井并将金龙封印在井底。然后调集了全国最好的十位石雕匠将此事雕刻在井沿的石壁上告诫后人后人勿探此井关中果真降下了大雨

  云梦泽龙王尚未成年的小女儿龙尧喜欢化身凡人在人间游历那日是母亲的寿诞龙尧从凡间换来一颗巨大的夜明珠准备回龙宫给母亲献寿。可在湖心处看见一匹在水中挣扎的白马而这白马便是徐夫欲钓神龙的饵食可龙尧却是天性善良并不是那嗜血的神物。

  这恰恰让徐夫弄拙成巧龙尧见白马身上绑坠着一块巨石欲咬断绑巨石的绳子好救出白马。可是那巨绳是用千年天蚕丝编成的不仅咬不断而且一入龙尧口中竟然迅速地松弛变长巨石顺着龙尧的喉咙滚到了腹中被卡在心口就这样被一千兵甲巨浪滔天地拉了上来。

  梁朝云梦泽水因龙族隐匿日渐萎缩。这一年梁地大旱梁国皇帝便命令天师观观主施法求雨观主向梁帝借来镇国绶玺带着三千梁兵浩浩荡荡地往关中去了……

  2

  井壁上赫然写着“锁龙”、古老沧桑的锁龙井旁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俊美少年从傍边捡起一块石子丢了下去很久很久不闻井底传来的回声。他又扶着井沿低头往里看刺骨的寒意仿佛从九幽深处扑面袭来而寒气中竟冽香扑鼻。

  他是徐夫的后代却不顾祖宗的遗训来到了这里从小埋下了好奇的种子欲下到井中去探探这井底世界。他系好绳索探着光滑的石壁慢慢地深入井中……

  ?“你是谁怎么来到这里的”徐景书看着眼前凌冽相问的女子穿着一件单薄的洁白衫裙消瘦的身体与苍白的脸色没有掩盖得了她绝妙容颜与仙灵气质。

  徐景书不敢道出自己的来历便道“我见石壁上仙子落难的故事知道有仙子被困在井中欲救仙子出去”

  龙尧不由愕然又蹙眉道“公子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井被天子龙气镇压除非有天子绶玺凡人是破不开的此井阴寒伤体公子还是赶紧离去吧”

  徐景书没有就此离去反而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了龙尧身上“这样那我也要陪着仙子一起受此阴寒”

  观主带着三千士兵来到了锁龙井他将天子绶玺扔向石井上空顿时一道金光从井中射出被吸进了绶玺之中。

  这时随金光从井中飞出来的还有一对男女女子虚弱不堪男子扶着女子看着观主“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

  观主微微错愕看了一眼白衣女子又转而对徐景书说道“没想到徐公子竟然会勾结这井中妖女若是贵先祖徐夫公灵下有知不知该作何感想”

  徐景书歉意地看了龙尧一眼对观主说“先祖虽为天下苍生计然造下罪孽是事实难道观主也要步先祖的后尘”

  ?“人道茫茫为了天下苍生牺牲些许性命有何不可我今天便要斩此金龙以龙血引四方水气归梁解黎民干旱之苦。”观主辩驳道。

  ?“狗屁的天道、人道我只知道没人可以主宰别人的生命即使为了救更多人的性命也不行。牺牲是自愿的强迫的牺牲却有违天道吧”徐景书愤道。

  此时三千兵甲已经箭在弦上蓄势待发了。

  ?“天道即心道天心即我心。我欲行此事你再阻拦休怪我不讲情面了全军听命张弓准备”

  就在局势一发不可收拾时龙尧从徐景书身后出来“慢着”

  此时徐景书才敢正面看着龙尧“对不起我骗了你没告诉你徐夫是我的祖先”

  龙尧却翩然一笑道“我一开始就知道你身上有他的气息”

  ?“那你……”

  ?“因为你说你是来救我的而且你还说会陪我一起受这阴寒之苦更重要的是你脱下外套披在我身上那时我真的很冷。”

  说完龙尧指着徐景书对梁朝国师道“我任你处置不过要放了他”

  ……

  干裂的唇翘首而饮着散落的甘霖不久就连这零星的滋润也被枯焦的烈焰所蒸发。

  正当地上的生灵重新陷进那永无止休的困境时天突然变得迷蒙而浸着血色丰润的雨水突如其来地从上而下地降下那雨水竟然嫣然如血。

  徐景书望着这血雨来处仿佛有一道圣洁的白光白光里龙尧对他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