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雨

关门雨 昨天晚上,高奇在网上查看了今日天气,有大雨。今天早起,外面果然下起了雨,但不是很大,吃过早饭,这雨才来了劲头。不一会儿,唐亮打电话来,邀他去打麻将,高奇应了。 农村大雨天,人们要么玩玩麻将,要么就是看电视或闲聊,上网是刚兴起的。高奇的儿子晓峰上高中了,同学们大多都有电脑用,晓峰想要一台,高奇俩口子一咬牙一恨心就买回来一台。且是联想的,听人家说:“这可是大品牌”!孩子有时上网查些资料,有时也玩些小游戏,上QQ和同学们聊一会。妻子美珍也凑上了热闹,开了个农场,种上了菜,这不正玩得来劲呢!高奇穿好衣服,把手机放到内衣口袋里。跟美珍说:“中午兴许不回来吃了,唐亮叫我去他家玩一会儿,三缺一。”说着出了门,美珍正在偷菜,没在意他说的话。平日里俩人感情很好,美珍对高奇可以说是一百个放心。中午美珍炒了点菜自己吃了,孩子在学校食堂吃,中午不回来。 吃过饭,美珍来了睡意,刚上床躺下,电话就响了。美珍见是高奇的电话便接起来,不管美珍怎么喂喂喂,那头就是没人答话,而且音乐的动静很大,隐约听见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有肉麻的话入耳,但听不太清。“坏了,高奇可能有外遇了。”美珍这样想着,手里的电话掉在地上,慢慢地瘫软在地上,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来,脑子里浮现出一幅幅画面,从她与高奇相恋,到结婚、生子,都让她感到幸福,可这一切转眼间这么的虚幻,这样的疼痛心碎。风风雨雨走过了这么多年,俩人相亲相爱,从未吵闹过,就算在生活最拮据的日子,也都是一心一意把日子过好。可现在…… 望着窗外的雨,从玻璃上滑下来,那些痕,也仿佛是疼痛的,伤心的。他不知道高奇在哪儿,不知道怎么打起精神去找他,她害怕一切都是真的,她害怕不想见到的,她不敢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只觉得如五雷轰顶。美珍大脑一片空白,只身来到车库里,拿起一瓶锄草剂,打开盖喝了下去。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她先感到胃里发热,接下来疼痛,再后来,浑身疼痛酸麻,口吐白沫,渐渐地失去了知觉。可她真的误会了,高奇在唐亮家玩牌,弟弟高林看热闹,到了中午要回家吃饭,见哥哥玩得来劲,外面雨大,他来时穿的少,就穿上哥哥的衣服回家。没成想把哥哥的手机带回去了,吃饭时把衣服脱在沙发上,饭后和媳妇打闹中压到了手机,电话就无意中拨到美珍那里,一场闹剧就这样酿成了。 下午3点多时,高奇才回家,可不见屋里有美珍。又没锁门,能上哪儿去呢?高奇喊了几声,也没有人回应,他来到外面,见车库的门开着,便向车库走去。进了门,眼见美珍躺在地上,面色苍白且嘴角地上都是白沫。他心一扭个,完了!美珍定是喝了农药了。他紧紧地把妻子抱在怀里,眼泪禁不住掉下来。 外面的雨下得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