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之旅

难忘之旅

有钱旅游想玩好,坐车就往云南跑。一向穷困潦倒,对出门游山玩水从不敢抱任何奢望的赵小光,竟也异想天开,掂只大纸箱就登上了开往昆明的火车。

其实,这趟云南之旅也是小光的一个无奈之举,他这纸箱里装的全是自己厂的滞销产品。这也难怪,如今的鞋厂多如牛毛,年轻人青睐的还全是些外国名牌,像赵小光这种一无资金扩大规模,二没金钱做广告宣传的几十人小厂,想在市场立足的确不容易。那天,老厂长找到了正在筹备开小吃店的小光,非逼着他回厂销售部上班不可,还命令他立即出趟差,地点自选,目的是在外地打开一条销售渠道,摆脱厂子目前的窘迫局面。给小光开出的条件就是这箱旅游鞋,成功了,小光就是厂家驻外地销售点的负责人,从中利润提成;失败了,这箱鞋就是这一趟出差的全部开销,多不退少不补。按说,这样苛刻的条件是不能接受的,可面对双鬓如霜忧心忡忡的老领导,小光无法拒绝,因为老厂长还曾是手把手教大自己的师傅。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如今老子有难处了,做晚辈的不上谁上呀!小光思忖许久,把这次出差地点选在了云南,他这样做不仅仅是因为云南风景好,而是由于那里的旅游事业比较发达。既然是旅游就得费鞋,旅游鞋就有销路,他准备在途中就开始推销这箱产品,卖出一双是一双。退一万步讲,就算没有打开销路,也权当是一次半免费旅游吧!

赵小光乘坐的是一趟长途慢车,经跨河南湖北湖南广西贵州五省,全程需要几十个小时,而且经常晚点,但车票价格极其便宜。他之所以选择这趟列车,除囊中羞涩省一个是一个的原因外,还因为这车临客多,乘车者更换频繁,还大都是些低收入的穷旅客。穷人往往只关心价格而忽视其他的,正是他推销的对象。

果不其然,火车刚出郑州站,沿途上车的旅客就像走马灯似的,一个接着一个地朝车厢挤,于是小光也就开始了推销活动。然而,尽管他把自己的鞋吹得天花乱坠,四周的乘客换了一茬又一茬,可这箱里的鞋仍没卖出一双。

经过近二十多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列车驶出了湖南境地,掉头朝广西方向开去。此时已是阳历九月,可这里的气温却高得要死,车上人多没有空调,虽说整个车厢的窗户大开,天也阴沉沉的,可还是让人感到透不过气来。到了柳州站,车厢里又新换了一拨乘客,小光强打精神,不失时机地掂着鞋向他们推销起来:“牛皮鞋,牛皮鞋,正宗的男士牛皮旅游鞋,厂家直销,轻便时尚,经久耐用,价格便宜,号码齐全呀……”

“喂,有41号的吗?”答话的是位刚上车的老者,他问清价格后,又朝身旁一个神色凝重的年轻女子轻声商量道:“给建国买双鞋吧?他一直想穿双这样的牛皮鞋哩。”

“爹,不,不必了吧,一双鞋要好几十块呢。”年轻女子轻轻地摇了摇头,又劝阻说,“再说,还不知道这鞋是不是真牛皮的呢,听建国说,外面的骗子可多了……”

小光不乐意了,他掏出工作证晃了晃:“大妹子,你可不要瞎猜疑呀,喏,我就是这个鞋厂的,我用良心担保,别看俺的鞋没什么名气,样式也不算新潮,但敢绝对保证质量!这价格,要是到了大商场,哼哼……”

“大兄弟,乡下女子不会说话,你别见怪。”老者用责备的目光瞅了一眼女子,又赔着笑脸说,“那就拿双41码的让我看看吧。”

“好嘞!”小光弯腰打开脚下的纸箱,取出一双41码鞋放在桌上,然后又爽快地从靠近车窗口的座位上站起来,殷勤地说,“大伯,您眼神不好,就坐我这儿慢慢看吧,我去方便方便,正好也活动下筋骨。”

当赵小光从厕所出来时,列车经过一段爬坡之后,又像一头喘着粗气的老牛,慢慢腾腾地停了下来,喇叭里又传出播音员“临时停车”的通知。小光放眼朝窗外望去,只见四周群山重峦叠峰,绵延纵横,近处怪石交错,溪水横流;将坡下的甘蔗水稻玉米地割成了一个一个的小“盆田”,山脚下一座座农家茅舍炊烟缕缕……与山、水、木,石交相辉映,浑然一 体,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田园景象,小光被这美丽的景色深深地吸引了,不禁脱口而出:“真美呀!”

“美?还有不美的时候呢!”一位才上车不久的中年男子接上了话,“你老弟是头次来吧?这里可是个穷地方呀……”

那中年男子看来对这一带十分熟悉,他介绍说,此处与贵州接壤,同属中国西部高原山地。这里“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 虽说景色宜人,但气候极端不稳定,干旱、秋风、凌冻、冰雹等灾害频发,对农作物生长十分不利。因为这一带矿产资源十分丰富,所以这里的男劳力大多都下过矿井。井下作业不仅危险而且收入又很低,生活相当的贫困……

“噢,原来到哪儿都有穷人呀。”小光感叹地说。他把自己厂目前的窘境也随口谈了一下。正聊着,只见远处突然跑来一群光脚的孩子,他们来到列车路基下方,整整齐齐地站成一排,一位胳膊扎着黑纱的小姑娘朝前跨了一步,一仰脖子唱起了山歌:“哎——东山下雨西山晴哟……”这群孩子便稚声稚气地齐声应道:“西山落日东山红嗨嗨哟……”

一曲唱罢,正寂寞难挨的乘客们便纷纷鼓起掌来,高声赞道:“好啊,好啊,再来一个……” 可孩子们却没再吭声,只是用一双双小眼睛瞅着那扎黑纱的小姑娘。小姑娘抿了抿嘴唇,正要开口讲话,就见那位中年男子从挎包内取出一塑料袋面包,用力朝窗外抛了出去。小女孩拾起塑料袋,将面包掰开分给了唱歌的孩子们,又朝车上深深地鞠了一躬,清脆地说了声:“谢谢!”,然后又领头唱了起来。

那中年男子感慨地告诉大家,这些孩子估计都是矿工的子女,那个扎黑纱的小女孩,说不定就是最近发生的“7.17南丹矿难”中的家属……

经中年男子这么一说,乘客们都不禁感到鼻子酸酸的,于是便纷纷将随身携带的食品水果朝车下扔去。小光身旁那位年轻女子竟然哭出声来,她打开包裹,把一个盛有烧饼馒头的包包递给了老者,老者赞许地朝那女子点点头,又从衣袋里搜出一把零钱钢镚塞进包包里,一起抛出了窗外,随后又掂起那双鞋,凑在窗口深情地瞅着,眼内闪出了泪光……就在这时,列车突然启动了,随着“咣当”一声震动,老者手里的一只鞋被甩出了车窗外。老者焦急地探头看了一眼,失声叫了一句:“哎呀,我的鞋!”

也许是喊声惊动了正在拣食物的小姑娘,她急忙拾起那只鞋,沿着火车路基下面的小路,飞快地朝缓缓启动的火车追去,一边磕磕绊绊跑,还一边举鞋大声喊道:“老爷爷,您的鞋……”

火车越开越快,可那小姑娘仍不死心地追着。乘客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住了,纷纷朝窗外喊了起来:“小朋友,别跑了,危险……”

小姑娘仿佛没有听见,仍旧光着脚追着,只是身影越来越小。此时,老者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拿起剩下的一只鞋,从车窗里探出大半个身来,奋力地将鞋朝小姑娘也扔了过去。小光不解地问:“您这是怎么啦?”

老者如释重负地回过头说:“反正一只鞋没法穿了,就给这里留下吧,说不定他们会派上用场的。”

小光被这位好心的老者感动了,急忙蹲下身取纸箱:“没关系的,41码的鞋我还有……”

“不,不必了,我不买了……”老者从内衣口袋里摸出一个信封,抽出仅有的一张百元钞票递到小光的手中,“大兄弟,这是你的鞋钱。”然后又起身离开了座位。

赵小光给老者找罢零钱,又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不知怎么,他心中总有点不是滋味,仔细品品,好像自己又没做错什么。他看到老者的那个信封被遗忘在桌上了,便掂起准备还给老者,一不留神,信封内一张年轻人的照片滑到了地上。小光连忙弯腰拾起,瞅了一眼,没话找话地对老者说:“大伯,这是您儿子吧?好帅哟,现在在哪儿发财呀……”

话音没落,那位年轻女子突然“哇”的一声,上来劈手将照片夺了过去,瞅了瞅后,将照片贴到自己的心口,又号啕大哭起来。

老者轻轻揽起女子那颤抖的双肩,哆哆嗦嗦地劝道:“闺女,莫怪我和你娘不让你看照片,是怕你难过呀……别哭了,孩子,人死不能复生……”说到这里,眼泪也哗哗地流了下来。

女子那撕裂人心的哭声惊动了全车厢人,乘客们都纷纷涌了过来,那位中年男子拿起信封看了下地址,惊讶地问:“怎么,您,您儿子也是在南丹7.17甲坡矿遇难的?”

老者抹了把泪水,讷讷地说:“不,建国不是我的儿子,是我家的上门女婿,我们老两口就这一个女儿,建国跟我闺女同学,他自愿要来上门,为我们老两口养老送终,为了给我老伴治病,为了让我们一家的日子过得再富裕点,他和我们村里的几个穷孩子一起去了南丹,谁知这一去就……我,我真不该同意他去呀……”

那中年人的眼眶红了,他从口袋里取出几张钞票,硬塞进了老者的衣袋,车上的旅客也纷纷解囊,小光的灵魂也被震撼了,他急忙从口袋掏出那张百元钞票,然后拉出纸箱,一起郑重递交到老人手里,内疚地说:“大爷,我是个穷工人,实在没有多大能力帮您做点什么,就劳驾您费力,把俺厂出的这箱鞋分给那些死难的矿工兄弟吧,不能让他们光着脚走啊!”

老者和他女儿都感动得哭了,中年男子拍了拍小光的肩,赞许地点了点头,然后取出一张名片,自我介绍说:“我姓张,是广西广宇商贸公司的老总,这次是代表公司去给死难者亲属捐款的,兄弟,就冲你的人品,贵厂产品就错不了!我公司决定与你们鞋厂合作,你就跟我一起去南丹吧,等我把这次募捐事情办完,就与你签订长期包销合同!”

此时再看小光,竟也像孩子似的咧开大嘴哭了,但这是幸福的泪水,他的心在笑,企业的美好前景仿佛就在眼前,这可真是永世难忘的一次旅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