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鬼色变

谈鬼色变 v>

  (阿智外传79)    阿智和大贾子、老宋在一起聊天时,大贾子爱讲一些鬼啦、神的。    因为他的老家在山区,估计是因为那里偏僻,山高、林密、人稀,适合鬼怪活动,所以,山里的乡亲们能讲出不少奇闻异事来,大贾子听说了以后,就现趸现卖地再讲给阿智和老宋听。    他常挂在嘴边的一些怪事,已经讲了无数次了,比如:他二老爷走夜路遇见了几丈高的怪影拦路,被二老爷一烟袋锅子打飞了;家乡修了一个水库,六、七个人乘船过水库,走到了中心时,突然船上多出了一个穿红衣的小女孩儿,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她竟把船给晃翻了,结果一船人淹死了多半;两个姑娘去照相馆照相,底版冲出来后,竟然成了三个人;……等等。有时听得阿智和老宋头皮直发麻,真有些“谈鬼色变”的意味。    这一天,三人在一起闲聊,大贾子又要讲他的“奇闻异事”,被老宋给拦住了。    老宋平时话不多,但是一论起事儿来,一套一套的,还挺有哲理。他说:“大贾子讲的鬼怪,固然令人发毛,不过,我以为:只要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即使不是鬼怪,照样吓人。”    阿智听他说的颇有新意,就忙催他讲讲。    于是,老宋侃侃而谈起来:“智君,你要是睡到半夜里,突然醒了,模模糊糊地看见窗帘上有一张脸,无论这张脸是男人、女人、老人、小孩,是不是都挺吓人的。”    “确实吓人。”阿智点头同意,同时,他觉得脖子后边一凉。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脸,那只是你的幻觉而已,不是真的,但是你还是被吓了一跳。”老宋分析道。    “别说,好多事就是人们自己吓自己。”大贾子也同意老宋的分析。    “贾君,有一天你出门,一开门就见迎面蹲着一头狮子,冲你张着血盆大口,是不是吓得要命?”老宋又讲道。    “妈呀!我赶紧退回来关紧门,我可打不过狮子。”大贾子忙答道,他就像真的见到了狮子一样。    “其实,那是你们邻居家的藏獒,被你看差眼了。”老宋随后提示。    “智君晚上睡觉时,突然觉得脚下一凉。猛地撩开被子一看,竟然是一条蛇!”老宋又说。    “别吓我啊,我最怕蛇了。”阿智似乎真的遇见了蛇。    “别怕,那不是真蛇,而是你家傻猫叼了一条皮带钻进了你的被窝儿。”老宋忙道出了谜底。    “还有,……”老宋又要接着讲。    “行了,老宋你别再讲了,怪吓人的。”阿智连忙阻止老宋道。    确实,老宋这么似真似假地一通瞎编,还真的令人发毛。    大贾子说的对:好多事就是人们自己吓自己。因为人人心里都有鬼——心魔,人的头颅虽然不大,但大脑里可存储信息的空间却是无穷大的,堪比宇宙。所以,人们即使没有见过鬼,也能想象出鬼的模样。自然也能幻觉出某些自己觉得可怕的东西,如老宋适才讲到的窗帘上的脸、门口的狮子、被窝里的蛇。    

本文为随寓而安原创,版权为个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一品故事网》并标明作者。如果纸媒刊载,须经本人同意,敬请与本人联糸:MENGJIANXIN888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