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枪声

小城枪声

  一、枪声骤起

  沙城县是个依山傍水的小城,这里风景如画,四季如春,一天,一声枪响打破了小城的宁静。

  这声枪响是从沙城县首富叶思城家里传出的,当时家里张灯结彩,觥筹交错,叶府二少爷--叶彬于今日迎娶县长之女夏梓悦。可是正当新郎新娘拜天地之际,从叶思城二姨太房中传出一声枪响,随后婚礼戛然而止,一片骚乱。叶思城、叶彬父子赶忙到二姨太房中一看,不禁大惊失色,只见二姨太胸口中弹而死,眼睛瞪得滚圆,似是见到什么令人惊异的东西。此外,现场一片整洁,没有任何足迹,门窗也都完好无损。叶家人赶忙报警,警察随后赶到,可是也一无所获,只得拉走尸体。

  叶思城脸色不好看,因为这门亲事是他好不容易才攀上的,没想到婚礼当天竟出了这样的事,眼下婚礼变葬礼,叶思城只得叫停婚礼,屏退众人,并将喜服未来得及脱下的二儿子叶彬叫到书房。

  “爹,二姨娘死的事您怎么看,”叶彬小心翼翼地开口,“会不会是大哥的鬼魂回来索命?”叶思城一听勃然大怒,喝道:“畜生,你大哥没死,哪来的鬼魂,你是不是盼着你大哥死啊!”叶彬吓得跪倒在地,哆哆嗦嗦地说:“爹教训的是,孩儿不敢了。”原来叶府大少爷叶盛一年前莫名其妙地失踪,叶思城多方寻觅未果,这大少爷人间蒸发似的杳无音讯,叶思城伤心欲绝。坊间传言叶盛已死,并且死于非命,否则怎么会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叶彬心生畏惧,他命人把夏梓悦送回府,并安抚了几句。只见他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警局传来一个消息,令叶府炸开了锅,原来二姨太已有两个月身孕,可是叶思城由于前几年不知得了什么病,已不能生育,这在叶府是公开的秘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叶思城有种掉进冰窟窿的感觉,先是痛失爱子,再是死了姨太太,现在又不明不白地被带了绿帽子。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过往,仿佛是梦一般的前世今生。

二、家破人亡

  叶思城早年是赵家玉石铺的学徒,饥一顿饱一顿,妻子在老家,自己的儿子已经呱呱坠地,可是他都没见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赵老板不允许他随意回家。后来赵老板一家被土匪洗劫,赵老板夫妇遇难,一双儿女下落不明,叶思城只能另谋出路,再后来他不知从哪里得到一块价值连城的玉石卖了几千块大洋,从此飞黄腾达,还娶了姨太太,经过几年的经商,成为了沙城县首富,把妻子和儿子接回了身边。叶盛当时八岁,生得聪明伶俐惹人喜爱。如今他却在一年前突然神秘失踪。而二公子叶斌也已经长大成人,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却在大喜之日横生祸端。

  吃晚饭时,一家人愁云惨雾,大夫人似是有什么心事一言不发,叶斌则显得忧心忡忡,“老爷,警局让二少爷去一趟。”一个下人道。“什么,叫我去干什么。”叶斌已经语无伦次,不过还是故作镇静。不一会儿,进来一位警察,盯着叶彬说:“从死者嘴里发现一张纸片,写的正是‘彬’字,叶少爷,你无从抵赖,别叫我为难。”叶思城道:“只管带这个畜生走!”大夫人这才回过神来,说:“老爷,我们只有这一个儿子了,你不能因为……”叶夫人顿了顿没再说话。

  二少爷被收监,他一再大呼冤枉,这时,一个警察进来说:“叶彬,你可以回去了。”叶彬悻悻地回到家,叶思城怒不可遏地把儿子赶了出去。叶彬垂头丧气地走出家门,突然看到自己家门旁边的巷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个人影,叶彬跟着钻进巷子……是夜,一声凌厉的枪响划破了夜的寂静。

  第二天,叶府一个下人在小巷子里发现了二少爷的尸首,叶彬胸口中弹,双目圆睁,似是见到什么令人惊异的东西。

叶思城一病不起,叶夫人在房中喃喃地说:“儿啊,我本不应花钱买通警察救你出来,这反而害了你,娘该死,该死啊!”转天一大早,叶思城发现身边的夫人没了声息,她死得很安详,死于心脏病突发。叶思城安葬了夫人,整理夫人遗物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块玉雕,夫人曾说过,当年她独自在乡下抚养叶盛时,他摔伤了胳膊,疼得哇哇哭。叶夫人把他送进白云观,里面有一个老道济世救人,医术了得,他为叶盛治好了伤,还送他一块玉雕,这玉雕是一只小老虎,晶莹剔透,几乎没有杂质。叶夫人不肯收,那老道说,这孩子眉心有颗红痣,乃是天上灵珠子转世,只有他,才镇得住这玉的阴气,这玉,也会保佑小公子逢凶化吉。叶夫人收下玉,告诉叶盛等他满二十岁时再把玉给他。如今,叶盛失踪,夫人已死,自己本应享受天伦之乐,却落得个家破人亡。叶思城苦涩地想,这玉,当真能令人逢凶化吉吗?

三、前尘往事

  叶思城决定回乡下养病,因为这里,斯人已逝,再没什么好留恋。他走进那个小村子,远远地看见自家低矮的院墙,门前的紫藤花开了,一层一层,这是叶盛最喜爱的,是叶夫人亲手种下的,年幼的叶盛哭着要爹,叶夫人就哄骗他说:“等紫藤花开了,你爹就回来,你爹是不会忘了咱们娘俩的。”如今,紫藤花开得正艳,夫人,儿子,我回来了,你们又去了哪?叶思城心里发出一声无力的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