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佛像吐言

金佛像吐言

  积雪皑皑的雪山脚下座落着久远的废墟古刹。残迹的古刹被山峦逶迤凹口处直灌山风。山风摩擦古寺庙日渐萧瑟矮墙残壁被风肆意侵蚀。

  又过了数年新转世活佛与此庙再度结佛缘。当地牧民和几位跟随老寺庙的僧人在新活佛的带领下重建寺庙。新寺院建在原址的偏下方挖地基时众人挖到了一块沉重硬土硬土摔在地上竟有一尊陈旧的佛像破土而出。人们知晓是古寺院遗物纷纷毕恭毕敬的奉给活佛。

  活佛将陈旧的佛像谨慎清洗惊讶的发现这尊佛像超凡脱俗通体金光灿灿慈眉善目身姿端庄完整莫名的有一种心被掠去的威慑。将其供于佛龛虔诚膜拜三次后更奇特的事情发生了金佛像竟然开口说“万象由心善恶自在心中。”

  活佛先是一惊接着喊道“三宝佛法至上金佛像显灵吐言。”

  随后活佛心生崇敬独自对着金佛像时而哭泣时而诉说时而呆滞发愣。总之言行不由自主断断续续到太阳落山后才退出佛堂。

  翌日众人都知晓金佛像开口说话的事活佛的佛堂门口村民堵的水泄不通像一群被天敌追逐的旱獭急促往一个洞口涌都要争先恐后的膜拜金佛像吐言。

  先放进来的一对缠着胳膊穿着体面的中年夫妇在金佛像前供了几张百元钞票五体投地膜拜三下金佛像金佛像吐言“万象由心善恶自在心中。”被几位僧人拦在门口村民们见中年男人硬朗荡然无存像是稚嫩孩童的认错。众人间开始弥漫凝重气氛肃然起敬。只有山风还敢呼啸。中年夫妇此时心里一空脑袋一闷双手合十瘫趴地上痛哭流涕。中年男人哭诉“三宝佛显灵我心里有愧把陪我渡过窘境只字不识的妻子在怀孕时撇弃骗到现在这个年轻的女人我愧疚。”哭诉中把鼻涕和眼泪摸糊了衣服的前襟。随他而来的中年女人把面前的地哭湿了一大片“三宝佛我并不爱他只因为他有财产我就心口不一的跟了他占有财产没能得到幸福我懊丧。”女人哭诉道。此刻面淌泪水的中年夫妇相互对望后一个不言一个不语仓皇退出佛堂。

  紧接着唐突闯进一家人身材魁梧的男主人蛮横的催促着他的女人和大女儿还有小男孩。他们跪拜三次后“万象由心善恶自在心中。”金佛像开口。魁梧的男人嚎啕大哭“三宝佛我惭愧在外头事态不顺憋一肚子气为活口卑躬屈起的做着卑劣欺骗之事低头吐舌卑劣伺候那些有钱人心里充满对他们的仇恨。而把气全撒在家人身上家里哭声一片我打家人下手很重我是懦夫。”嚎啕痛哭两条青鼻滑到嘴里从嘴里滴到地面连成一条黏稠的线他全然没有感觉。女人抽泣低吟“三宝佛保佑我无能保护不了孩子早存有想杀死他的念头……”魁梧的男人立马回过神来擦断了黏稠的线。“三宝佛我不想活了。我讨厌这个家庭时常离家出逃在外头怀上身孕可男人逃了找不到了。”大女儿绝望的哭诉道。还没等小男孩张嘴魁梧的男人把大女儿连踢带拽的赶出佛堂后面追着惨叫的女人再后面跟着尖叫的小男孩。哭声听的村里人激起了同情心同时也把他们心搅的乱乱的空气再度凝重。降至零度。都害怕在金佛像前口无遮拦的抖露自己深藏的罪责。

  随后在众人的让步下进来了一对口念经文的老人夫妇一个手里摇着手经桶一个手里攥着念珠。虔诚的心与经历的衰老同刻在他们的额头上。迟缓的拜完三次“万象由心善恶自在心中。”金佛像开口道。老男人颤颤巍巍的擦拭泪水“三宝佛我遭报应晚年丧子是我作孽的报应现在摇手经桶的手以前是杀过人的出狱后并未安心整宿噩梦整日恐慌害怕死后堕入地狱呀”老女人用扶在地上的手擦拭着眼睛眼泪和土抹黑了眼角“三宝佛我造孽放任儿子溺爱成性最终害人害己我只祈祷着自己不下地狱……”两位老人相继昏厥在原地被僧人抬出佛堂。

  村民被一种怪异的感染心存的质疑荡然无存。有的膜拜、有的倒退、有的双手合十爬下地不动再也没有人敢进佛堂拜金佛像了。事态至此有几位年轻的僧人在众人的观摩下五体投地的膜拜三下经佛像吐言“万象由心善恶自在心中。”当这几位年轻的僧人哭诉一段后就被活佛和几个村民迅速打断。害怕他们会抖露出藏在心里的事。

  最后在活佛和全体村民的一致决议下将金佛像埋回地里永不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