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族才子纳兰性德:盛世繁花中的空灵身影

贵族才子纳兰性德:盛世繁花中的空灵身影

纳兰性德画像

  晚清词人王国维曾说,十七世纪的北京,既是康熙大帝的,也是纳兰性德的。康熙帝,作为大清王朝最英明的皇帝,他拥有傲世的功业;纳兰性德,作为康熙帝御前的一等侍卫,他拥有不朽的词作。只不过和康熙帝的高寿相比,纳兰性德却英年早逝,他的陨落让整个十七世纪的北京城都为之黯然。

  纳兰性德,原名纳兰成德,字容若,号楞伽山人,满洲正黄旗人,于顺治十一年(1654年)出生在北京。纳兰性德的父亲是当时权倾朝野的宰相纳兰明珠,其母是英亲王阿济格的第五女,赐封一品诰命夫人。纳兰家族是清初满族最显赫的八大家族之一。纳兰性德的曾祖父乃叶赫部贝勒,其妹孟古姐姐乃努尔哈赤皇妃、皇太极生母。其后,纳兰家族也一直与皇室有着紧密的姻戚关系。纳兰性德出生在这样天皇贵胄的家庭里,注定一生荣华富贵,前程似锦。

  纳兰性德自幼就天资聪颖,好读书,且有过目不忘之本领,并继承了满人习武传统,精于骑射,可谓是文武兼备。纳兰性德在绘画、书法、音乐方面也颇有建树。纳兰性德十八岁即中举人,随后又参加会试,但因病错过了殿试。纳兰性德不但没有因此而放弃学习,反而拜徐乾学为师,更加发奋读书。在接下来的两年内,纳兰性德在其师的指导下,主持编纂了《通志堂经解》——一部长达1792卷的儒学汇编,从而受到康熙帝的嘉奖。接着,纳兰性德又整理编著了《渌水亭杂识》,这本文卷记载了他熟读经史过程中的见闻和学友传述记录,这其中包含的知识面相当广,有历史、地理、天文、历算、佛学、音乐、文学、考证等方面。二十二岁时,纳兰性德再次参加进士考试,并中二甲第七名。康熙龙颜大悦,当即授纳兰性德三等御前侍卫,不久擢升为二等,再升为一等。纳兰性德作为御前侍卫,不仅随康熙南巡北狩,巡视四方,还随康熙吟诗作赋,译制著述,甚得圣意,屡次受到康熙嘉奖。可以说,纳兰性德是文武双全、前途无量的少年英才。

  在晚清乃至当代,世人常常把纳兰性德和知名大词人画等号,认为纳兰性德的词好。事实也的确如此,史书多评论,纳兰性德之后,无人词能与之相及。实际上,纳兰性德不仅词好,武略也不落于人后。可以想象,纳兰性德,这个出生于豪门的世家子弟,如果武功不了得的话,也不会成为御前侍卫。作为一名满族贵族,纳兰性德生来就有着一种尚武精神,而且从小开始,其就被父辈们授以武功,故练就了一身搏击之术,并精于骑射。其实,作为皇帝身边的武功高手,纳兰性德是个武将才算比较恰当的。

  相比于同时代的文人或者武将,纳兰性德仿佛把所有文人武将的优点都聚于一身——他虽生为满人,却痴迷于汉文化;他虽担任武将的职位,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文人;他虽贵为八旗子弟,却与一些汉族的落拓文人结交;他虽人在仕途,却一生为情所累。可以说纳兰性德的一生是“以风雅为性命、朋友为肺腑”。纳兰性德,作为当朝宰相的公子,康熙帝身边的红人,他的前途可谓无可限量。但他却有着陶渊明一般的心境,常常让心游离于繁华喧闹的市井之外,虽“身在高门广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思”。

  纳兰性德在诗文方面均颇有造诣,尤擅词作,其二十多岁时就已凭借着他的词名满天下了。纳兰性德留有《侧帽集》和《饮水词》(后改名《纳兰词》)传于后世,而《纳兰词》在当时社会上就已享有盛誉,文人骚客们对他的词评价相当高,成为那个时代词坛的杰出代表。

  史料记载说,《饮水词》流人文坛后,几经辗转,传到了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手里,这位清朝著名的文学家用“家家争唱饮水词”来形容《纳兰词》在当时受欢迎的程度。纳兰性德的文学才能震惊了整个文坛,许多文坛泰斗都给予纳兰性德很高的评价。纳兰性德的好友聂先曾说过:“少工填词,香艳中更觉清新,婉丽处又极俊逸。真所谓笔花四照,一字动移不得者也。”好友顾贞观也感叹地说:“容若词一种凄婉处,令人不能卒读。”陈维崧更是把纳兰性德与南唐二主李璟、李煜相提并论:“饮水词哀感顽艳,得南唐二主之遗。”

  纳兰性德虽作为一位知名文人,但因为出生于贵胄皇裔,衣食住行,甚至功名利禄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正因为这种关系,纳兰性德不会也不可能有像诗仙李白那种“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豪迈气概。作为皇族以及康熙帝的坚定拥护者,纳兰性德始终将自己归于皇氏家族的一分子,恪尽职守地效忠于康熙。

  应该说,其实没有一个人有纳兰性德如此清闲和幸运的了,他一边为康熙保驾,一边做着职业以外的工作:吟诗填词。幸运的是,纳兰性德遇到了一个英明的好皇帝——他“不务正业”照样能赢得康熙的宠信,因为纳兰性德的词同样让康熙帝爱不释手。

  诗人多真性情,喜形于色,从来都不会隐藏自己。纳兰性德就是如此,虽然他的仕途因为家庭关系而一帆风顺,可他对自己的锦绣前程并没有多少兴趣。在纳兰性德的内心深处,他一直都苦闷地徘徊在自己梦境里的“乌托邦”。纳兰性德与现实是格格不人的,其率真的诗性遭遇混浊的政治,自然使其徒增几分郁闷和不快。这一点从纳兰性德的词作中充分地体现出来。在《忆秦娥》中,纳兰性德无奈地说:“长漂?白,多愁多病心情恶,心情恶,模糊一片,强分哀乐。拟将欢笑排离索,镜中无奈颜非昨。颜非昨,才华尚浅,因何福薄。”

  关于纳兰性德的率真,有个例子。清朝学者吴兆骞因事受牵连,被康熙帝流放到了遥远的黑龙江。纳兰性德的好友顾贞观向纳兰性德求援。纳兰性德很爽快地答应了顾贞观的要求,并允诺十年之内定设法解决此事。焦急万分的顾贞观对于纳兰性德的回答并不满意,在给纳兰性德的信中说道:“人寿几何?请以五载为期。”本是求人办事,哪有这样得寸进尺的,若换做旁人,定是撒手不管了,但纳兰性德性情率真,毫不在意,反而答应了顾贞观的要求。自古君无戏言,圣令如山,这件事难度可想而知。但因为答应了友人的要求,纳兰性德求助于他的宰相父亲明珠,经过一番斡旋,终于使吴兆骞结束了流放生涯,回到了北京。从这件事上可见,纳兰性德虽身为皇家近亲,此时又飞黄腾达,却没有半点傲慢之气。

  后世有传言说,曹雪芹《红楼梦》中贾宝玉的原型乃纳兰性德。

  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和纳兰性德都是康熙皇帝的侍卫,作为朝夕相处的同事,二人相处八年。史料记载,曹寅就曾为纳兰性德的词集作序,纳兰性德也曾专门为曹寅写过一首词——《满江红?为曹子清题其先人所构楝亭,亭在金陵署中》。由此可见,两人是非常好的朋友。如此看来,后世的传言也并非捕风捉影,因为纳兰性德与贾宝玉确有许多相似之处。考虑到曹家与纳兰性德的关系,将纳兰性德写入《红楼梦》也就不是不无可能的。史料记载,乾隆看过《红楼梦》后批注道:“此盖为明珠家事作也。”

  野史传闻说纳兰性德曾与其表妹雪梅私订终身,但他们的爱情却遭到了纳兰母亲的激烈反对。纳兰性德的母亲为拆散他们,硬是把自己亲外甥女送进了宫中。后来,雪梅为了守护自己的清白,在宫中吞金自杀。纳兰性德闻讯后痛不欲生,大病了一场。后在父母的安排下,纳兰性德娶了门当户对的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时年十八岁的卢氏为妻。纳兰性德这一段愁云惨雾的爱情往事,和《红楼梦》中宝、黛、钗三人的关系很是相似。但这些终不可考。但曹雪芹在其祖父的影响下,自幼就熟读纳兰性德的词,对纳兰性德问中所表现出来的情感深有感触。《饮水词》中多处咏竹,而林黛玉爱竹,别号“潇湘妃子”,曹雪芹又为她的居处潇湘馆安排了“凤尾森森,龙吟细细,一片翠竹环绕”的环境,这也绝不是巧合。如此说来,纳兰性德跟《红楼梦》还是有些许联系的。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纳兰性德在跟随康熙南巡后回到北京不久,突染重疾,竟一病不起。1685年5月,纳兰性德溘然长逝,年仅三十一岁,留下了三百四十二首词作。虽然纳兰性德的华美人生过早地落幕,却也让他可以不用亲眼目睹纳兰家族的衰败。从这一点上看,他比贾宝玉要幸运一些。

  纳兰一族到了乾隆时期,就已渐渐衰败,遭到朝廷清算,家产被籍没,位于后海的明珠官邸也被和砷霸占。纳兰家族虽遭重创,但纳兰性德却依然是那个性灵高洁的词人,没有受到尘世的打扰。

  时至今日,那时的富贵功名皆已成尘土,可那一本《纳兰词》却还是令人读完唇齿留香,几百年都不曾消退。当一切虚华褪尽,纳兰性德如愿地回到了诗人的位置。这似乎才是世上最幸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