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有鬼气

此人有鬼气

描述一个官员,常会说他有官气或匪气,在李来安身上则有一股鬼气。因为此人思维行事与常人不同,鬼怪百出,匪夷所思。

说起官会镇的来历,据说古代这里是个非常重要的官道交叉口,南来北往赶路的官员们往往会在这里见面,于是免不了就近吃个饭,小饮几杯。

久而久之,这里就形成了一个集镇,叫作官会镇。

上世纪八十年代,李来安在这里任党委书记,此人长得白白净净的,是镇通讯员出身,腿勤嘴甜,办事麻利。

有一次县委书记到镇里视察,看这小子跑前跑后侍候得十分周到,也是县委书记一时高兴,随口说了一句,这小孩子很机灵嘛,愿不愿意到县委去当个通讯员呀?

李来安多聪明啊,连忙应道,叔,我愿意!他不喊书记而叫了一声叔,登时就让书记欢喜了一阵子。

书记没有儿子,打心眼里喜欢这个眉清目秀的孩子。果然几天以后,李来安就去县委当通讯员了,又过了不久,就认书记做干爹了。

自此,李来安算是交上了好运,先是转干,后又提拔,几年下来就成了县委办公室的副科级干部。又过了几年,赶上乡镇换届,竞一步到位地到官会镇当上了党委书记。

李来安当了书记,虽然文化不高,但脑子好使,做事就显出与众不同来。尤其是应付上级检查,他的许多做法想来真是匪夷所思。

比如说民政部门来检查镇容街貌,他竟然在头天晚上命人把经常在镇上活动的瞎子瘸子们用一辆大篷车连夜拉到几十里外的荒野地里,让这些残疾人好几天都回不到镇里。

为此,这些瞎子瘸子们在心里恨透了他,但也不敢轻易到官会镇的地盘上来了。

有一次,一个外地的算卦瞎子来到镇上,被李来安碰上了。也是一时图个好玩,李来安上前算了一卦。瞎子念念有词一阵后,对他说,你今生可以做官,而且可以做到七品。

李来安听后十分高兴,正要打赏,不料瞎子又说了一句,你当官可以,但别学李来安那个鳖孙,他可是注定不得善终的。把李来安气的,当场就把瞎子的卦摊给掀了。

还有一年,市里计划生育检查组抽查,结果抽到了官会镇。那个年代不比现在,计划生育是天字号工程,有一句话叫作“农村工作两台戏,计划生育宅基地”。这说明计划生育搞得好坏,直接关系到镇党委书记的升迁。因此,这检查组一到,李来安就如临大敌,使出了浑身解数。

只可惜检查组组长是转业军人出身,为人特别古板,好话不听、送礼不要,一时竟然难住了李来安。

可李来安是谁呀,那可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很快,他就打听到组长的爱好,这人特爱打猎。

这一天,李来安对组长说,我们这里的斑鸠特别多,赶明儿我找几支猎枪,咱们打斑鸠去。组长一听,心里当时就痒痒了,忍不住诱惑一口答应下来。

到了下午,李来安带着检查组长一行,兴致勃勃地到郊外去打猎。谁知组长一枪打过之后,不远处倒下一个人来。此人五十多岁,捂着一条腿哎哟哎哟地叫个不停。

一群人连忙奔过去,只见那人满手鲜红,表情十分痛苦。李来安二话未说,立即安排人把那人拉走送进了镇医院。

检查组长吓坏了,他知道自己打伤了人,闯下了大祸,于是一言不发,不再较真,灰溜溜地回市里去了。那次检查,官会镇自然是什么问题都没有,不仅为县里争了光,而且当年还被评为了一级乡镇。

事后,李来安请那位所谓受伤的人好吃好喝了一顿。原来那人是一名镇干部,按照李来安的安排上演了一出苦肉计,至于手上的鲜血,不过是半瓶红墨水罢了。

李来安后来官至某县的县长,因为贪腐被拿下,不明不白地死在了狱中。官方说是自杀,说他用一只刀片割断了自己的股动脉,因流血过多而死。

可有人说,他哪里会是自杀,分明是被人灭口了。他哪儿来的刀片?又怎能在严密的监视下动手?况且他没有医学知识,又岂能一刀找到股动脉?太多的疑惑啊。

真相到底如何,天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