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二世

威廉二世

  1887 年,年仅 29 岁的威廉二世登上了德国霍亨索王朝的帝位,摆在他面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和首相惮斯麦的紧张关系。俾斯麦有铁血首相之称,他用铁和血结束了德意志的分裂局面,为德国统一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这两位意志坚强、独裁成性的人物之间的冲突,也就愈演愈烈了。

  1890 年 3 月的一天清晨,威廉二世早早地起了床,他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上午,俾斯麦就要送来辞呈报告了。这块最让人伤脑筋的瘤子总算要被割去了。

  外交大臣悄悄走进屋,询问是否允许俾斯麦进来。

  “不!”威廉二世摆摆手,嘴边掠过一丝微笑,随手翻了翻那份递上来的辞呈报告,又重重地把它合上。

  威廉曾是伸斯麦的热烈信仰者,他特别佩服首相的气魄,还把他那句“德意志的未来在于强权和实力”贴在桌前,以示激励。可是上了台后,他总觉得俾斯麦在同他对着干。上回,他命令卫队改换制服,首相不同意,而且大吵了一架。在皇宫舞台,俾斯麦一直用冷眼盯着得意忘形的皇上,让人不舒服。

  威廉二世正准备提笔批准,忽然转念一想:我才上台几年,就赶走功臣, 别人会……他陷入了沉思。

  两天后,辞呈被批准。报纸并未刊登原文,只有威廉恩宠的信,说是从首相身体状况考虑才同意他辞职的。

  俾斯麦离开前,对威廉二世父亲的遗孀作礼节性的拜访时,遇到了威廉二世。

  威廉二世望着沉默不语的俾斯麦,不禁询问他今后有何打算。俾斯麦冷漠地摇摇头。威廉又问他的身体怎样,俾斯麦一言不发。

  双方都陷入了沉默,好半天,威廉才说:“首相立了很多的功劳,我要 加封你为芬恩堡公爵。”

  俾斯麦冷冷他说:“多余了。”

  威廉二世又问:“陆军元帅呢?”

  俾斯麦反问道:“怪事,皇上把最优秀的将军任命为新首相,却把最优秀的首相任命为陆军元帅,不知何故?”

  威廉一听,火了,大声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俾斯麦说:“没什么,只希望皇上能治理好国家。”说完,转身就走了。

  威廉气得双手撂成了拳头,他的母亲忙用眼神制止他。威廉大叫一声:

  “告诉你,你无事可做了。”

  俾斯麦告老还乡时,威廉没作丝毫理睬。

  皇宫里的明争暗斗似乎结束了。威廉陶醉在没有对手的快乐中。

  1891 年春。威廉吃完午饭,顺手拿起了当日的《汉堡新闻》,头版是一条俾斯麦的采访录。威廉很有兴趣地读下去,他越看越不是滋味,文章竟不时透露出一些鲜为人知的秘闻。威廉命令手下凡署名是侯爵俾斯麦的文章都找来。好家伙,不仅国内报纸上有连载,而且英国《每日电讯》上也刊登了。这些文章针对国家政策和要员,指责新首相的内外政策,攻击新内阁大臣,对德英关系?釉げ狻M窗眨帜栈穑笫种刂氐赝郎弦慌模а狼谐菟担?ldquo;总有一天,侯爵的结局是进入施潘道监狱。”

  站在一旁的陆军将领们面面相觑。

  威廉似乎看到得意洋洋的俾斯麦立在眼前,真想给他一刀!可是,理智又劝阻了他。他指着报纸说:“真是一匹不知疲倦的老马啊!”

  果然,俾斯麦不甘寂寞,又参加了帝国议员的竞选,在第二轮选举中,竟获胜了。

  连着数日,威廉先天萎缩的右臂隐隐作疼,他怀疑这是由于俾斯麦所导致的心病引起的。晚上,他趴在床上连夜给议会写了封信。

  俾斯麦竟没参加议员的最后选举。这时,他快过 70 岁生日了,回到家中,等待皇宫为他送来的生日礼物:威廉二世巨幅画像。一切让人哭笑不得。

  又是一年过去了。俾斯麦住所四周到处都是密探。

  威廉二世得知俾斯麦将去维也纳参加儿子婚礼,就亲自写信给奥匈帝国皇帝,要求对方不要接见“不顺从的臣民”,还指示维也纳使馆人员不准参加婚礼。

  俾斯麦大为不满,在沿途各地发表抨击政府的演讲。

  正当威廉二世头痛时,俾斯麦得了大病。他决定采取以守为攻的方案。俾斯麦收到了皇上慰问电和提供休养的皇宫,他拒绝了,为此他的儿子被迫离开了外交部。www.dxzw.com

  威廉决定在自己生日之际请俾斯麦来参加。

  这次生日活动的热闹是历年来少见的。俾斯麦一下火车,就感到更压抑了,他阴沉着脸跟在来迎接的亲王后面。

  皇宫门前挤满了欢迎的人群,骑马的仪仗队和军乐手。威廉二世身着盛装,面带微笑地恭候在门口。他见到俾斯麦后,伸开双臂,大踏步迎上去,和极不情愿的老首相拥抱在一起。

  国歌骤然响起。俾斯麦突然想到了老皇帝的和善和自己的忠诚,可如今……他的双目中涌出了两颗泪水。

  威廉二世也大为感动,他猜想俾斯麦一定是在忏悔,不禁拉住了他的手。俾斯麦一把甩开了。

  威廉二世一愣,立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一股敌意油然而生。

  双方在前后大臣的相拥下,进入了宫殿。

  宴会开始了。皇宫外的群众高唱着爱国歌曲,到处都是一片欢乐。威廉二世端起酒杯走到低头沉思的俾斯麦面前说:“我代表德国向首相敬第一杯!”

  俾斯麦瞟了一眼,用嘴抿了抿酒杯。

  威廉又说第二杯是敬首相为新政府所做的贡献。

  俾斯麦放下了杯子。

  威廉扭过身,大步迈向自己的座位,边走边说:“这样的盛日不该讲些不愉快的事,但是事与愿违!告诉诸位,国王的意志就是最高法律,我从未读过报纸,对上面的东西不感兴趣,并不因为你抨击了政府,就了不起了。真正把德意志帝国锤炼出来的是士兵和军队,决不是几篇文章!”

  大臣们听了,连大气都不敢出。

  俾斯麦脸上的肌肉有些抽动,他猛地站起来,怒视了一眼,又重重地坐回位子。

  威廉不动声色他说:“不是讲您,首相!您为德国真是呕心沥血。来人 哪,把礼物献上来。”

  一盒精美的礼品摆在了俾斯麦面前。他却推开了。

  威廉又为伸斯麦安排了一首献给他的曲子。

  俾斯麦一言不发,似乎沉浸在乐曲中。这时,威廉问:“首相,怎样?”

  俾斯麦难堪地咧了咧嘴。

  紧接着,威廉向他聊起了自己童年的趣事,气氛显得越来越融洽,其实,这一切都是做给别人看的。

  宴会在这样的盛况中结束了。俾斯麦在车站受到了柏林群众的热情送别,他回去后,依旧在报上透露政府秘闻。

  俾斯麦过 80 岁大寿前夕,威廉为了证实自己的仁义,决定亲自去祝寿, 并且带去了一列骑兵中队。他准备实施最后方案。

  俾斯麦的庄园从未来过这么多人,到处都沸腾起来,百姓大街小巷里传颂两人的友谊。

  祝寿开始了,威廉招招手,骑兵中队排着整齐的队列,挥舞着佩刀在庄园广场前走来走去,真是壮观极了。俾斯麦全家站在台阶上感到非常荣耀。

  突然,人群中有人大喊:“有刺客!”

  人群大乱。过了一会儿,侍从押来一个五花大绑的人。这个壮实的年轻人愤怒地盯着威廉。侍卫把他按着跪在地上。

  威廉捡起刺客的枪,指点着刺客的头,训斥道:“谁让你来的!”

  刺客瞟瞟俾斯麦,然后把头一昂。威廉朝俾斯麦诡秘地笑笑,突然眼一瞪,大叫道:“下了首相的枪!”

  侍从搜遍首相全身,却一无所获。威廉倒背双手走到俾斯麦跟前,说:

  “我知道你不满。这是你干的!”

  俾斯麦冷静他说:“皇上真会演戏!”

  人群中一片安静。

  威廉围着他转了几圈,猛地用枪顶住了俾斯麦的太阳穴,微 笑着说:“我现在不杀你,只警告你这样下去不好!”然后,他拍拍俾斯麦的肩膀:“寿星可要保重身体!”

  人群里一片骚动,大伙纷纷责备俾斯麦的不对。

  祝寿结束后,俾斯麦并没因此停下笔,继续对德国进行抨击。

  1898 年底,俾斯麦去世,威廉立即建议在柏林举行国葬,但死者遗书注明了不愿离开故乡。于是,威廉二世亲临庄园,留下一行字:德国最伟大的政治家——俾斯麦。

  令人发笑的却是俾斯麦碑文上没有出现威廉二世授与他的头衔和称号,只有“冯·俾斯麦侯爵——威廉一世皇帝忠实的德国仆人”这样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