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老婆

换老婆

柳大华参加同学聚会,一桌老同学正喝得兴高采烈,何夏龙把电话打进来了。何夏龙也是同学,在外打拼,多年未见,一听说老同学们在聚会,高兴得不得了,让他们把手机传来传去挨个打招呼。手机传到柳大华手上时,听说柳大华换了房子换了车子,何夏龙开起了玩笑:“你换老婆了吗?你小子换了房子换车子,现在该换老婆了吧?”因为是免提,大家都听到了,顿时哈哈大笑,只有一个人没笑,那就是柳大华的老婆林亚枝。这话一下子点在她的死穴上了,因为她最近正为感情的问题和柳大华闹别扭,听了何夏龙的话,她暗暗地憋了一肚子火。

回到家,林亚枝把这一肚子火全发在柳大华的头上,劈头盖脸一阵喝骂。柳大华也烦着哪,他偷偷养了一个小三,最近被小三逼着要转正,弄得焦头烂额的,要命的是老婆似乎也有所觉察,最近盯得很紧,动不动就打电话查岗盘问。柳大华心里清楚,他之所以做房地产生意发了财,完全是占林亚枝的光,林亚枝的家底好,人脉广,可以说没有林亚枝的背景就不会有他今天的成就,所以无论小三逼得多紧,他都不敢开口向林亚枝提出离婚。可是今天林亚枝这一肚子火发的不是时候,柳大华酒后不够清醒,何夏龙的玩笑话早勾起了他心中的“换人”欲望,林亚枝的喝骂就成了导火索,一下子把他点燃了,他当即就气吼吼地喊道:“离婚!”

离婚的话一出口,林亚枝气得甩门而出,回娘家去了。第二天,她娘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就找到柳大华,七嘴八舌地劝解。明里是劝解,暗地里却透着威胁,如果离了婚,房地产生意肯定做不成了,弄不好会一无所有,而且还软硬兼施地逼问出小三的地址。这边劝柳大华的人还没有走,那边林亚枝带着人找到小三,摔下三十万,让她做出抉择。大凡小三都是墙头草,她见阵势不对,急忙打电话给柳大华说分手,拿起钱闪人了。婚姻保卫战以林亚枝完胜结束,柳大华给林亚枝道了歉,两人和好如初。这以后,柳大华一下班就老老实实呆在家里陪着林亚枝。

这天,柳大华正陪着林亚枝看电视,响起了敲门声。打开门,居然是何夏龙,柳大华喜得一把将他拉进屋,嘘寒问暖。两人读书时睡的是上下铺,虽然毕业后没有见过面,但是感情铁得没话讲。何夏龙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在老家发展,开了一家小公司,忙中偷闲来拜访老同学联络联络感情。

闲聊中得知何夏龙一直忙于事业,三十多的人了,至今仍然单身,林亚枝忙热心地问他想找个什么样条件的女朋友,好帮他介绍。何夏龙开玩笑说:“我也老大不小了,还能讲什么条件,只要是个女的就行。”林亚枝打着哈哈说:“你年轻力壮的,条件也不错,干吗看低自己。你放心好了,包在我身上,一定给你这个钻石王老五找一个漂漂亮亮温柔贤惠的老婆。”

林亚枝说到做到,过了几天,就打电话叫何夏龙来相亲。女方叫齐美美,是林亚枝的远房表妹,不但人长得美,在生意上也是一把好手,两人见了面,彼此都满意,就开始交往起来。后来,何夏龙干脆让齐美美辞了职,来他的公司帮助料理生意。两个人每天在一起上班,感情急剧升温,很快就住到一起,何夏龙在外应酬都带着齐美美,俨然把她当作夫人,同学们都嚷嚷着催他们早点办事,好喝喜酒。何夏龙也好几次提过结婚,可是每次齐美美都善解人意地说:“亲爱的,男子汉应以事业为重,你的事业才刚刚起步,等你事业稳定了再说。”听了这话,每次何夏龙都感动得不得了,他从心里感谢林亚枝这个大媒人,经常拎一些时鲜水果去看望她,林亚枝总是告诫他,要抓紧,小心煮熟的鸭子飞了!

没想到还真让林亚枝说中了。齐美美生日这天,何夏龙精心准备了烛光晚餐,单膝跪地,拿出钻戒深情款款地说:“美美,嫁给我吧!”可是齐美美犹豫了片刻,咬了咬嘴唇,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我们分手吧!”说完就拎起手袋走了,丢下何夏龙愣在原地发呆。何夏龙实在想不明白,好好的艳阳天,怎么突然下起了冰雹?

第二天,齐美美没有来上班,打她手机,她不接。何夏龙急了,火烧火燎地去找林亚枝,林亚枝告诉他,齐美美又找了一个年轻的帅哥,移情别恋了。何夏龙焦急地说:“她怎么把感情当儿戏,说分手就分手?我哪里做得不好,至少也得说个明白话啊。”

林亚枝说:“小何,你要淡定。齐美美遇到一个比你年轻比你帅的,改弦易辙,你应该能理解。再说,天下的女人那么多,你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想开点,我再帮你介绍一个。”

何夏龙生气地说:“可是她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是真心付出过感情的。”

林亚枝说:“现在好多男人换老婆,其实哪个老婆没有付出过真感情?不都是说换就换!再说了,你现在还没有结婚,如果结婚以后把你换了,你岂不是更冤?”何夏龙听出林亚枝话里有话,知道问不出结果,只得悻悻而回。

失恋后的何夏龙像被抽了脊梁骨一样,整天打不起精神来,经常出入酒吧,用酒来麻醉自己,连生意也懒得打理。这一天,他刚从酒吧里买醉出来,忽然眼前飘过一个倩影,他一个激灵,这不是齐美美吗?急忙去追,一直追到街道拐角处,才拦住她。

齐美美看清是何夏龙,杏眼圆睁,喝问:“你想干什么?”何夏龙一把拉住齐美美大诉相思之苦,齐美美挣脱开,责怪说:“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请你放自重点。”

何夏龙说:“我想知道你离开我的真正原因。”

齐美美不屑地说:“我不想和一个人品不好的人过一辈子。”

何夏龙不解地问:“我人品怎么不好了?”

齐美美冷笑一声:“你人品好,为什么动不动就叫别人换老婆?”

何夏龙问:“我叫谁换老婆了?不都是开玩笑嘛。”

齐美美生气地说:“我表姐林亚枝和柳大华差点离婚,不就是因为你挑拨的?她对我说,怀疑你人品有问题。”说完,扭头走了。

何夏龙像被人击了一记闷棍,踉踉跄跄地跑去找林亚枝,问:“枝姐,你为什么对美美说怀疑我人品不好,拆散我们?”

林亚枝板起脸说:“你动不动就叫别人换老婆,人品能好到哪里去?我们女人给你们男人生孩子、养孩子,把家操持得井井有条,让你们男人放心地在外打拼,你们男人有了成就,就想换老婆,可是你知道吗?当老婆的为家付出了那么多,被换掉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只许你们男人换老婆,就不许我们女人换老公?现在让你也尝尝被换掉的滋味!”

何夏龙愣在原地,没想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竟然要承受这样的后果!他委屈地哭了,说:“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啊。”

林亚枝说:“你能开这样的玩笑,说明你潜意识里有这种思想,就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要是以后你把美美换了,岂不是我害了她,我可不想把表妹往火坑里推!”

何夏龙信誓旦旦地说:“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对美美是真心的,无论以后如何,我都不会抛弃她!”

林亚枝不屑地说:“话是这样说,谁敢保证以后你会不会换老婆。想当初柳大华对我不也是海誓山盟,到后来还不是大闹了一场!”

何夏龙急得大声说:“我对天发誓,我要是那种换老婆的人,被雷劈死,被水淹死,被火烧死,被车撞死……”

这时齐美美从里面的房间里冲出来,嗔怪地说:“你这么喜欢死,还娶我干吗!”

何夏龙惊喜无比,一把抓住齐美美,再也不愿松开。原来,这是林亚枝和齐美美商量好的计策。因为何夏龙每次看见老同学,第一句就是玩笑话:“你换老婆了吗?”听得多了,就引起了齐美美的担心,他会不会就是这样的人?她把这种担心对表姐林亚枝讲了,林亚枝就给她出了这么个主意,考验何夏龙是不是真心的,同时也是给他一个教训,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乱开玩笑。当然,刚开始,齐美美还有顾虑,担心弄假成真,林亚枝劝导说,如果弄假成真,对你来说是好事,你应该庆幸。所以,齐美美另有新欢是谎言,酒吧外的巧遇是齐美美设计的;算准了何夏龙会去找林亚枝,齐美美先到林亚枝的家里躲了起来。

有情人终成眷属。何夏龙和齐美美结婚时,大摆宴席,宾朋满座。客人们离去时,一对新人站在饭店门口恭送,这时一个外号叫“黑子”的老同学,也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主,喝得醉醺醺的,因为何夏龙的口头禅是“你换老婆了吗”,他看见何夏龙,趁着酒意搞起了恶作剧,脱口而出:“老何,什么时候换老婆啊?”

何夏龙大惊失色,一把搂住齐美美,紧张地说:“这么好的老婆,打死我也不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