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只有一个奢望

爱,只有一个奢望 爱,只有一个奢望  清晨6点,天空灰暗而宁静。西尔玛·瑞尔特,一个77岁的小个子女人,通常会在那个时候坐在屋后的台级上看日出。两只紫色的金丝雀在她的头顶上空盘旋,西尔玛经常比小鸟起的还要早。她通常要在半夜里照顾她的 丈夫威尔伯,在那之后,她那很小再回到床上去睡觉,而是去擦浴缸或是架子上的灰尘。自从威尔伯10年前出事后,西尔玛白天就没有什么时间干家务活了。  由于腿部患有严重的关节炎,西尔玛走路很不方便。在厨房里,磨咖啡的机子快乐地唱着歌。西玛尔熟练地在为威尔伯准备草莓汁和麦片粥。  通常,当西尔玛走进前面的卧室里的时候,放在壁炉架上的时钟的指针正好指向7点。她丈夫的呼吸很浊重,他的眼睛闭着。威尔伯似乎是睡着了,但是他说:“我醒着呢。”  西尔玛笑了。“我给你那来了毛巾和眼药水。”威尔伯用一只手拿着温热的毛巾擦脸。自从左他的左胳膊在一次严重的劳动事故中受伤到现在,威尔泊只能用一只手做任何事情。更不幸的是,6个月前,由于血液循环不顺畅,他的右脚经常疼痛,终于不得不被切除掉。  “我确实没有必要再活下去了,对吗?”有一天他说。西尔玛用手拍着他的胸口说道:“最好的一部分还在这儿。”西尔玛用力把她的丈夫从床上扶起来。威尔伯的眼睛像铁屑追随磁铁一样追随着西尔玛。现在,威尔伯和西尔玛谁也离不开谁。她是他的动作,而他,则是她运动的原因。  在浴室里,西尔玛为她的丈夫刮胡子,为他梳洗。然后,他们一起到厨房里去,坐到散发着各种香味——热咖啡和清凉的洗脸液的香味的餐桌边。喝过麦片粥和牛奶之后,西尔玛和威尔伯一起祈祷:“我们的父,感谢你赐予我们的食物……”祈祷还没有结束,眼泪就顺着威尔伯的脸颊流了下来。  在静静地喝完两杯咖啡之后,他说:“如果你早知道事情回糟糕到这样的地步,那天你也许就不会说‘我愿意’了。”  西尔玛透过她那深度的老花眼镜看着他。  “你知道吗?能够看到你的笑容和你正在看着我的蓝色眼睛,就值得我付出一切。我没有更多的奢望——也许只有一件事,如果我能够每年拿出6个月的时间与你交换,我愿意代替你坐到轮椅里去。” 【智慧解读】  经过漫长岁月的洗礼,爱已褪尽铅华,只剩下最本质的意义:相濡以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