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凤镯

龙凤镯

  日伪时期,我们这儿有个挺有名的古玩店,店面虽不大,但货物齐全。店主姓陈名刚,只有二十七岁。他长相一般,还有点财迷,却娶了个如花似玉,仗义疏财的夫人,还是位破落王爷的后裔。   这天早上,刚开店门,一个打扮得十分妖艳的女子走了进来,从腕上褪下一对玉镯,问:“掌柜的,这个要不要?”   陈刚拿眼一扫,这是上好的古玉镯呀,玉质圆润通透,没有一点瑕疵,做工也非常精细。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这位大姐,您的玉镯虽然很漂亮,但只是普通的玉镯,不值钱的。”女子傻了眼,骂道:“这个死鬼,还说这是什么无价之宝。”骂完,她央求陈刚道:“那你看能值多少钱?”陈刚故意沉思了片刻,才说:“这样吧,给您十块钱。要是行,您就把镯子留下;不行,您拿走。”“好吧,十块就十块。”   女子走后,陈刚拿着镯子左看右看,心里甭提多高兴了。他拿起朱笔,仔细写道:上好古玉镯,大洋一百。   在他收购玉镯的第二天,日军宪兵司令部的长官泽田一郎来了。泽田在店里转了一圈,把目光定在了那对镯子上,他细细地端详了很久,才问道:“这个,一百?”“泽田队长要是喜欢尽管拿走,什么钱不钱的。”陈刚忙道。泽田笑眯眯地拍拍陈刚的肩:“不行,钱,我一定的给。你等着,我回去取。”说完跨上电驴子走了。   陈刚一直等到中午,也没见泽田的影儿。这时候,陈刚的老婆瑞馨送饭来了。她摆好饭菜,“当家的,喝口酒吧,这是我特意给你打的绍兴老酒呢!”陈刚心不在焉地抬手接酒杯,没有接住,一杯酒全洒在那对玉镯上了。   就在瑞馨掏出手帕想擦干镯子的时候,奇迹出现了:两只玉镯上分别出现了一对活灵活现的龙凤。“当家的,快看,快看!”瑞馨惊叫起来。   陈刚已经看到了,他叫道:“这就是龙凤镯呀!”   传说这龙凤镯是朱元璋登基时送给马皇后的,以示他对同甘共苦的发妻的一片深情。马娘娘死后,朱元璋就把龙凤镯随马娘娘一起下葬。想不到,这稀世之宝居然落到一个风尘女子的手中,又机缘巧合被陈刚买了下来。   “当家的,这可是无价之宝啊,你还不快把它收起来!”   听瑞馨这么一说,陈刚的脸刹那间变得惨白,连声说:“糟了,刚才我已经以一百块的价钱把它卖给泽田了!”   瑞馨一听急了,“别说一百,就是一百万你也不能卖给日本人啊。”   陈刚耷拉着脑袋,低声说道:“可我已经卖了,他一会儿就来拿。”   瑞馨知道,如果不卖给泽田,会招来杀身之祸不说,只怕仍然保不住龙凤镯。一时间,夫妻俩都没了主意。沉默了半晌,瑞馨突然眼睛一亮,说:“当家的,我倒有个主意,可得冒风险。成功了,我们就得抛弃家业,远走他乡;失败了,恐怕我们都活不成,不知你敢不敢?”   两人正商量着,泽田来了。陈刚按照瑞馨的吩咐,不动声色地把龙凤镯卖给了泽田一郎。   回到家,瑞馨翻箱倒柜,找出一个锦盒。这锦盒里装着六块玉片,是瑞家的传家之宝“六美图”。这玉原有八片,分别雕刻着八位古代美女。这八美图原是康熙爷赏赐给瑞家的,因为声名远播,被偷走了两幅,仅剩六幅代代相传。瑞馨对它非常珍爱,平时连看都不让陈刚看。可今天,为了龙凤镯,她只有割爱了。她要卖这“六美图”,标价每幅一万大洋。   很快,泽田就得到了消息。一天傍晚,泽田来到陈刚的古玩店:“陈刚君,听说贵店有宝贝出售,能让我见识一下吗?”   陈刚忙答应着:“当然,当然。”只见他点燃蜡烛,放在雕有“贵妃出浴”的玉片后面。啊,玉片上的美人活了!只见玉片上云蒸雾绕,杨贵妃玉骨冰肌在华清池内洗浴,回眸一笑,百媚千娇。泽田看呆了,“真是宝贝呀!”泽田把玩着玉片,久久舍不得放下。   瑞馨叹了口气,说:“要不是家母身染重疾,急等着大笔现金去治病,说什么我也舍不得卖这祖传的宝物啊!”   泽田逐一欣赏着美人图,每幅画上的美人都随着烛光的闪烁风情万种,泽田完全被迷住了。“这个,我全要!”“这可得六万大洋哪!”瑞馨故意重申着价钱。“中日亲善,你看,能不能便宜便宜的,四万,四万吧!”“不行!”瑞馨斩钉截铁地说道。   泽田回到宪兵队,再也睡不着觉了,看着自己弄来的一堆古董,哪件也比不上“六美图”,就连前几天还爱不释手的龙凤镯也显得黯然失色。可他手里没有那么多钱。一想到“六美图”的精美绝巧,他的心就痛痒得不行。   第二天,当大多数人还在梦里的时候,泽田就来砸陈刚的门了。其实,陈刚和瑞馨几乎一夜没睡,揣测着泽田下一步的行动。此刻,他们故意装成刚被惊醒的样子:“哟,泽田队长,这么早,您有事吗?”“你的那个美人,我的全要!”“您真要?六万大洋啊!”瑞馨把“六万”说得很重,并朝泽田翻了翻眼皮。“现金,我的没有,我用这个来换。”泽田说着,把一个帆布袋拎到桌子上,解开袋口。   瑞馨翻看了一下,瞧见龙凤镯也在里面,眼睛亮了,但还是用嘲讽的口气说:“泽田先生,别说您这些东西不值‘六美图’的价,就是值,我也不换,我要的可是现金。”   “八格!”泽田有些恼怒,他拿起那对龙凤镯,说:“这个,也是稀世之宝,还有这里的每一件,都是珍品。”   “哟,这不是一百块大洋买去的那对玉镯子吗?”瑞馨不屑一顾。泽田嘿嘿冷笑道:“这可是龙凤镯,是你们中国的国宝,你们俩太没眼光了。”   瑞馨故意大吃一惊:“是吗?”拿起镯子好一阵看,又放下,摇了摇头说:“那我也不换,我说过了,我急等现金用。”“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泽田终于发火了,他猛地拔出枪,对准瑞馨,“不换,死啦死啦的!”陈刚赶忙上前打圆场:“泽田队长说换就换吧,咋不知好歹呢?”   泽田得意了,“陈刚君,把‘六美图’拿出来吧。”陈刚小心地捧出“六美图”,泽田打开盒子,一片一片仔细验看,果然是昨晚那六片。泽田满意地关上盒子,收起枪,大摇大摆地走了。   回到宪兵队,泽田捧着“六美图”怎么也看不够,他早早地关门闭户,点燃蜡烛,放在竖起的玉片背面。他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等待那奇妙的景象出现。   美人没有任何动静。换另一片,依然没有动静!泽田换遍了美人图,那奇妙的景象还是没有出现!泽田只觉得两腿发软脑袋发胀,半天没喘上气来。当他终于清醒过来时,马上歇斯底里地狂叫:“来人,集合,包围古玩店!”可当他到古玩店时,早已经人去楼空了。   原来,当年“八美图”被盗走两幅后,瑞家的先人就重金聘请了能工巧匠仿制了剩下的六幅,这六幅仿制品从外表上看跟真的一模一样,就连泽田这样的老手也不能辨其真假。等到他发现上当的时候,陈刚和瑞馨早已带着那些珍玩远走高飞了。